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63 奖给你了3/5

1463.奖给你了(3/5)

巨大的船舱里放置着一个又一个的铁笼子,这些笼子摞在一起,空间狭小、环境肮脏,搞的船舱好像奥斯维辛集中营一样。

奥斯维辛集中营里,犹太人居住的卧室就像箱子一样狭窄,而这些铁笼子和箱子差别不大,不过里面塞的不是人,而是一头头圆滚滚傻乎乎的海豹。

灯光亮起,这些海豹的身影清晰展露了出来:它们当中大的有两米长,小的则只有一米长,大海豹的体表是亮浅灰或浅黄色,头部是褐色或黑色,背部和两侧有U形的斑纹。

这些大海豹看起来很憨厚老实的样子,已经很萌了,可是相比小海豹那差远了。

小海豹们不像大多数海豹那样生有光滑肌肤,而是长着小绒毛,白色或者棕黄色,部分生有黑点,任何一只看起来都毛茸茸、蓬松松、软绵绵,跟长形抱枕一样。

“竖琴海豹!”秦时鸥一眼认出了这些海豹的身份。

他为了去格陵兰可是做足了功课,竖琴海豹曾是他和薇妮最想看的海豹种类,不过运气不佳,并没有碰上,他和薇妮还感慨遗憾来着,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

竖琴海豹另一个称呼是格陵兰海豹,它们广泛分布于整个北大西洋和北冰洋,美国、加拿大、俄罗斯、冰岛、挪威、格陵兰等国家和地区都有它们的身影,是一种分布很广、数量也很多的可爱海豹。

海豹是一种很萌的生物,而竖琴海豹则是萌宠中的战斗机、战斗机中的VIP,号称北半球第一萌,虽然有点言过其实,但以此爷知道它们多受欢迎。

这种海豹的听觉和视觉非常敏感,虎子豹子一下来,它们就纷纷从笼子里爬了起来,发出‘噶呜、噶呜’的叫声,眼巴巴的看着秦时鸥一行。

秦时鸥傻眼了,他问道:“这、这、这里怎么这么多竖琴海豹?”

带队的少校说道:“大概有一百六十只到一百八十只。刚才我们的人搜索的时候就发现了,原因不明。现在,秦先生,请问你的狗有什么发现?”

虎子和豹子有什么发现?很简单啊。它们的发现就是这些竖琴海豹,没看到它们正兴致勃勃的趴在笼子和海豹们对视吗?

“噶呜、噶呜……”

“汪汪、汪汪汪……”

双方好像打招呼,争先恐后的叫了起来,一头小海豹笨拙的蹭到笼子边缘,努力伸出小脑袋张开嘴。虎子立马伸出舌头舔它的嘴巴。

“雪特,这怎么回事?”少校问道。

秦时鸥凑上去看了看,说道:“嗨,伙计,这些可怜家伙一定被忽略了很久,它们的肌肤干燥的厉害,快给它们补充水。”

这次轮到少校傻眼了,说道:“我们、我们是来海警,是来找犯罪嫌疑人的,不是来解救这些海豹的。这得交给动物保护协会,OK?”

秦时鸥不满道:“我当然知道,可你们让我的狗怎么找?总得先找一个那罪犯的衣服之类让它们熟悉味道吧?”

“是犯罪嫌疑人,不是罪犯。”那少校纠正了一句,然后跑出去找到了船上仅存的一个中年墨西哥人,问他要剩下那人的衣服用具。

墨西哥男子操着绕口的英语说道:“他一定死了,我们听到直升机的声音,他就哭了,他说他只有死路一条。可怜的威尔逊,我知道他是个好人。他是被逼的!”

虎子和豹子在里面转了一圈跑出去,带着秦时鸥找到冰舱,用爪子使劲扒拉着里面的冰块。

秦时鸥明白它们的意思,便对海警说道:“伙计们。帮忙将这些冰块运送到海豹笼子里去好吗?它们缺水,里面温度也太高……”

海警们每一个理睬他的,气的秦时鸥不行,去找到少校道:“你们不帮我运输冰块,那别希望获得我和我的狗的帮助!”

少校无奈,挥手示意两名海警去帮忙。

每个铁笼子都有开口。秦时鸥将碎冰块挨个放入,这些海豹看到冰块激动坏了,张开嘴就嘎巴嘎巴咬着吃了起来。

转了一圈后,秦时鸥发现已经有十几头海豹死掉了,而且多是可爱的小海豹,很遗憾。

他站在铁笼子旁边看,一只海豹咀嚼着冰块抬头看他,秦时鸥发现这海豹漆黑的大眼睛里满是泪水,看着他吧嗒吧嗒的掉起了眼泪。

“卧槽,这是感动的还是生理反应?”秦时鸥有点被镇住了。

少校终于找来一件衣服,说这是穿过那人衣柜里发现的。

秦时鸥漫不经心的接过衣服,说道:“你有没有问问,他们怎么捕捉了这么多的竖琴海豹?”

少校不满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伙计,拜托你行行好认真点行吗?他妈的我们不是来解救海豹的,这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这艘船上死了三十一个人了,可能马上就是三十二个!你能认真点吗?既然来了,那就帮帮忙行吗?”

秦时鸥瞪着他道:“既然你知道我是来帮忙的,那你行行好,态度好点……”

“法克!你让我态度好点?告诉我,死掉的那些人的亲属得到我们的消息后,他们态度会不会好点?”少校怒吼道。

秦时鸥摸了摸鼻子,不再反驳,将衣服塞给虎子豹子,让它们去找。

两个小家伙分开,很快搜集了一堆衣服鞋子脸盆缸子之类,但找遍了这艘船,也没有找到人。

秦时鸥说道:“或许他真的跳海自杀了,我刚才看了看,海里有鲨鱼,或许他被吃掉了。”

那墨西哥人听了这话悲哀的说道:“噢,可怜的威尔逊,他被鲨鱼吃了,上不了天堂了!但这不能怪谁,鲨鱼就是他们引来的,他们一具具的扔下尸体,怎么会引不来鲨鱼呢?”

海警们在船上立案进行审讯,那五个人被黑刀等人打的半死,看到警察们便崩溃了,审讯起来很简单,很快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

用不着秦时鸥了,他便带上虎子豹子准备离开,临走之前他小心的问那少校,道:“我能不能带走一只海豹?我的妻女都在那里,她们喜欢海豹,我让她们……”

“你喜欢可以都带走,这和案子无关,就当是奖给你了。”少校不耐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