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64 带回渔场4/5

1464.带回渔场(4/5)

暴风雪要来了,海上的风浪变得越来越大,四五米的大浪接连涌来,即使吨位如甜瓜公主号,也被拍打的不断摇晃。

两艘巨轮准备离开,甜瓜公主号在前,缅因斗牛犬号在后,迎风破浪,轰然而前。

甜瓜公主号上一大群人拥挤在餐厅里,两只毛茸茸的格陵兰小海豹被摆在地板中央,正眨着萌萌的黑眼睛看众人,满脸茫然的样子。

这是秦时鸥带回来的,薇妮一看到就乐坏了,他带回了两个,于是薇妮抱抱这个、抱抱那个,一幅乐不思熊崽子的样子。

耿俊杰等人第一次见到海豹,他们讨论纷纷:“这就是海豹幼崽呀?还真是可爱,纯白色的毛皮,跟玩偶一样啊。”

“真想带一只给女儿,我闺女在电视上看过海豹后就吵吵着想去动物园看,可惜那会没钱,没带她去看。”

“那船上怎么有海豹呢?boss说一百多只呢,怎么回事?”

沙克捏着一块鳕鱼上去逗两个小家伙,小家伙们嗅觉很差,海豹都是这样,它们只能通过嗅觉分辨父母家属,此外鼻子就是摆设了。

它们没见过鳕鱼块,鼻子又不好使,所以愣愣的看着沙克捏着鳕鱼块在那里晃来晃去,也不知道爬起来吃。

秦时鸥让小甜瓜提上了一条鲱鱼,然后帮她喂给小海豹。

鲱鱼是小海豹们最喜欢的食物之一,它们对这个就熟悉了,两个小家伙争抢着吃了这一条鲱鱼,凑到小甜瓜跟前用圆滚滚的脑袋顶她的腿,还要鲱鱼吃。

薇妮被它们萌萌的样子征服了,宠溺的上去抚摸两个小家伙的脑瓜。

熊二亦步亦趋跟着薇妮,因为每次都是薇妮给它喂奶,小家伙似乎把她当娘了,时时刻刻要跟着她,这让小甜瓜、小猞猁、小白狼都很不满。

跟在后面走了几步。熊崽子坐下也摆出萌萌哒样子,张开嘴巴呜呜的叫了两声。

秦时鸥哈哈笑道:“薇妮,你的熊崽子在呼唤你呢。”

薇妮不悦的说道:“什么熊崽子?说的好听点,它可是小淑女呢。”

秦时鸥说道:“好吧。那我重新说,薇妮,你的熊萝莉在呼唤你呢。”

薇妮笑了起来,她回身挠了挠熊崽子的脖子,舒服的熊崽子躺在了地上。然后用示威的眼神看小海豹:滚蛋吧,小丑b,本熊娃天生丽质,你们还想跟我争宠?

结果它刚表达了这个意思,薇妮又去给小海豹挠痒痒去了。

这下子出问题了,熊崽子的妒火熊熊燃烧,爬起来冲到小海豹面前,张开嘴嗷嗷叫着吓唬它们。

北极熊是竖琴海豹的天敌,虽然海豹宝宝块头并不比熊崽子小多少,可它们天生就害怕。熊崽子一靠近,它们赶紧怯生生的后退。

看到这一幕,甜瓜的眼睛瞪得滴流圆,她转头找了找,看到有一个地板刷在角落里,小跑过去拿起地板刷,拖着走过来,抡起来就将熊崽子砸倒在地。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何况刚才甜瓜还给它们喂过鲱鱼,海豹宝宝立马簇拥到小姑娘身边。威风凛凛的瞪着熊崽子。

海上的风势越来越大,雪花跟石头一样砰砰砰的拍打玻璃窗门,好在两艘船的吨位都够大,总算扛住了疯狂的海浪。在天黑之前进入了内恩角的码头。

在码头上,十多辆警车等在这里,船一靠岸,海警、当地骑警还有法院、报社、媒体的人,好像潮水一样往船上涌去。

死亡三十二人,这件事已经在最短时间内传遍了内恩角。事实上估计半个加拿大都知道这个新闻了,这些警车和记者都不是内恩角的,而是从周围城市赶来的。

秦时鸥等人还不能离开,他们是当事人,需要配合调查、配合取证之类,不过也有好的一点,那就是这几天吃喝住宿都不用自己掏钱了,政府负责。

上校通知秦时鸥一起走,说他们乘坐警车离开,否则会被记者堵住的。

秦时鸥问道:“那我们都下船,后面船上的海豹怎么办?”

上校耸耸肩道:“可能会被当地的动物保护协会接收吧?或者随便放入海里,这已经到海岸边了,它们随便找个地方就能活下来,不是吗?”

竖琴海豹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上度过,很擅长游泳,不过时不时也会上岸来休息或者躲避天敌之类,内恩角在拉布拉多北部地区,这里常年低温,确实适合竖琴海豹生存。

秦时鸥觉得只能这样了,但沙克给出不同意见,他说道:“不,上校,不能将这些海豹放在这里,拉布拉多是海豹猎杀场,将它们留在这里,它们活不过今年的狩猎节!”

加拿大人有一个秦时鸥觉得很变态的节日,那就是海豹狩猎节,每年四月九日开始的一个周,国家允许人们猎杀海豹,只要出生时间过一个月,都可以杀戮。

在这一个周,北大西洋和北太平洋沿岸肯定是血流成河,不知道多少海豹要被杀死,而拉布拉多地区因为四月的气候温和且盛产海豹,每年都是这个节日的重灾区。

沙克一说,薇妮反应过来,叫道:“不错,不能将这些可爱的小动物随便扔掉,它们不是垃圾!再说,你不给它们提供保护吗?它们也是本案的参与者,属于证人吧?”

上校哈哈笑道:“女士,你逗我吗?它们和这次的案子没有关系,只是船上那些人当初渔获不佳,捕捉了这些海豹想要运回去宰杀了剥皮卖肉而已。”

“那你们准备怎么处理这些海豹?”秦时鸥问道。

他回头看看,甜瓜正蹲在地上和两只小海豹在一起打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喂了小海豹的缘故,甜瓜少见的没有对萌宠表现出攻击性,而是在一起玩的津津有味。

上校耐心的说道:“秦先生,这些海豹的最终处理权不在我,我是一名军人!事实上我和你们一样,都很关心这些海豹的最终去向,可除了就地释放,我想不到还有别的处理方法。”

秦时鸥想了想,在薇妮和渔夫们期盼的目光中,慢慢说道:“或许,你可以交给我来处理,我有渔场,我将它们带到我的渔场去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