黄金渔场

1410 荣军日5/10

1410.荣军日(5/10)

四十九个人里选出十四个人,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他们都没有接触水产业,那就更简单了:海军优先、责任感重者优先、性格融洽者优先、英语口语优秀者优先。

选好人,秦时鸥在闫东磊的见证下和十五个人签了合同,随后将他们带到渔场,开始分队学习海上的工作,进行实习。

十五个人的口语都不怎么好,尤其是渔夫们的口音方言味道很重,喜欢说一些缩略词和俚语,而华人大兵们的口语又绊绊磕磕自带华夏方言,这样进入渔场后和渔夫们一接触,双方鸡同鸭讲,根本不知道彼此在说什么。

秦时鸥只好将泡海提前叫来,和他签订合同雇佣他为甜瓜公主号的轮机长,这样有了他居中翻译,双方才能进行交流。

但这不是办法,秦时鸥自己开设了一个教学班,到了晚上就给一行人培训英语,直接硬性规定,圣诞节后进行口语考察,不能进行基本对话的,辞退!

回到渔场后,秦时鸥忙着制作捕捞计划,晚上的时候他出去溜达了一下,看到码头旁边的小仓库门口灯光辉煌,不少人围在那里。

他过去一看,黑刀等人正带着墨镜在使用电烙铁和焊枪焊接一些铁块铁皮和铁棍,周围有人在观看,还时不时的出个主意。

秦时鸥好奇,问道:“你们在干嘛?”

看到他,抱着电脑的受气包站起来挥手打了个招呼说道:“我们在镇子里找到一些小玩意儿,想用它们来打造一个雕塑,既能装饰渔场,又能映衬这次的活动。”

不知道大兵们已经忙活了多久,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焊枪,沙克等人还在帮忙,可是因为每个人只负责一部分,秦时鸥看不出他们这是在制造什么雕塑。

受气包解释道:“是一朵钢铁罂-粟花,花瓣上会有一些名字。大概能有两米多高的样子,我想到时候立在码头或者什么地方,应该不错。”

秦时鸥大概明白了,罂-粟是制造du品的主要原料。世界上多数国家都严禁种植这种作物,但对于荣军日来说这种花却别有意义,是这个节日所用的纪念花。

这个传统来源于一场法国和比利时的战争,一战期间,比利时西部和法国北部边境是战斗最为激烈的地区。许多士兵在那里牺牲。1915年5月,一名军医在掩埋战友遗体时看到漫山遍野的罂-粟花,于是写下了名作《在弗兰德土地上》。此后,这种花就逐渐作为英国纪念阵亡士兵的象征花。

人多好办事,第二天一早秦时鸥晨跑的时候,看到码头上已经树立起了一座巨大的钢铁制罂-粟花,不过还没有上涂料,故而看起来黑峻峻的,不是很美观,但确实有种庄严肃穆的感觉。

此后几天。渔夫们开始安装计划出海捕鱼,从小镇招聘来的十个人直接可以上岗,华人渔夫们则负责一些体力活,比如收拾渔船、比如将渔获从渔船运送到冰库里等等。

十号开始,尼尔森等人的战友们来到渔场,秦时鸥将直升机安排给了他们用来接送战友,伯德负责,其他人继续干活,十一月的工作有些紧张。

到了十一号上午,该来的人都来齐了。秦时鸥给黑刀等人放了假,在镇上包下了希克森老爹的餐厅,安排给一行人进行活动使用。

秦时鸥作为七人的老板,上午的时候过去接待了一下。伯德帮他准备了一朵丝绒制作的罂-粟花别在胸口,这也是传统,今天参加荣军纪念日的人员,上到女王、下至平民,都要佩戴罂-粟花以表哀悼。

荣军日是有针对性的,对于远离世俗、远离战争的小镇。纪念日氛围不重,在圣约翰斯就有相关活动了,小镇上只有户外超市的二老板保罗-萨格罗和手下两个二货也佩戴了这种花。

戴上罂-粟花后,秦时鸥给了伯德一张支票,耸耸肩道:“这是我买花的钱。”

各个活动中,罂-粟花大多由老兵制作,参加纪念活动的人需要购买,但是不定价,可以给五毛钱,也可以给五百块,由购买人自由定价,款项去向是退伍军人协会,用来抚恤伤残老兵、阵亡将士家属和战争纪念馆。

伯德没有看上面的数字,小心的折叠起来放入钱包,微笑道:“谢谢你,boss。”

进了老爹的餐馆之后,大概三四十个人在高声说笑,看到秦时鸥他们的声音沉默了一下,黑刀起身介绍道:“这是我们boss,这次活动就是他赞助的,一个好人,非常照顾我们的好人。”

黑刀介绍完,一群人吹起口哨,纷纷对秦时鸥招手打招呼。

一名穿着夹克的中年人走过来,伸手道:“我叫弗格森,是黑刀和bb霜的伙计,感谢你对他们的照顾,我们都听说了,这些家伙这两年过的很好。”

秦时鸥和中年人握手,然后发现这人的手上有残疾,右手只有大拇指和小指了,手掌里有厚厚的茧子,现在应该是做苦力活的。

他心里猜测了一下,客气的说道:“这是我应该的,你们为国家流过鲜血,黑刀他们又为我的渔场流过汗水,所以不管我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

“但有很多人不这么认为!”一个皮肤松弛、双眼无神的中年人过来愤愤的说道,“尤其是枫叶城那些该死的政客,有需要就将我们送上战场,然后再也不管,法克鱿!让他们滚吧!”

尼尔森拉住他,沉声道:“马特,别说这些,今天来的都是伙计,我们自己能解决自己的困境,不是吗?上帝永在你我心中。”

马特甩开尼尔森,嘟囔道:“去他妈的上帝!上帝在你心中,你有体面的工作,听说你还有个漂亮的跟小花一样的小妞女朋友?我呢?我他么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条断腿!”

这时候秦时鸥才注意到,马特走路的姿势有点不对,但应该不太严重。

伯德沉下脸来,低声道:“马特,看在巴恩斯的份上,别他妈说了行吗?去喝你的酒!今天你想喝多少喝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