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45 漂浮伊卢利萨特冰湾5/5

1445.漂浮伊卢利萨特冰湾(5/5)

秦时鸥撒了个小谎,说他是在船舶博物馆中见过。

那船主恍然,点头道:“是的,CHALUPAS现在已经很少见了,我这艘船还是我爸爸留给我的,它已经不适合出海捕鲸了,于是我用它来开展旅游业。”

黑刀等人的表情更谨慎了,这么一艘老船啊,一块冰山渣子也能砸碎吧?

事实上他们正好猜错了,木船开出后直接奔着最近的一块冰山而去,船主给他们介绍道:“CHALUPAS是为了捕鲸而生的,故而它船底窄小,这是为了降低阻力,创造更快速度。所以,我们可以更好的靠近冰山,不用担心船底碰触水下冰山部分而出事故。”

船主找的这座冰山看起来很坚固,是一整块大冰,不必担心到了附近会有冰块掉下来砸到船或者落入水中产生大浪。

靠近后,秦时鸥仰头看着这座得有二百米高的冰山,惊叹道:“我的上帝爸爸啊,这冰山露出水面的就这么大,那水下得有多大?”

冰的密度约为9 g/立方米,而海水的密度约为1025kg/立方米,依照阿基米德定律,自由漂浮的冰山约有90%体积沉在海水表面下。

因此,看着浮在水面上的形状可猜不出水下的形状、规模,冰山一角这个词不是杜撰出来的。

北大西洋的渔夫水手最怕的就是遇上冰山,这比暴风雨还可怕,冰山非常结实,加之低温环境下金属的强度降低,双方一相遇,基本上是船沉冰山走。

冰山的水下部分太大了,以至于当发现它们的时候,即使轮船转向,也来不及脱离它能影响的海域。

不过北大西洋的老水手都有辨别冰山水下部分大小和基本形状的窍门,看到这座冰山。船主就说道:“这座冰山是柔和型的,不是狂奔型的,否则即使是驾驶CHALUPAS也不能靠近。”

秦时鸥放出海神意识,然后才看到冰山的全貌。

冰山的全貌是很可怕的。海上只露出一块冰,水下却是一座山,难怪要叫冰山!

另外,果然如船主所说,这座冰山是柔和型的。虽然很大,但形状是比较标准的,水下的冰山是普通的不规则倒三角柱形,这样它弧度流畅,小船不会碰到它。

有些冰山的水下部分怪石嶙峋,就跟自带暗礁一样,指不定怎么着船就撞上了,这就是狂暴型的冰山。

CHALUPAS继续在海面行进,船主笑着问道:“你们喜欢吃鱼吗?如果喜欢,我可以请你们。”

秦时鸥道:“咱们不是很赶时间吗?那样怎么钓鱼?”

船主耸耸肩道:“用不着钓鱼。我的兄弟,用不着下钓竿,很快的,来吧,看好浮冰,我们去捞鱼,这里抓鱼可用不着工具。”

小船在冰库之间灵活穿行,很快船主脸色一喜,靠近了一块圆桌大小的浮冰,他伸手指向冰块。笑道:“看,我们抓到鱼了。”

秦时鸥顺着他的指示发现,冰块上确实露出了一些鱼的踪影,这种鱼身体长而侧扁。嘴巴很圆、眼睛很大,鳃帮细尖,鱼背呈紫褐色,两侧较淡,靠近鱼头部位上面有黑色小斑点,卖相不错。

船主打量了一下。从船尾找出一条渔网甩了出去,说道:“这种鱼味道很不错,就用它来给你们做午饭吧。”

“北极茴鱼,确实味道美又营养丰富。”秦时鸥点头道。

船主有点惊异,道:“你真厉害,不光认识CHALUPAS,还认识北极茴鱼,看来为了这次格陵兰之行,你是做了不错功课的。那么我猜,你上学的时候一定很厉害。”

听到他的夸奖,薇妮满脸喜悦,说道:“那你可猜错了,船长先生,事实上我的丈夫是个学渣,不过他是一位优秀的渔场主,对渔船和各类鱼虾研究的很透彻。”

秦时鸥耸耸肩道:“亲爱的,你这是在夸奖我吧?”

薇妮拍了拍他的脸颊,笑道:“当然啦,我可是你的太太,我当然是在夸奖你。”

浮冰很光滑,甩出的渔网无法捕获它,船主一边和他们聊天,一边拿出了厚厚的潜水服样衣服,说道:“好了伙计们,午饭我们有着落了,我要下去将它们带上来,你们可以试一试冰海漂浮。”

黑刀问道:“冰海漂浮?什么意思?”

船主笑着脱掉外套,快速换上厚厚的潜水服,然后落入水中后,头朝上仰躺在水面上,潜水服很厚,而且里面充了空气,所以浮力很大,在人身上跟一座小船一样。

秦时鸥有所意动,问道:“不会冷吧?”

不用船主回答,小门童已经说了:“当然不冷,海水可比空气温暖多了,你们可以试试,挺好玩的——我们这里可以玩的游戏可真不多,所以,如果不想白来,那就自娱自乐吧。”

秦时鸥觉得这小家伙说的有道理,便也换了一件后仰躺着落入水中。

确实如小门童所说,泡在水里一点不冷,海水温度在零摄氏度左右,比空气要高十多摄氏度呢,适应了寒冷的空气之后,确实觉得这样的情况下更暖和。

黑刀等人明白了这个道理想下船,但没有这机会了,薇妮将女儿交给他,说道:“看好我们家的小公主,你们不是不想在水上玩吗?”

黑刀无奈的看着薇妮换衣服下水,嘟囔道:“噢,是的,我们不想在水上玩,但我们想去水下玩啊。”

BB霜道:“不是‘我们’,伙计,是‘你自己’,再见,我也要下去了。”

说着,他脱掉大衣钻进一件厚潜水服中,立马跳入水中,鱼鹰和扳机不说话,麻利的换上衣服,跳入水中后才对黑刀招手。

受气包跑的慢了点,黑刀一把拉住他,怒道:“不讲义气啊!你也想下去?不,陪着我,咱们一起看好小公主。”

小丫头挂在黑刀胸口咕噜着大眼睛往四周看,全身上下只露出这对大眼睛,这么挂在黑刀胸口,让受气包大笑不已:“头儿,你好像是挂着个炸药包。”

“我了个法克!笑的这么开心?”黑刀不满的说道,“那么很好,你过来,给你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