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50 复活的鱼5/10

1450.复活的鱼(5/10)

“你知道北极茴鱼,那应该知道这种鱼怎么吃最美味吧?”船主感兴趣的问道,一堆冰冻的北极茴鱼放在雪地里,船主的妻子已经按大小分好了。

北极茴鱼是淡水鱼,当然也能进入海洋中,比如洄游产卵的时候,就会进入外海。众所周知欧洲和北美洲的人不喜欢吃淡水鱼,但北极茴鱼是例外。

这种鱼最大的优点是个体特大,肉多刺少,味道鲜美,营养价值高,而且鱼肉含胆固醇少,易于消化。翻译过来就是,它们可以放心的用刀叉吃,吃多了不长胖,也不会引发脑血管类疾病。

对于白种人来说,这些特点综合起来,放到一种鱼身上,就是一种好鱼。

为什么他们不吃亚洲鲤鱼?就因为亚洲鲤鱼刺多、土腥味重,脂肪和胆固醇含量高,用传统手段加工味道不佳,和北极茴鱼简直是两个极端。

北极茴鱼属于冷水鱼,从营养成分上看,冷水性鱼类属于高蛋白、高脂肪鱼类,其胆固醇含量几乎为零,含有丰富的氨基酸、不饱和脂肪酸、矿物质和维生素,DHA、EPA含量高于其它鱼类数倍。

此外,冷水性鱼类多为肉食性种类,肉质鲜嫩味美,可食部分大。

秦时鸥只大概的了解过北极茴鱼,反正整个纽芬兰地区没有这种鱼,他了解的多了也没用。但是,他的记忆力极其出色,故而了解的东西都记住了,其中就包括这种鱼的吃法。

中国人喜欢吃火锅,加拿大和美国的白人不太喜欢这样的方式,可北极茴鱼就适合切下鱼肉涮锅吃。

秦时鸥说出了答案,船主愉快的笑道:“是的,适合涮肉吃,不过这只是其中一种吃法,来吧,咱们收拾一下。准备切肉。不过,在此之前,我得给你展示一个小把戏。”

那一整块浮冰中凿出了四五十条北极茴鱼,开采量很可观。这是因为北极茴鱼属于群居性鳟鱼类,喜欢聚集在一起生活,故而当一片水域结成冰块的时候,它们会被冻在一起。

这种鱼的体色极为鲜艳美丽,成鱼的背部是深紫色。体侧是淡黄色,体侧有一些斑点,而幼鱼的腹部是白色,鱼体两侧有几条深色的横斑,没有大鱼那么鲜艳,也没有大鱼肉体丰腴饱满。

即使同样大小的鱼,体表颜色艳丽程度也不同,船主将一些体表格外鲜艳的鱼收拾了起来,挂在屋檐下,显然这是不打算吃了。

秦时鸥看了一眼没说话。船主怕他误会,解释道:“你应该知道吧,北极茴鱼越是颜色鲜艳,说明味道越是不好,这种鱼只适合晒鱼干。”

“哦,伙计,我明白了,没关系的。”秦时鸥点头,色彩对北极茴鱼来说是一种武器,它用以警戒敌人不要捕食它。这种情况下的鱼,体内营养都被用于发育外表色彩,肉质不好。

船主在户外升起炉子,放上一个锅子。然后挑了几条肥硕的北极茴鱼放了进去。

过了一会,这些鱼外表的冰块溶解,慢慢的,一条鱼的尾巴抖动了一下,接着它的尾巴又抖动起来,鱼鳍也开始动弹。最终在水中游动了起来。

一条接一条,锅里的鱼都复活了,在温水中不安的游动了起来。

见此,秦时鸥惊异的说道:“哇哦,这可真是个好把戏,这些鱼没有死吗?怎么会?我亲眼看到,它们已经硬邦邦的了,而且它们在冰块里最少冻结了半年时间对吗?这样还能活?死而复生?”

船主看到他惊讶表情就笑了起来,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当然不是死而复生,如果死了,那就进入了上帝怀抱,再也不能返回人间,事实上这些北极茴鱼并没有死掉,它们只是被速冻了!”

“北极茴鱼能在低温下生存,只要水不结冰,它们就可以活的很好,它们的细胞中含有一种糖肌,功效和汽车的防冻剂相似,防寒能力惊人。”

“这样,它们被冻结在冰块中,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一夜寒风来,那片水域是突然之间被冻结起来的,且温度很低,否则只要冻结速度不够快,它们就能逃走。”

“因为北极茴鱼体内含有糖肌,而速冻让鱼细胞内外水无法形成规则尖锐结晶,这样就不会刺破细胞,因此能够使细胞存活,但是同时,因为温度原因,鱼类的代谢也全部停止。就这样,它们陷入了‘冬眠’中。”

秦时鸥没怎么听懂,不过他觉得船主未必也理解这方面的原因,就假装听懂了,敬佩的点头——他发现这船主很喜欢展示自己的博学,从冰山到熊二和甜瓜相处再到现在,他一直在用《走近科学》的方式来分析问题。

这些鱼活过来后,船主捞出来用斧子剁去了脑袋,然后解释道:“我刚才解释的不完整,事实上那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但是其中一点我忘了说,这些鱼虽然没有死掉,可器官早就衰竭了,毕竟自然速冷可不是科技冷冻,它们复活后活不了多久还是会死。所以,我杀死它们更好,送了它们一个痛快不是吗?”

秦时鸥笑道:“是,你让它们更快的投入了上帝怀抱。”

一边奉承,他一边看向血糊糊的鱼头和鱼身,心里暗想这些鱼就这样落入上帝怀抱,不知道会不会弄脏上帝的白袍子。

船主是个喜欢听赞美的人,秦时鸥投其所好,他一直表现的很亢奋。

将鱼肉切片、切块,掏出鱼籽、摘除鱼骨,一条条肥鱼很快就收拾干净了。

船主将鱼籽清洗了几遍,和一些面米分、碎菜叶混合在一起,捏成一张张饼,介绍道:“这是我们这里最美味的鱼籽菜饼,相信我,味道棒极了!”

秦时鸥清洗着鱼肉,笑道:“那我可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尝一下了,你可能不知道,我来到这里后一直吃的都是普通的炸鱼、煎鱼,那可真没有意思。”

船主说道:“你应该尝尝鲸鱼肉和海豹肉的,你们没有吃吗?”

秦时鸥耸耸肩道:“不不,我不喜欢吃那些东西,我只喜欢吃普通的鱼,比如今天的北极茴鱼,我没有吃过,但我知道它是美味。”

船主深感赞同:“没有比你这句话更正确的了,这绝对是无上美味,来吧,我们可以开始开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