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32 冤家路窄啊2/5

1432.冤家路窄啊(2/5)

他们去的这家酒吧叫做雪与火,秦时鸥看规模不大想要换一家,结果渔夫们起哄不想走。

这样他就大概知道这是什么酒吧了,肯定是脱衣w酒吧,否则这群糙爷们不会这么激动,这么坚持非要进去玩。

可是这些家伙是怎么知道这是一家脱衣w酒吧的呢?秦时鸥表示费解,他看不出来啊,酒吧名字没问题,貌似也没有特殊标志。

听了他的疑问,海怪嘿嘿笑了起来,他得意的说道:“嗅觉,boss,这是渔夫的嗅觉”

秦时鸥对于他们的故弄玄虚表示不满,便说道:“你们嗅觉这么灵敏?是不是渔夫只对这方面有着特殊的嗅觉?”

渔夫们得意的点头,然后他立马冷笑着补充道:“就像狗总是隔着很远能嗅到屎的味道一样,是吧?”

一群渔夫不满起来,嘟囔道:“伙计,别这样恶心,我们马上就要拥抱精彩人生了,这间小屋子里有一道饕餮盛宴在等着我们呢。”

推开小酒吧的门,一股热浪伴随鼓点一样的音乐声汹涌而来。

小酒吧里人不多,十多个的样子,看打扮全是渔夫,他们分成两拨,一拨在吧台周围坐着聊天,一拨则在酒吧中央的舞台下对着上面的姑娘吹口哨。

秦时鸥脱下衣服,里面太热了,看舞台上那些只穿着的舞娘就知道了。

小酒吧一切不正规,他们脱衣服没有人来帮忙,只有人喊了一句:“看好自己的衣物钱包,丢了这里可没人帮你找。”

秦时鸥耸耸肩,将衣服递给沙克道:“帮我看好。”

海怪也将衣服递给他道:“顺便帮我看好,伙计。”

“法克鱿,你他么有什么理由让我看衣服?”沙克骂骂咧咧的将海怪的外套扔在他脸上,换来周围渔夫的一阵哄笑。

秦时鸥点了一瓶热啤,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滚烫啤酒,也算是格陵兰岛的特色。

一名坐在吧台上的渔夫侧着脑袋问道:“伙计。听你的口音不是这边的,你们是哪里来的?”

秦时鸥说道:“是的,我们不是格陵兰的,从加拿大来。圣约翰斯,你去过没有?”

那渔夫笑道:“当然,当然,纽芬兰大渔场,这里怎么会没人去过呢?”

“可惜现在j8毛都没有一根了。哈哈。”一个渔夫粗鲁的说道,他的话引发了同伴的大笑。

秦时鸥耸耸肩,第一个跟他说话的人说道:“别理睬这家伙,我去过圣约翰斯,挺棒的一座城市,有一年四季,不像我们这里除了白天就是夜晚。”

这渔夫说的话还算靠谱,秦时鸥勉强有了聊天兴致,就做了个自我介绍:“我来自圣约翰斯的告别岛,平时自己搞渔场。这次来主极光,倒不是想捕捞什么。”

听了他的话,周围几个渔夫一起用诧异的眼神看他,跟他聊天的那渔夫问道:“你来自哪里?告别岛?你在告别岛搞了个渔场吗?”

秦时鸥点头,这有什么不对?

那渔夫干笑了两声,没有再和他说话,秦时鸥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也没兴趣了解,便自顾自的喝起酒来,与沙克等人吹牛聊天。

他们来到酒吧大概半个小时。酒吧的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了,发出咣当一下巨响,接着一个粗糙的嗓音吼了起来:“告别岛的该死的华裔猴子,在他么的哪里?”

这明显是冲着他来的。秦时鸥脸色顿时一变,拎着酒瓶站了起来。不过他很莫名其妙,怎么会有人在这里找他麻烦?他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怎么和人结怨过啊。

十来个渔夫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秦时鸥等人坐在一起很显眼,这些人吼叫后就发现了他们的位置。酒吧里并没有多少人。

秦时鸥站起来,沙克等人全站了起来,耿俊杰五人尤其积极,快步走到了秦时鸥身边将他簇拥在中间。

这是大兵们的生存智慧,要想快速融入一个团体,只要和他们站在一个战壕里对外打一仗就行了,肯定会被立马当做自己人。

现在他们来到大秦渔场有半个多月了,了解了秦时鸥的为人和渔船运转情况,发现能应聘到这座渔船实在太好了,他们通过沙克等人平时聊天知道,秦时鸥喜欢给自己人发奖金,喜欢提薪。

这是他们当前所必须的。

秦时鸥一方可是有二十多个人的,来人只有十来个,且穿的厚厚笨笨跟企鹅一样,双方这么一对峙,他们的气焰顿时被压的低了下去。

但很快,酒吧里之前来的十多个渔夫站到了那群人的身边,这样对峙的人手就差不多了。

格陵兰岛的人口很少,最新统计显示不到六万人,在中国,很多人口多点的镇子都不止六万人,而镇子面积多小,这个国家面积多大,六万人散开在几百个居住点定居,大家隔着很远。

这种情况造成了格陵兰人的团结,他们邻里之间关系非常好,某一家有什么困难,整个居住点都会帮忙,打架当然也是这样。

看到自己这边人数暴增,带头的渔夫重新得意起来,他阴森森的看着秦时鸥问道:“哈,真是天涯无处不相逢啊,你还认识我吗?”

酒吧灯光黯淡,似乎配合这人的话,柜台里的老板打开了所有的灯,这样突然之间酒吧亮堂起来,先前跳舞的舞娘们笑嘻嘻的坐在柜台边看起热闹。

秦时鸥打量这带头大汉的脸,觉得有点面熟,但认不出来了,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次。

沙克拉了他一把,低声道:“boss,准备干”

酒吧老板懒洋洋的说道:“皮特森,要打架去外面,别他么的弄坏我的桌椅板凳,我可是刚换的新的。”

带头渔夫不怀好意的看着秦时鸥,说道:“这个黄皮猴子他妈的有的是该死的钱让他来付,让他来给你赔上……哦,法克”

他的话说了一半,那边的秦时鸥手中的酒瓶就飞了出去,直接砸在带头渔夫的脑门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这表子养的竟然敢动手?打死这些该死的”

渔夫们吼叫着冲了上来,耿俊杰五人一马当先,抓起椅子桌子往他们身上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