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34 你们命好4/5

1434.你们命好(4/5)

彼得森认栽了,他们打架弄坏的桌椅板凳,将由他来赔付的.

其实这些桌椅凳子不值钱,格陵兰岛虽然大部是冰盖地区,但因为少有破坏,这里的冻原森林区保护完好.所以,桌椅板凳之类的木制品,在当地是很廉价的东西,老板要五千块,是想敲诈他们,结果没能成功.

发生这样的事了,秦时鸥以为只能带人离开,结果谈妥了赔偿问题后,彼得森等渔夫着爬到了柜台旁坐下,沙克等渔夫坐了过去,他们在一起开始称兄道弟.

";我了个法克!";秦时鸥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这是刚刚打完好不好?要不要搞的这么和睦?那些渔夫也太软骨头了吧?沙克递酒,彼得森竟然还接了?

海怪给他说道:";这很正常,boss,我们是维京后裔,冲突解决,就是朋友.";

他解释了一下,秦时鸥才明白这些人的想法.这和传统有关,在二战之前,纽芬兰,拉布拉多,格陵兰这些地区都是类似的身份,他们居民稀少,缺少警察,法院,如果出现纠纷,大家都是呼朋唤友找个地方用拳头去解决,谁赢了谁就有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这形成了一个传统,至今在格陵兰还盛行这样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很多居民居住点远离城市,只有几十人几百人,根本无法形成法院警察局之类.

故而,刚才看到彼得森一行气冲冲赶来的时候,沙克告诉他待会一言不和就开干.不用多想.而打完之后,沙克将一瓶伏特加递给彼得森问他用什么方式解决问题.

彼得森喝下他递过来的烈酒.就表示他认栽了,服输了.

这些渔夫的行事准则.就是能动手尽量别叨叨.

他们打赢了,而且赢的干脆利索,赢的彼得森一行人害怕了,所以现在他们占据了主动权,大家可以坐一起喝酒,他们的身份是获胜方.

秦时鸥有些不习惯,他坐在了耿俊杰等人身边,形成一个小圈子在聊天.

另一边,沙克,海怪等人很快和本地的渔夫打成一片.鼻青脸肿的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不断举杯碰撞,扯着嗓子一个劲的吼叫.

过了一会,沙克带着彼得森等四个渔夫走了过来,兴奋的说道:";boss,你知道彼得森为什么来找我们麻烦吗?";

这个问题秦时鸥现在也没反应过来,他疑惑的看着彼得森,后者讪笑一声,道:";伙计.没想到你们没有火箭筒也这么厉害!";

他这话一出口,秦时鸥顿时想起了他们是谁——当初有两艘格陵兰的渔船去他渔场盗鱼,他第一次使用了灭火火箭筒,逼的一艘船上的人纷纷跳水.显然彼得森等人就是那艘船上的人.

看到秦时鸥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彼得森等人兴高采烈问道:";想起我们是谁来了吗?";

秦时鸥指着他,然后摇摇头:";抱歉.我忘记了,因为去我的渔场偷鱼的家伙太多.我干掉的也太多,记不清了.";

彼得森等人露出尴尬表情.见此,秦时鸥笑了一声,要了几个杯子倒上伏特加,道:";斯特罗基夫号,是吧?开个玩笑而已,我怎么会真忘记呢?";

听了这话,四个渔夫哈哈笑了起来,秦时鸥示意他们拿起酒杯,大家撞了一下,表示冰释前嫌.

对于这些人的称呼,他其实还是有些耿耿于怀的,说道:";伙计们,希望以后你们别拿猴子之类的话来称呼我们,否则下次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彼得森输的不服气,梗着脖子道:";当然,下次我们会准备更多人手的.";

秦时鸥不屑的扫了他一眼,道:";带更多人手有用?你们得感谢上帝,我今天过来没有带上我的保镖,以后有机会见面,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纽芬兰第一大力士!";

沙克补充道:";我们渔场有个伙计,名字叫伊沃森,块头比我大了两圈,能够打的棕熊抱头鼠窜!";

";那不可能!";渔夫们哈哈笑了起来,吹牛逼呢吧,爷们信了你就是脑残.

沙克掏出手机找到一段录像,打开后给彼得森一行人看,里面是伊沃森和熊大嬉闹的场景,当然他们两个都是没脑子的乎,每次嬉闹一会就闹掰然后开打,熊大不会下死手,所以伊沃森赢多输少.

录像里是伊沃森将熊大抱摔在地,然后骑在它身上一个劲挥拳,跟武松打虎一样.熊大被打懵了,反应过来后一巴掌将伊沃森拍倒,上去吼叫着吓唬他,可伊沃森是愣头青,能有什么害怕的?翻身起来继续打.

最后,熊大一看情况不妙,便推开伊沃森夹着尾巴逃跑,伊沃森光着膀子展露出一身钢铁磐石般的肌肉块,在后面紧追不舍,看起来彪悍至极.

看到这个录像,彼得森等人额头顿时出现冷汗,他们面面相觑,惊恐的问道:";这他么还是人吗?";

沙克得意的说道:";当然,这是我们维京第一勇士!听他的名字,伊沃森,罪恶之子!他今天饿了,留在了旅馆吃饭,否则也会跟着我们来喝酒,那样你们可就惨了!";

事实上是秦时鸥不让伊沃森跟来的,这家伙不光能吃,也能喝酒,他的酒量非常厉害,喝酒跟喝水一样,带他去酒吧就是烧钱.

彼得森等人面如土色,后面再也没敢挑衅,一个个变得跟老师面前的小学生一样老实.而且,后面有人想要找秦时鸥斗酒的时候,彼得森等人会赶紧拉住他们.

一个能摁着棕熊打的巨人,这他么谁敢惹?!

喝完酒,秦时鸥让渔夫们先回去,他自己往码头

溜达一圈醒醒酒.

当然这只是一句托词,他是要去码头拿巨妖送上来的那个盒子,这也是他要去酒吧的目的之一.

阿图岛的夜晚真是寒冷无比,海风跟刀子一样,秦时鸥踩着厚厚的积雪走到码头后,脸都没有感觉了,他努力想咧咧嘴,结果自己也不知道做了什么表情,肌肉真的麻木了!

这样,拿到盒子后,他赶紧低着头往旅馆跑,生怕再待一会整个人都麻木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