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59 一艘大船4/5

1459.一艘大船(4/5)

熊崽子的到来,让喜欢熊的旅馆老板娘开心坏了,她得知熊二还在喝奶后,特意去买了驯鹿奶,相比奶粉,熊二更喜欢这种奶。

小甜瓜对于未能在机场收拾这个小对头一事,一直耿耿于怀,看到熊二喝驯鹿奶后,她便上去抢夺,熊崽子别的时候都害怕甜瓜,就喝奶的时候不怕。

甜瓜一靠近,熊二扔下奶壶,冲上去就跟小丫头扭打在了一起。

看到这一幕,沙克惊叹道:“哦,boss,这孩子可真是护食!”

熊大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娇憨可爱的熊崽子,它那张肥脸上满是温柔,让秦时鸥看了忍不住打摆子。

甜瓜可以和熊二随意开打,但虎子豹子辛巴洛波它们不能靠近,否则熊大会立马生气,然后用它的山林之王大巴掌请小伙伴们乘坐土飞机。

虎子和豹子飞了几次后,便生熊大的气了,它们吃晚饭的时候汇聚成一个小圈子,隔着熊大远远的。

熊大才不在乎,它凑在熊崽子身边,时不时的伸出舌头舔舔熊崽子的白毛,很安心的样子。

“看来熊大把熊二当媳妇养了。”秦时鸥说道,可他很疑惑,“棕熊和白熊之间,没有生殖隔离吗?我靠,它们之间要是生出一只熊,那是什么熊?”

沙克笑道:“熊大其实属于黑熊,当然,棕熊和黑熊没有什么区别。如果是黑熊,那和白熊**生出来的自然是棕熊啦。哈哈!”

一群人大笑,海怪问黑刀道:“是这样吗,伙计?”

黑刀没好气的说道:“我建议你去纽约布鲁克林问那些黑崽子。看看他们用机枪怎么回答你!”

“其实也有可能生出那种熊,嗯,就是身上有白毛也有黑毛的那种熊。”受气包说道。

秦时鸥看着他道:“你是说,熊猫?我们国家那种?”

受气包伸出手要和他击掌:“说的对,boss,就是你说的那个,猫熊!”

秦时鸥气的翻白眼。这会鄙视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和他击掌?他鄙夷的说道:“常识呢兄弟,常识呢?猫熊和熊就不是一个种族的。白山羊和黑山羊能生出绵羊吗?!”

薇妮挥手道:“都停下,别废话,熊二是一位淑女,你们守着它谈论这种话题不太合适吧?”

秦时鸥耸耸肩。薇妮又说道:“还有。亲爱的,你有没有觉得,一位淑女熊被起名为熊二也不合适?”

秦时鸥摸了摸鼻子,低下头道:“熊二!”

正在抱着奶壶大快朵颐的熊崽子茫然的抬起头看着他,看了一会发现没事,又低下头继续津津有味的喝了起来。

“瞧,她自己都喜欢这个名字。”秦时鸥得意洋洋的说道。

大兵和渔夫们这会开始声援秦大官人:“我觉得熊二这名字现在来看也不错,熊大熊二。这名字多有夫妻相。”

薇妮叹了口气,看来她是没法给熊崽子改名了。

回到阿图岛第二天。秦时鸥去船上看了看收获,这些天沙克一行专心致志的捕捞帝王蟹,暗礁海域周围的帝王蟹被清扫的七七、八八差不多了。

秦时鸥吃惊,问道:“你们这些天没有去捕捞别的,全是帝王蟹?”

海怪得意洋洋的说道:“当然,这里还有什么比帝王蟹更值钱的呢?北极比目鱼?北极鳕鱼?哦,对了boss,你的家传绝技可以大发神威了。”

“什么意思?”

“五行寻龙诀呀,有人说他们出海的时候探查到了北极鳕鱼群,而且还是大鱼群!雪特,你知道的,北极鳕鱼也是很有价值的,我们要是捕捞到几十吨,那可赚翻了!”海怪期盼的说道。

秦时鸥撇嘴,想都别想,他们发现的那些鱼群,就是他指挥前往大秦渔场的几个批次。再往南鱼群将变得更容易被察觉,所以他得紧盯着这次鱼群迁徙,别不小心给被人做了嫁衣裳。

甜瓜公主号是数千吨的巨轮,可以容纳大量渔获,秦时鸥用海神意识在阿图岛周围搜索了一下,没什么好货,这样他们出来都二十多天了,是时候回渔场了。

用一天时间对甜瓜公主号进行物资补充,趁着接下来几天北大西洋将迎来一月难见的好天气,秦时鸥号令渔夫们拔起船锚回家。

赚钱虽然很爽,可能够回家也是好事,对漂泊在海上的人来说,没什么别回家更重要的了。

回去的航线进行了改变,离开阿图岛后,他们先趁着一场东风往正西行驶到达坎伯兰半岛,这样就进入了加拿大领土范围,再往南行驶可以直奔圣约翰斯。

采用这条航线有两个好处,一是充分利用了起初两天的风向,顺风行船不光安全还省油;二是后期路线上都有陆地,行驶起来比在北大西洋中漂流要安全的多。

离开戴维斯海峡,进入拉布拉多海域。正常情况下,这个季节、这个海域,还属于严冬,海风吹面跟刀子一样。

但秦时鸥觉得这不算什么,对于在伊卢利萨特生活了十天的人来说,这种一天可以有十多个小时看太阳的天气,已经算享受了。

在伯韦尔港进行了二次补给后,甜瓜公主号继续南下,期间他们遇上了一个马鲛鱼群,渔夫们下网将它们打捞了上来,算是搂草打兔子,收获不错。

一月份的北大西洋没多少船,这是旅游淡季,故而客轮少的可怜,而北大西洋的渔获资源不如北太平洋丰富,故而捕鱼船也不多,至于油轮、货轮,那就更少了。

在海上漂流了五天时间,第六天的时候天气变差,根据卫星气象台预报,一场暴风雪在酝酿。

秦时鸥问到哪里了,沙克说道:“再往前就进入内恩角的地盘了,可以进里面去避避风。”

“那好,就去内恩角吧。”秦时鸥说道。

暴风雪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到达战场,所以他们并不急,结果行驶中他们碰到了一艘块头比甜瓜公主号还要大一圈的巨轮,沙克往外看了看,回来说道:“boss,船上有人在求救,是旗语,说他们需要帮助。”

秦时鸥挠了挠下巴,不会运气这么好吧?每次碰到风暴灾难,他都会遇到需要帮助的船?

不过他还是让沙克将船靠了上去,问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