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58 熊大护萝莉3/5

黄金渔场 1458.熊大护萝莉(3/5)

飞机在阿图岛飞机场降落,穿的好像笨企鹅一样的一行人大包小包从飞机上下来,前来接机的沙克张开手臂上来拥抱:“BOSS,欢迎你回来!”

“哦,沙克,你抱错人了,我不是BOSS,我是扳机呀!”笨企鹅闷闷的说道。

沙克:“雪特,你们干嘛穿的这么厚实还戴着棉帽子?我真认不出来你们来啊!”

秦时鸥摘掉棉帽子,阿图岛的气温比伊卢利萨特可要高多了,他感慨道:“天啊,这里好暖和,是春天到了吗?”

薇妮摘掉帽子露出一头秀发,沙克眉开眼笑的迎上去:“老板娘,极光好看吗?好久不见,我们太想念你了。当然还有亲爱的小公主,甜瓜,你好——我了个雪特!”

沙克拉开薇妮怀里的毯子,凑上去想亲亲小甜瓜,结果毯子打开,一个毛茸茸的白脑袋伸了出来,将他吓了一跳。

熊崽子比他还跳的厉害,这睁开眼就是一张络腮胡子大饼脸,把它的小心肝吓得一蹦跶,挥爪子就给了沙克一巴掌!

十来天的时间,熊崽子天天喝奶吃肉羹,之前在浮冰上损失的精力全部恢复了,变得龙精虎猛,而且吃好喝好睡得好,它这些天还胖了一圈。

这样北极熊的一巴掌可不是说着玩的,沙克挨了一巴掌嘴巴差点被拍歪!

包裹成胖粽子的小甜瓜迈着小步子摇摇晃晃的走出来,身上穿着薇妮特意买来的企鹅面包服,真成了一只企鹅。

阿图岛的气温相比伊卢利萨特温暖很多,秦时鸥去给女儿脱衣服,摘掉企鹅头帽子后,甜瓜看向薇妮,看到了趴在薇妮肩膀上的熊崽子。

小丫头很不满熊崽子掠夺自己父母感情这点,怒气冲冲走过去,伸手指着熊崽子喊道:“打你!打你!麻麻,打你!”

薇妮放下熊二去安慰甜瓜。可小丫头挣扎开,摇摇晃晃的快步走到熊崽子跟前,挥舞小拳头打了上去。

这样的攻击力对熊二来说跟挠痒痒一样,不过估计是以前被打的有心理阴影了。小甜瓜一挥拳,它还是赶紧撒爪子就跑。

熊崽子出生一周就会奔跑,小甜瓜跟不上它的速度,在机场这样的开阔地带,熊二可以撒欢躲避了。

一边跑。熊崽子一边回头看甜瓜,打不过本熊娃还躲不过你吗?怎么样,这下子小丫的无计可施了吧,你来追呀,你能追上嘛你!

小甜瓜追不上,但她不是无计可施,她扭头找到小伙伴们,指着熊崽子叫道:“打它!”

虎子和豹子对熊崽子各种看不惯,原因和甜瓜一样,它们认为熊崽子的出现。分走了秦时鸥和薇妮对它们的感情。

于是,小主人一声令下,两条拉拉汪跟看到了兔子一样,甩开四条腿就狂奔了过去。

熊大先愣了愣,然后也奔跑过去。

秦时鸥怕它们没轻没重弄伤熊崽子,只好跟在后面追,熊崽子看到这么多要抓自己,吓得一边惨叫一边跑。

这样,机场出现了北极熊幼崽在前面跑,身后跟着两条拉布拉多犬追。而再往后还有一头科罗拉多棕熊和一个人的奇怪队列。辛巴大王和萝卜头歪着头看了一会,感觉有意思,以为秦时鸥逗它们玩,便也追了上去。

熊崽子吓尿了!

它迈动小短腿努力奔跑。可惜跑的太慢,虎子和豹子很快追上,一巴掌拍上去将它掀翻在地。

熊大气喘吁吁追上来,虎子和豹子让开,等着熊大来教训熊崽子,它们从两边堵住熊崽子的逃生之路。给熊大留下了巨大的发作空间。

秦时鸥急眼了,吼道:“乖孩子,都回来,都回来……”

在熊崽子惊恐的目光中,熊大左右开弓,左爪子抽虎子右爪子抽豹子,将两条正等着看戏的拉拉汪给抽翻在地……

“……回来!”秦时鸥的余音还在喉咙里酝酿,但眼前的一幕让他反应不过来。

熊大怎么打虎子和豹子?

拉拉汪也难以置信,它们爬起来对视一眼,使劲甩甩脑袋好像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但熊大是好兄弟,随后帮它们搞清楚,这不是做梦,这是真的——它冲到虎子跟前将它掀翻,再去追到豹子,张开血盆大口咬住它脑袋,一甩脖子将豹子扔了出去……

熊崽子愣愣的看着这一幕,发现熊大赶跑虎子和豹子后,赶紧屁滚尿流的钻到熊大身后,用爪子抱着熊大的后腿。

秦时鸥这下子知道什么叫抱大腿了,想必当初小皇帝詹姆斯转会热火队到了迈阿密之后,就是这样抱着闪电侠韦德的大腿。

熊大哼哧哼哧的坐下,将熊崽子护在怀里,扯着脖子对虎子和豹子吼叫了起来:“嗷嗷!嗷嗷!”

山林之王的霸气,这一刻尽情显露!

虎子和豹子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它们不明白好兄弟熊大怎么突然对自己动手了,作为讲义气的好兄弟,它们虽然挨了一顿胖揍,但没有对熊大进行复仇,而是委屈的跑到身后跟前叫了起来。

秦时鸥这会反应过来了,看熊大护着熊崽子的样子,这可不是主持公道那回事,前面他已经看过了,熊二是母熊……

也就是说,刚才熊大在英雄救美,而现在他是在护萝莉!

虎子和豹子还在呜呜的叫,做出一副很受伤的腔调,秦时鸥笑着将两条大拉拉汪抱在怀里,一个手臂圈一只,说道:“以后你们可不能欺负熊二了,熊大不是讲义气的好伙计,它是见色忘义的坏蛋!”

沙克和海怪惊叹:“BOSS,你不愧是动物之友啊,上山捡到熊大、下山捡到辛巴,来一趟北极你又捡到一只北极熊,那去一趟非洲呢?是不是要带回一个狮子群回来?”

秦时鸥无奈的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了,走吧,先回旅馆,回头我慢慢给你们解释,反正这头小熊我们当时要是不出手,它可就得死掉了。”

安顿后,秦时鸥拉着椅子到了屋外,旅馆老板问他干嘛,他说他要晒太阳。

老板哈哈笑道:“伊卢利萨特是不是超级冷?我去过那里,年轻时候去过一次,后来我再也不肯离开阿图岛了。虽然我们这里也不暖和,但相比北极圈,我们这里是赤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