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51 摩托撞雪橇6/10

1451.摩托撞雪橇(6/10)

北极茴鱼属于鳟鱼的一种,鱼籽虽然不如大马哈鱼那样粒大饱满,但胜在颗粒分明,并且因为生活环境寒冷的原因,鱼籽饱含脂肪。

脂肪具有很好的保温能力,北极茴鱼的鱼籽容易被冰块冰封,如果保温能力差,那鱼籽很快会失去活性。

这样的鱼籽掺和鸡蛋和面粉之后所做成的饼,用油一掺和,味道香的醉人。而因为面饼里还放有蔬菜,这样加上菜的清香,鱼籽蔬菜饼味道就更好了。

一摞饼端上来,秦时鸥客气着然后连吃两张,沙克等人吃的更香,大嘴张开如黑洞,两嘴巴子下去就是一张饼没了。

BB霜嘴里咀嚼着、盘子里放着、手里捏着,还想再抢一张。

秦时鸥一巴掌拍上去,怒瞪双眸:“雪特,看在上帝的份上伙计,能不能吃的慢点?给我们留下口饭行吗?”。

BB霜讪笑道:“让您见笑了,Boss,我是贫民窟出来的,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饼。”

秦时鸥将饼拉到自己和薇妮跟前,考虑了一下,又拿出一张给受气包,拍拍他的肩膀道:“刚才你护主心切,Boss非常感动,给你一张爱心饼,好好吃。”

受气包感动的说道:“Boss,你真是好人,给两张行吗?”。

“毫无疑问,不行!”回答的斩钉截铁。

船主笑呵呵的看他们在一起闹腾着,然后看看时间,示意他们一起来到一个火炉旁。火炉上搁着铁锅,茫茫热气升腾着。炉子里面有雪白的鱼片在翻腾。

秦时鸥吃着饼吸了口气,闭上眼睛赞叹道:“这味道真是太棒了。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品尝一下锅里的美味了。”

薇妮说道:“你可以马上品尝,但麻烦你先别说话了,你嘴里正吃着东西的——天哪,你一开口,简直是天女散花!”

冷水鱼大多味美无比,北极茴鱼在外界名气不大,这种鱼虽然味道美又营养丰富,可是生长缓慢,种群一直很小。当地人捕捉到后会自己内部消费掉,或者像船主这样卖给游客。

船主做了服务员,挨个给他们捞肉吃,如果谁面前的酒杯空了,他就拿起同样放在炉子上的热酒壶来添酒。

秦时鸥喝格陵兰的酒还挺习惯的,这是用爱斯基摩人酿酒方式酿造出来的酒水,难怪有人说他们可能和中国人有共同祖先,连酿出来的白酒都是一样的酱香型……

黑刀等人喝这种白酒不太习惯,但也能一口口往下灌。用受气包的话说,那就是只要能喝醉人的东西就是好东西。

吃饱喝足,秦时鸥让薇妮付账,他则打着饱嗝说道:“太棒了。这是我离开告别岛后吃的最棒的一顿饭,伙计,我要给你点赞。”

船主笑道:“我很荣幸。不过这种白酒还喝的惯吧?”

秦时鸥夸张的说道:“我爱死它们了,酵母菌太厉害了了。在北极都能活下来,我还以为你们喝的酒都是从加拿大买的呢。”

醉醺醺的。一行人上了雪地摩托,秦时鸥拉开毛毯将熊二抱了出来。

熊二怯生生的看着他,毯子拉开后想跑,结果小甜瓜一直在等着它,见它露面,提着抱枕跟提着榔头一样杀气腾腾的逼近。

这下子熊二可不敢跑了,秦时鸥抱起它后,它就将脑袋塞进大衣里想往里钻。不过它显然受不了酒味,钻了一下打着喷嚏又退了出来。

给虎豹熊狼套上雪橇车,秦时鸥上车甩缰绳示意它们走人。

船主担心的问道:“伙计,你们可喝了不少酒,要不要休息一下?”

秦时鸥不在意的摆手道:“没问题,我们酒量好的很,哈哈,这里不会有人查酒驾吧?”

“当然没有,先生。”船主的妻子说道,“但你们还是需要小心点。”

秦时鸥道谢,示意熊大赶紧往前跑,熊大不听他的话,回头一直盯着薇妮怀里看——熊二正躲在那里呢。

好在虎子和豹子一如既往的听话,看到秦时鸥的手势就小步跑了起来,带动熊大不得不跟着跑,终于拉起了雪橇。

在前面,黑刀等人驾驶着雪地摩托怪叫着横冲直撞,他们喝的酒比秦时鸥更多,主要是他们小看了这种白酒,觉得味道不烈,开始喝的有点多。

看到飞驰的雪地摩托,秦时鸥来了兴致,挥舞拳头吼道:“熊大,跑啊!给我追这些小婊砸!快快快!”

熊大的斗志也起来了,四条肥爪子在冰天雪地里快速迈动,拖着雪橇车紧随雪地摩托后面奔驰。

结果跑的快了出事了,这些居住地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住房不集中,指不定在哪里会出现一栋房子、哪里又冒出一架雪橇之类。

BB霜的雪地摩托开的太急,这样当侧方出现一架雪橇的时候,他把控不住,就一下子撞了上去!

“雪特!”

“法克!”

“狗娘养的!没长眼睛吗?”。

“疼死我了天哪!”

天色漆黑,秦时鸥没有看清前面发生了什么,只听到一声闷响后就是乱七八糟的吼叫声,等驾驶雪橇车靠近后才发现,大兵们正在和一些人推推搡搡。

跳下雪橇车,秦时鸥吼道:“嗨嗨嗨,伙计们,怎么回事?”

一个看不清相貌的男子怒道:“这些蠢货连个雪地摩托都不会开,该死的,竟然撞到了我们的雪橇!法克,你们要受到惩罚!”

“都冷静,oK?先看看有没有人受伤?黑刀,你们怎么样?”薇妮左手孩子右手熊崽子急匆匆赶过来,开始主持大局。

遗憾的是,今天她空不出手来主持这件事,熊二和小甜瓜一靠近,双方再度开始互相攻击,四个小爪子在薇妮胸前乱舞,倒是打到薇妮更多。

秦时鸥过去问了一下情况,感谢这寒冷的天气,每个人穿的都跟企鹅一样,没人受伤,只是雪橇车和雪地摩托都有不同程度的损毁。

没人伤亡就好,秦时鸥说道:“伙计们,这件事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赔偿oK?”

一个大汉吼道:“当然是你们的责任!该死的,我们那么慢的滑着雪橇车,你们却跟够酿养的飞机一样,难道这要怪我们?”

“就是,不会开雪地摩托,就他么别玩这玩意儿!我他么开了二十年没出过事故,你们得蠢到什么程度?”

一听这话,秦时鸥酒气上头也怒了,他问道:“抱歉,我没听清,伙计你说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