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54 又开打了9/10

1454.又开打了(9/10)

晚上八点半,薇妮松了口气,她将凌乱的黑发整理了一下,叹道:“天哪,我从没有感觉过,照顾孩子这么累。”

大床的床头上,一个小人和一头熊崽子搂在一起沉睡正酣,两个小家伙终于闹累了,刚才不约而同的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

秦时鸥坐过去看,这样看的话两个小家伙在一起还挺和谐的,甜瓜的小脸蛋红扑扑的,这是刚才一直闹腾的原因……

熊崽子蜷缩着身体,将脑袋塞在甜瓜的脖子位置,甜瓜小短手环绕着它的脑瓜,小腿耷拉在它的小肚子上,呼呼睡的很香。

偶尔,熊崽子会张开嘴用嫩嫩的舌头舔舔鼻子保持湿润,这时候会碰到甜瓜的下颔,甜瓜便会缩缩脖子挪开脑袋,然后慢慢的再挪回来。

“真是可爱的小家伙。”秦时鸥宠溺的给她们拍了几张照片。

薇妮失笑道:“可爱?天哪,亲爱的,你来看看我脸上的抓痕,你能说她们可爱?我也是醉了!”

秦时鸥放下相机凑到薇妮跟前,嘿嘿笑道:“媳妇辛苦了,老公来给你按摩一下,你哪里不舒服?腰还是肩膀?哪里累?”

薇妮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真的是给我按摩,不会让我更累吧?”

看着[?薇妮凌乱的头发和散开的领口,秦大官人的兽性觉醒了,他嘿嘿笑道:“你趴下、趴下,我马上就让你舒舒服服。”

薇妮躺下,秦时鸥示意她翻过身,说道:“这样我怎么给你按摩腰和背?”

薇妮撇撇嘴道:“我才不要从后面呢。看不到你做的时候不舒服。”

秦大官人愕然道:“什么意思?我做按摩你干嘛还要看着我?”

薇妮用手归拢了一下秀发,双眸轻轻眨动好像含着两汪清泉。嫣然笑道:“真的只是按摩吗?”

秦时鸥的兽性终于爆发:“嘿嘿,当然不是。来吧,亲爱的的,快给我趴下……”

“你小点动作,孩子还在睡觉!还有,我想早点睡,因为明天肯定得早起,所以我给你两分钟的时间,解决问题!”

“两分钟?”秦大官人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薇妮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媚笑道:“我就喜欢你生气时候可爱的样子。看在你现在这小样的份上,时间延长到十分钟。”

“十分钟也不够。”秦大官人还是觉得自己被侮辱。

“那就看你的表现咯,可以延时的。”

这二货媳妇,难怪人家说生完孩子傻三年,秦时鸥觉得薇妮今年真的傻了很多。

事实证明,薇妮没傻,傻的是他。

秦时鸥各种小心各种谨慎爽完之后,薇妮翻身睡下,他还不困。就继续去引领鱼群前往大秦渔场。

照常是十一点钟入睡,然后秦时鸥只觉得自己刚闭上眼睛就被吵醒了——甜瓜的吼声、熊二的叫声,还有薇妮安慰两个小家伙的声音,总之很吵!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了下时间。不过才夜里一点半,可两个小家伙醒过来了,又抱在一起撕扯开来。

“亲爱的。让她们睡觉行吗?”秦时鸥闭着眼睛痛苦的说道。

薇妮更痛苦:“你来让她们睡觉呀,你来呀。天哪,我就知道她们醒来是不会安稳的。为什么她们不能友好的待在一起呢,就像虎子和豹子那样?”

“上帝才知道!”秦时鸥终于明白养孩子是多苦的事情了。

薇妮将甜瓜塞给他,自己搂着熊崽子。

秦时鸥抱着女儿一个劲的哼小夜曲,但是没用,甜瓜嗷嗷的叫着,小眼睛瞪的滴流圆,捏着小拳头一个劲的喊:“粑粑,打它!粑粑,打它!”

熊崽子也不甘心,努力扯着脖子叫:“嗷嗷,嗷嗷!”

秦时鸥没辙了,将孩子塞给薇妮,道:“ok,我睡上半夜,你睡下半夜,怎么样?”

薇妮坚决的说道:“不行,我睡上半夜,你睡下半夜!”

秦时鸥翻白眼,忍不住又想感叹,这二货媳妇。都是睡半夜,上半夜下半夜有区别?

事实上,区别很大!现实再度给了他一巴掌,薇妮不是二货,他才是!

两个小家伙折腾到半夜之后终于又累了,抱在一起继续睡觉,秦时鸥呆滞的看着安静睡觉的薇妮和两个小家伙,感觉自己被忽悠了……

好在这里夜长,秦时鸥有足够的时间去睡觉,到了接近中午的时候天色才亮起来,秦时鸥听到有人敲门,打开后一个服务生微笑着问道:“秦先生,请问您昨天约了人是吗?有人在大厅等您。”

秦时鸥顿时想起那些被bb霜撞翻雪橇车而倒霉的家伙,今天还有一场赌赛呢,他赶紧换上衣服,将大兵们都叫了下去。

酒店大厅里,有十来个男人凑在一起嗑瓜子,秦时鸥出现后他们便站起身,阴沉着脸说道:“算你胆子大,兄弟,我还以为你昨晚上会偷偷跑掉呢。”

“他能跑哪里去?去北极喂熊吗?”一个人嘲讽道,其他人笑了起来。

秦时鸥吹了声口哨,熊大从房间里窜了出来,张开大嘴打了个哈欠,然后十来人迅速后退,惊慌的对服务员喊道:“雪特,你们怎么允许棕熊进店里?”

服务员耸耸肩道:“只要给钱,房间就是你们的,你们想让谁住就让谁住。”

熊大是萌宠杀手,它的乖巧娇憨很快赢得了酒店经理和服务员的喜爱,别说住房间了,它都能免费获得一份早餐沙拉,秦时鸥和薇妮可没有这样的优待。

熊大出现后,这些人收敛了一些,带头的科尔金说道:“我说,你能不能让这头熊离开这里?法克,我们要比的是雪地摩托赛,应该不是斗宠物吧?”

一个二货估计没听清科尔金的话,他惊讶道:“上帝,你疯了,竟然要斗宠物?谁他么能斗得过这头熊?!反正我家的小保罗和黑雪人不会出战,谁要是想失去亲人,那就这么玩吧!”

科尔金叫道:“梭罗,你闭嘴行吗?没人说要斗宠物……”

“反正我不能让小保罗和黑雪人和这头熊打架!”那人嘟囔道。

“法克,我就说别带梭罗来,谁坚持要带他来的?”

“不是我啊,我也这么说过……”

秦时鸥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道:“伙计们,或许我得给你们点时间处理内部关系,要不你们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