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36 降落极北1/5感谢盟主oujun107打赏

1436.降落极北(1/5,感谢盟主oujun107打赏)

ps:感谢兄弟姐妹们的厚爱,咱们再次诞生了一位盟主oujun107,那弹壳努力攒稿,争取这两天将欠下的更新都还掉。主要是这样的,本来月底爆更是常态,但弹壳最近得知有个游戏叫《模拟人生》,可以帮助写作,于是这两天一直在捣鼓,结果捣鼓来捣鼓去,宅男不懂it啊,现在也没搞好,不知道有没有玩的兄弟姐妹,联系一下,带带弹壳。

秦时鸥走出旅馆,看到彼得森等人来了,和渔夫们聚集在一起讨论纷纷,他奇怪的问道:“你们在讨论什么?赶紧去瞧瞧天气,允许的话明天开始出海,给我好好捞上一批帝王蟹来。”

沙克说道:“boss,我们运气不错,后面一个周这里都风平浪静好吧我承认,或许会有一点小风浪,但那对甜瓜公主号来说没什么问题。现在我们在讨论的,是冬泳。”

太阳已经出来了,挂在半空中,但没有秦时鸥熟悉中的灿烂,在这里阳光仿佛都变得有气无力起来,而且没有一点热度。

事实上他已经后悔来这里了,格陵兰太冷了,早知道这地方冷成这鸟样,他才不来看什么极光,带着薇妮和孩子去大堡礁晒太阳多好。

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他去参加了运通集团的年会,之后每次到了这个季节,他都会怀念大堡礁温暖的阳光和澄清的海水。

格陵兰拥有不差于大堡礁的清澈海洋,但这温度实在太太远了。

秦时鸥抬头看看那懒洋洋的太阳,疑惑的说道:“伙计,你刚才说什么?冬泳?哈哈,我敢打赌,这种该死的天气下水,你他么骨髓都能冻起来。”

虽然没有看温度计,但他估计现在室外气温至少零下十度。

沙克搓了搓手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就是这样回应的彼得森。”

似乎秦时鸥一行不敢在这种天气下水,彼得森等人就很高兴。他们纷纷露出获胜的表情,彼得森说道:“伙计,这样的天可是阿图岛少见的好天气,我们干嘛不去海里游两圈呢?我们都是硬汉。对吧?”

“是的,但不是疯子。”秦时鸥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彼得森等人穿着厚厚的棉衣往海港走去,看那样子真要去冒着被冻成冰棍的风险去游泳,沙克等人觉得有意思,也跟了上去。

秦时鸥叫住了沙克。将他和耿俊杰叫进屋里,说道:“我和薇妮准备去腓特烈冻原地带去看极光,这边捕蟹的事情交给你们。沙克,那片暗礁水域的行进路线,你记下来了吗?”

沙克点头道:“是的,boss,你放心的去玩吧,这里交给我,一定没问题。”

秦时鸥警告了他们一些海上注意事项,让沙克多多注意耿俊杰一行。然后他去找了旅馆老板,问他有什么途径能去腓特烈冻原。

一听他的话,老板就猜出了他的目的,说到:“你们想去看极光是吗?这里隔着冻原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你们可以乘坐小飞机,那是前往腓特烈冻原的最好方法。”

格陵兰除了几个主要城市内部有公路之外,岛上领土百分之九十五不通汽车,在这里交通靠狗拉雪橇或者小飞机,这座岛屿拥有全球最独特的冰上飞机场。

秦时鸥安排好了渔船上的活,趁着天气好。当天中午带上薇妮孩子黑刀五个人上了一架小飞机,直接飞到腓特烈冻原的最大城市,伊卢利萨特。

伊卢利萨特或许无法称为城市,格陵兰这个地区就没有严格的城市。只能说是人口聚集地。而伊卢利萨特就是这里第三大的定居地,人口约4000。

这里完全位于北极圈内,它的名字在拉丁语里的意思,就是“冰山”,是格陵兰最受欢迎的旅游地点,因为附近有绚丽的伊卢利萨特冰峡湾。

除了保镖。他还得带上虎豹熊狼这些小家伙,冻原是它们的主场,如果在冻原上遭遇什么危机,它们要比人类更可靠。

黑足雪貂猞猁白狼拉布拉多犬还有科罗拉多棕熊,这些物种都是可以在雪地中很好生存的物种。

秦时鸥租赁了阿图岛上最大的一艘双翼飞机,中午时分起飞,往东北方飞行,四个小时之后在一片黑暗中,飞机下方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光芒。

“这就是伊卢利萨特吗?”秦时鸥往下看着问道。

飞行员说道:“是的先生,这就是美丽的极光之城当然,我不知道它的名字是怎么来的,这个地方只有一千户人家,十多年之前还是不毛之地呢。”

下飞机的时候,秦时鸥注意到天空中开始飘零雪花,他伸出手去接了几枚,发现这里的雪花和圣约翰斯的雪不一样,雪花很硬,对着机场的白炽灯看,感觉额外的晶莹剔透。

秦时鸥看看手表,现在是下午四点半,但这里的天空已经很黑很黑了。

见他看时间,飞行员笑道:“时间在这里是没用的,先生,你在这里生活,要跟随感觉走。”

秦时鸥向他道谢,一名穿着苏联军大衣的魁梧汉子快步走了过来,招手问道:“阿图岛来的秦先生吗?”

“是我,伙计。”他上去和这人握手,他们暂时先在机场的酒店住宿,等到明天有微弱光亮的时候,再去另寻其他酒店。

这名魁梧的中年人是酒店经理,他亲自来接了秦时鸥等人,对他来说这可是一笔大单子,这么些人和宠物,在酒店居住一天,消费可得两万美元

和秦时鸥握手后,中年人自我介绍道:“我是文特莱,很高兴认识您,秦先生,咱们或许还是同胞呢,对吗?”

文特莱是一名因纽特人,和中国人同属黄种人,且相貌差异很小,现在国际上有一些根据基因的考证显示,双方拥有相同的祖先。

秦时鸥道:“是的,起码我们长得很像。对了,天气似乎要变得糟糕起来了,我看下雪了?”

文特莱点头道:“你们运气不错,如果再迟一个小时,恐怕飞机就不好降落了,看样子确实要有一场风雪到来,咱们赶紧走吧,我太太已经准备好了热咖啡和热茶。”

在北极圈里,天气预报这种东西没什么用,指不定一道寒流碰到冰山改向,那就会带来狂风暴雪,而这是没法预报的。

雪花一直在飘零,第二天快中午了,天空才变亮了起来,秦时鸥这会往外看,空中依然有晶莹的雪花洒落。

趁着天亮,秦时鸥和薇妮等人准备在小城里溜达一圈,观赏一下极北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