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57 极光再见2/5

黄金渔场 1457.极光,再见(2/5)

习惯了海神意识探路之后,秦时鸥感觉在这样的环境下骑摩托艇比在渔场更爽。

在渔场开摩托艇,面前一片广阔,只要加速就行了。摩托艇有很好的平衡性,不会像陆地摩托那样容易摔倒,而在大海里只要别失去平衡,那就不会出车祸。

所以,他可以随意加速,肆意的体会速度的野性之美。

可那样的海面太过平坦,失去了挑战的味道,只要加速就行,和玩游戏一样,摁住加速键其他的交给机器解决。

这里不一样,海面上时不时会出现浮冰,秦时鸥必须要小心的避开浮冰,否则撞上去这不是开玩笑的,尽管他速度也不快顶多一百公里每小时,可撞上浮冰导致摩托艇倾倒,那还是一桩惨案。

在这样的速度下,海面会变得坚若铁木,身体与海面撞击的瞬间,造成骨折骨裂之类的伤势是最轻的。

有了忌惮和应急变化,才更有乐趣。

秦时鸥避开了一块又一块的浮冰,摩托艇的速度保持不变,从冰冷的海面杀过,带起一道水花在后面,后面速度提升,水花拉长,跟火箭喷射的尾焰一样!

除了刚开始一公里,后面科尔金被甩的很远,且越来越远,他的时速只有四五十公里,再快那就是找死了,浮冰不是冰山,不到跟前甚至都看不到!

科尔金想赢想出口气,可更想保留下这条小命。

看着秦时鸥一骑绝尘而去,他认输了,往后两人的距离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喂,你他么回来吧,我认输了!”科尔金忍不住吼道,秦时鸥的摩托艇速度,实在是让他恐惧啊。

不光他恐惧,码头上的人更是呆若木鸡。黑刀一行还好,他们对秦时鸥充满信心,这位b是他们见过的最好的海洋人,似乎只要接触到海。他就能变得无所不能。

黑刀五人里,有两名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精锐,他们私底下聊天的时候,都说秦大官人要是参军海军陆战队,那十年之后。一个将军的军衔是妥妥的。

他们对秦时鸥充满信心,其他人就不行了,一群家伙惴惴不安,梭罗直接问道:“你们有没有懂法律的?要是这家伙撞死,咱们有没有连带责任?”

“我们怎么会有连带责任呢?”一个人郁闷的说道。

梭罗小心的解释道:“你看,是我们和他打赌的,如果对赌的人死亡,我们打赌的人,没有责任?”

一边说着,他一边害怕起来。然后骑上雪地摩托说道:“啊,突然想起来,我家里没有盐了,我得去买盐,先走一步哈。”

他一走,仿佛是拉开了撤退的序幕,又有人骑上雪地摩托道:“雪特,我肚子突然很疼,我得回去拉屎,再见!”

劳伦道:“伙计。我这里有厕所啊。”

那人瞪了他一眼道:“我他么拉屎认马桶,别人家的马桶拉不出来!”“等等我阿莱,我也要去拉屎,我也认马桶。我也认你家的马桶。”

“你们走不走?我有点困,最近睡的不太好,我先回去补个觉。”

就这样,一群人说走就走,走之前他们不约而同的看了远处驾驭着摩托艇狂奔的秦时鸥一眼,好像是看死人。

于是。当秦时鸥返程后,发现码头上就黑刀五人,科尔金那边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回事,人呢?”秦时鸥奇怪的问道。

黑刀干笑道:“都走了。”

“科尔金也走了?”秦时鸥不敢置信,这些家伙还真是输不起啊,竟然不敢等到他回来,真是没意思,他还想解释一下自己中国人的血统呢。

黑刀说道:“是啊,他也是被你吓走的。”

比赛过后,一个传闻在伊卢利萨特流传起来,说是某年一月,一个真正的因纽特硬汉从北极点来到小城,在那么冷的气温下,他骑着摩托艇在海面上驰骋了一圈,摩托艇时速两百公里!

起初当然有人不信,但科尔金赌咒发誓,说他当时还和这个牛逼的因纽特硬汉较量,亲眼见证了这一神迹。

梭罗等人自然配合了科尔金的说法,后来劳伦也加入进去,三人成虎,这个说法被小城居民所接受,成了本地的一段传说……

秦时鸥自然听不到这段胡扯出来的传说,他们在小城待了十天,然后坐上了返回阿图岛的飞机。

其实他们在这里待了一个周之后,就想要离开了,是的,伊卢利萨特的极光之夜非常美,可是再美连着看七天,也有点没劲。

偏偏现在这季节,小城的天亮时间只有两三个小时,即使时间长了也没用,小城太小,十分钟就能转一圈,秦时鸥觉得这聚居地和自家村子区别不大。

格陵兰岛其实就没有城市,这里只有聚居区……

一座小城,除了极光之外再没有别的可看可玩的了,秦时鸥收到定制的玻璃人、玻璃宠物后就想离开了,可惜一个周后天气不好,连天大雪,飞机无法离开,他们被困住了。

这些日子,秦大官人能干的事情就是寻找北极鳕鱼往渔场引,他可是找了不少,这都是不小的收获。

终于天气转好,看天气预报说此后几天再没有风雪后,他们就租赁了一架飞机,拖着行李带着小家伙们赶紧走人了。

飞机在空中飞翔,天色漆黑,幽绿色的极光再度出现。

秦时鸥趴在窗户上往外看,感觉这一刻隔着极光那么近,仿佛他往外一伸手就能碰到这些绿色绸缎。

这是一架小飞机,飞行高度不够,没有穿过云层,否则可以一直看到极光。如果不穿过云层,那飞翔两个小时后,极光就随着夜空而消失了。

身后是夜空,面前是阳光,飞机好像飞进了一个奇怪的空间,在这一刹那,时光是暂停的。

秦时鸥回头看着渐行渐远的极光,拿出手机做了一个定格照,说道:“再见,极光;再见,伊卢利萨特;再见,我的极夜青春……”

听着他在那里忧郁的嘟囔,薇妮气的柳眉倒竖:“能不能过来帮忙?你在干什么?你是徐志摩吗?赶紧过来,你女儿和熊二又打起来了——哎呀,丫头松手,你抓的是麻麻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