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13 娃娃亲8/10

1413.娃娃亲 8/10

荣军日之后,接下来就是圣诞节了,这个节日差不多需要提前半个月来准备,可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了,秦时鸥开始准备。

结果他刚在网上下单买了一批圣诞用品后,接到了庞巴迪CEO查古尼斯-布里奇的电话,问他钱准备的怎么样,庞巴迪内部股东大会已经结束了,他们接受与政府的合作,成立一家融资子公司——庞巴迪C航空客机控股公司。

秦时鸥说道:“这没问题,我搞到了七亿加元,应该足够在里面分一份蛋糕吃吧?”

查古尼斯惊喜的笑道:“七亿加元?我了个雪特,你干得漂亮!我敢保证,秦,你以后会为今天的投资感到庆幸的,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投资!尤其是它会随着日月消逝而价值倍增!”

两人简单的聊了一下,查古尼斯说让他准备好,最近庞巴迪就会派专机去接他,然后去蒙特利尔参加投资大会。

秦时鸥说没问题他等着这一天,挂了电话没多久,薇妮找到他,说道:“嗨,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毛伟龙那里?”

秦时鸥满头雾水,道:“不,我没准备过去,怎么了?”

薇妮露出一个被他打败了的表情,道:“你的好兄弟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据我估计,可能就是明天或者后天,你告诉我你不打算过去?”

听了这话,秦时鸥后背顿时冷汗流淌,他把这回事给忘了,忘记了刘姝言已经到了预产期。

草草安排了接下来一周的出海计划,秦时鸥吻了薇妮一口,当天就乘飞机飞往汉密尔顿,直扑毛伟龙的牧场。

结果他到了牧场一看没人,正好波利开着皮卡出来不知道干什么,看到他高兴的挥手道:“秦?嗨,我的好伙计,你来这里干嘛?”

“呃。毛的妻子快要生育了,所以我来瞧瞧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秦时鸥说道。

听了这话,波利笑了,招手道:“快上车。伙计,毛和他的太太孩子已经去了汉密尔顿的圣母玛利亚医院,我正要赶过去呢,我太太已经去了,走吧。让我们一起。”

秦时鸥尴尬,要不是薇妮提醒,这次他可就做的过分了,要知道当初薇妮生育的时候,毛伟龙可是全程陪同他的。

有过这个经历之后,他便知道这时候毛伟龙需要有人陪同,妻子生育真是一件很焦心的事情,尤其是毛伟龙还是第一次当父亲。

朵朵那个阶段不用他去操心。

车子开进医院,秦时鸥找到毛伟龙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多想了,这家伙竟然抱着手机在玩游戏。而朵朵则紧张的靠在他身边,双眸大睁看着他的手机,爷俩的注意力竟然都在手机上。

看到他到来,**的刘姝言露出惊喜表情,她刚要打招呼,秦时鸥摇摇头,绷着脸一把过去将毛伟龙的手机给夺走了。

“嗨,有没有搞错,我……”毛伟龙不满的抬起头,看到秦时鸥笑的裂开了嘴。“老秦?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秦时鸥继续绷着脸,道:“我能不来吗?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弟妹生孩子,我能不来?你这话啥意思,小五郎你得给我解释一下啊。”

毛伟龙笑道:“行了。快别装逼了,你还记得舒舒的预产期?我怎么那么不信,不是薇妮提醒你的吧?”

秦时鸥后背再度见汗,他娘的,毛伟龙可是把他给看透了,他还真记不住刘姝言的预产期。还真是薇妮提醒他的。

当然,他不能承认,阴沉着脸道:“少扯没用的,我能忘了?只是最近忙,没法提前过来。我说,这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玩手机?”

毛伟龙讪笑道:“这不是紧张吗?放松一下压力。”

秦时鸥将手机交给朵朵,让她去玩,朵朵上来‘吧嗒’亲了他一把,蹦蹦跳跳的跑到另一个角落去玩手机了。

毛伟龙对她挤眼睛:“回来,你打不过去,这一关BOSS很厉害……”

秦时鸥被他搞的没脾气,直接拉他到刘姝言的床头,道:“照顾好你媳妇,没事陪你媳妇说说话,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刘姝言笑吟吟的看着两人,这时候说道:“好啦,别为难小龙了,他是猴子脾气,怎么能安静下来?”

毛伟龙并不是安静不下来,而是之前他自己在这里无聊,秦时鸥来了他就有事了,两人一起联机打游戏……

秦时鸥得感谢薇妮,幸亏媳妇的提醒,否则这次可就说不过去了,他来到医院后第二天,刘姝言就推进了产房,一个小时后护士就抱出了一个小宝宝。

秦时鸥惊呆了,问道:“虽然刘姝言这不是第一胎,但要不要这么神速?薇妮可是用了半天多时间啊。”

毛伟龙激动的跑去抱孩子,之前B超检查的时候医院已经告诉了他孩子的性别,是个男孩。

国情不同,加拿大人重男轻女的想法很轻微,故而只要和医院协商好父母就可以知道孩子的性别,这样方便提前做准备,毕竟养男孩和女孩还是不同的。

护士将孩子送去恒温室准备进行体检,这要查染色体,看看有没有先天疾病问题,甚至可以预测以后的疾病,技术非常强大。

毛伟龙一路跟随,秦时鸥也跟在旁边,等到了恒温室,两人就趴在窗户上往里看,不过他的孩子被放在了最里侧,怎么看也看不到。

秦时鸥松了口气,道:“终于放心了。”

毛伟龙点头道:“对啊,终于放心了!”

秦时鸥翻了个白眼道:“你放心什么?我放心的是你儿子刚出生这会比我家甜瓜可丑多了,认真说啊小五郎,我刚才真差点被你儿子丑哭了。”

毛伟龙气的捏着拳头要揍他,这时候护士阴沉着脸走出来,指着墙上挂的一个绿灯道:“安静,OK?我想你们一定不希望我喊保安将你们驱逐出去。”

秦时鸥用手捂住嘴,毛伟龙也和气的微笑,等到护士走了,他斜了秦时鸥一眼,道:“我儿子丑也不要紧,反正他将来要娶你女儿的,甜瓜不嫌弃就行了。”

听了这话秦时鸥惊呆了,他忽然想起来,自己貌似确实和毛伟龙订过娃娃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