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33 开打3/5

1433.开打(3/5)

一时之间,小酒吧里凳子与椅子齐飞、啤酒共桌子一色,耿俊杰带着四个兄弟展开远程攻击,瞬间变成掷弹兵,将一群渔夫砸的鬼哭狼嚎。

渔夫们都是糙爷们,自诩硬汉,打架向来是拳拳到肉的干,哪里有这种开打之前还上远程兵的?

他们一时间落到了下风,抱着脑袋往后退,开口狂骂:

“法克!表子养的黄皮猴子!一群胆小鬼!”

“伙计们跟我上,打死这些加拿大鬼佬!让他们哭着滚出雪与火!”

“哦,雪特,我的头被打破了!上帝,我的头破了!”

一圈椅子凳子被扔出去,秦时鸥拎着酒瓶接着杀了上去,吼道:“跟我上,干他们!”

他这次出行就担心出事,是带着黑刀一行的,他们在渔场干了一年多,平时能当渔夫用,打架那自然就是标准的打手了。

刚才耿俊杰等人扔凳子甩椅子的时候,黑刀等人嬉笑着坐在原位不动,看对手好像在看小孩,显然没把他们当回事。

现在秦时鸥带头冲锋了,他们猛然站起,好像一群猛虎冲进羊群。

秦时鸥每天练拳,他身体素质极其出色,黑刀等人赤手空拳都打不过他,更别说这些渔夫了。

冲进人群他左臂护住脑袋,右拳从下往侧上猛攻,拳拳打在面前渔夫的肋下位置,一拳就让刚才叫的最凶的带头渔夫惨叫着跪倒在地。

护住要害,秦时鸥咬牙出拳,一连干倒两个渔夫。接着双手抓住当前一个渔夫的衣领,好像提盾牌一样抓了起来。吼叫着将他甩了出去,将旁边几个人一起砸倒在地。

耿俊杰等人不甘示弱。第一时间找到对手,他们擅长合作,两两对付一个,一个正面吸引一个侧面攻击,秋风扫落叶一般干倒了五六个对手。

等到黑刀等人加入进去,这些渔夫的末日更是到了,后面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前面的朋友已经跟割麦子般倒下了,等他们反应过来。那就剩下六七个人还能站着了,而沙克等人此时围了上来,气势汹汹。

秦时鸥没有理睬剩下渔夫,他捏着带头渔夫彼得森的下巴将他拽了起来,吼道:“继续骂啊!猴子啊!来啊!我是猴子啊!法克鱿!站起来啊孬种……”

“哄!”突然之间一个枪声响起,酒吧老板在柜台里脸色不善的看着一行人,手里提着一把雷明顿老式双管猎枪,他刚才开枪打在身边一面桌子上,那桌子已经四分五裂。

那些舞娘依然趴在柜台笑嘻嘻的看着众人。好像她们经历过多次这样的场景一样。

瞪着秦时鸥一行人,酒吧老板冷冷说道:“外乡人,留下五千块钱,滚出去!”

秦时鸥也瞪起眼睛。一把甩掉手里的渔夫带头人,吼道:“法克鱿!我去年买了个表,你还想要钱?!”

看到老大往前冲。沙克一行慌了神,赶紧拉住他。耿俊杰喊道:“boss,boss看我。看我。boss,没事,别上头。”

秦时鸥吼道:“我要削的他以后看到中国人就哆嗦信不信?”

耿俊杰连连点头:“信,真信,boss。一边说,一边说,别跟他一般见识。卧槽,他有枪啊,被崩了老板娘要守寡的!”

秦时鸥力气太大,一群人没拉住他,最后还是耿俊杰锁住了他的肩关节,黑刀从正面扛住,这才将他推了回去。

那老板傻眼了,估计他第一次看到这么横的外地人,自己都动枪了,怎么还往上冲?这不科学啊,我手里这是枪啊!

秦时鸥一点不怕他,指着他吼道:“蠢货,你敢他妈开枪,老子找律师告死你们!问问那表子,他知道我在圣约翰斯的地位!等着被我起诉吧!”

酒吧老板愤怒的吼道:“别他么嚣张!法克鱿!你该死的混蛋!你以为这是圣约翰斯?这是格陵兰!敢在我们地盘上嚣张?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秦时鸥举起手机冷笑道:“你们不光种族歧视,还威胁我们?ok,法庭上见!伙计们,让我们该死的法庭上见吧!”

沙克拉下秦时鸥,连声道:“看我的,boss,看我的,你别着急,让我来处理,让我来处理!剩下的交给我,好吗?你可以退下战场了。”

海怪也点头这么说,一个新来渔夫惊叹道:“雪特,咱们渔场的战斗力真他妈的牛逼!我这还没动手呢,真是遗憾!”

“闭嘴,查尔默斯,闭嘴好吗?我说了这里交给我!”沙克骂道。

去柜台拿了一瓶伏特加,沙克自己闷了一口,走过去坐在那被打倒在地的对头渔夫群里,将酒瓶递给带头渔夫彼得森道:“来一口吧,伙计。”

“法克鱿!”彼得森直接将酒瓶推开,然后双手继续捂肚子,刚才秦时鸥最狠一拳干在他的肋下,他觉得自己肋骨好像都断了。

沙克道:“伙计,你是遵从维京海盗的规矩还是什么?或者我们报警?让警察来处理我们的冲突?但那时候我不知道你们怎么交代这件事,种族歧视是吧?你们引发的斗殴,是吧?”

彼得森阴沉着脸看了他一眼,接过伏特加仰头灌了两口,旁边有人想说什么,可是看看身边缩在地上哀嚎的朋友,他们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什么。

对面秦时鸥大马金刀的站着,左边是黑刀五人组,右边是耿俊杰五人组,身后是一群膀大腰圆的渔夫,毫无疑问战斗力可以完爆他们!

看到彼得森喝了伏特加,沙克回来说道:“行了,这件事完了,”一边说,他一边走向柜台,扔下两百丹麦克朗,“这是酒钱,多的算小费。”

手里还端着老式猎枪的老板傻愣愣的看着他,好久才反应过来,叫道:“法克!该死的,你们毁坏的东西谁来陪?”

沙克指着彼得森道:“谁他妈挑起的这件事,你就找谁!难不成你还想让我们陪?或者我们报警,让警察和法院来解决这件该死的事?”

酒吧老板看了看彼得森一行人,又看了看秦时鸥一行人,气急败坏的走过去抓起彼得森,问道:“说吧,伙计,酒吧损坏的桌子椅子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