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77 不一样的拜年

1477.不一样的拜年

此时才刚刚天亮,秦时鸥奇怪的出去看,谁这么早会来渔场?

结果一出去,他看到一行人从码头上走来,走在前面的是圣约翰斯头号人物威廉-哈姆雷市长,哈姆雷带了一群穿着西装、衣冠楚楚的男女,簇拥在中间的是个中年白人。

秦时鸥露面后,哈姆雷立马挥手,大声说道:“秦,我的好朋友,过年好!新年快乐!”

听了这话,秦时鸥笑了起来,说道:“过年好,哈姆雷,非常感谢你能在这个时候来为我和我的家人拜年。”

哈姆雷挤挤眼,道:“不光是我,伙计,瞧,这是谁?”

他伸手介绍向北一群人簇拥在中央的人,秦时鸥仔细一看顿时愣了,这位可是大人物,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的省长埃尔文-马布里。

“过年好,省长先生。”秦时鸥礼貌的伸手。

埃尔文热情的和他握手,热情的笑道:“过年好,亲爱的秦,恭喜发柴!”

为了这次拜年,大省长还故意学了几句中文,秦时鸥对此颇感觉受宠若惊,看来他在纽芬兰是有点重量了。

“恭喜发柴。”秦时鸥用差不多的发音回应,将就着听吧,错打错着。

带着一行人进屋,秦父秦母还在捞水饺,秦时鸥给他们介绍了一下,然后埃尔文满面春风的和秦父秦母挨个握手,继续用他的饶舌版汉语说道:“过年好,恭喜发柴,祝两位健康长寿、万事如意!”

秦父秦母乐呵呵的笑了起来,赶紧安排他们坐下,然后一人给舀了一碗水饺。

整个纽芬兰政坛比较重要的角色几乎都来了,埃尔文带着他的省议会成员,哈姆雷也带着他的市议员,一群人做出其乐融融的样子,然后周围有媒体开始啪啪啪拍照。

秦时鸥其实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好好的一个大年初一。就这么被毁了。确实,省长市长都来拜年非常有面子,可他早没了装逼耍酷的心,这种节日能陪好家人才重要。

这些人一来。早饭没法吃了,虽然不能说这是一场秀,但肯定有一定的作秀成分,随着纽芬兰华人增多,本地政府开始示好。

不过埃尔文来不光是拜年的。当他们聊开之后,有人巧妙的将话题转到了经济方面,然后不可避免的就提到了庞巴迪集团。

这样秦时鸥恍然大悟,哦,原来还有这回事,这些人恐怕还带有想让他带头拉动纽芬兰经济的念头。

埃尔文说道:“秦,你现在是庞巴迪的重要股东了,我们得恭喜你,你是咱们纽拉省第一位进入庞巴迪董事会的人。”

秦时鸥自谦道:“我还只是外围成员,入股的是一家分公司。恐怕没有进入董事会的资格。”

埃尔文笑道:“不不不,秦,你有,你已经是庞巴迪重要董事之一了,我想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收到通知参加庞巴迪的股东大会了。”

哈姆雷说道:“其实进步进入董事会没关系,秦最厉害的是他的潜力。哦,上帝,他多么年轻,他是咱们纽芬兰最有潜力的年轻俊杰不是吗?”

“秦还拿过咱们纽芬兰的图拉-里夫斯奖呢,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年轻人。如果我们省里有更多几个这样的年轻人,我们肯定能更好的从经济危机中走出来。”一名市议员笑道。

图拉-里夫斯奖就是经济复苏特殊贡献奖,是秦时鸥在奥凯佛执政时代获取的。

哈姆雷对他眨眨眼,道:“我敢打赌。去年下半年的图拉-里夫斯奖也是属于秦的,不是吗?”

这个奖项一年评两次,秦时鸥后来和奥凯佛关系交恶,直接支持了哈姆雷竞选,从此便与图拉-里夫斯奖无缘了,现在哈姆雷上台。情况自然不一样。

秦时鸥说道:“如果我能获奖,那显然是一件好事,但不管能否获奖,我都得为咱们省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因为我是纽芬兰人,这里是我的家乡了,对于家乡发展,我义不容辞。”

面对政客那就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秦时鸥把纽芬兰当个屁的家乡,他所看重的仅仅是告别岛这一亩三分地,连圣约翰斯他都没有兴趣。

他这些话说的自己都觉得恶心,但政客们却需要这样的承诺,埃尔文鼓励他道:“你可以放开脚步,秦,扩大你的生意、增加你的渔场规模,这是你的老本行,你在这方面也确实很有天赋。”

“如果有需要政府支持,你可以随时提出来,我们会给你必要的支持。”埃尔文还给他许下了空头支票,看来省府的日子不好过啊。

秦时鸥道谢,说他一定努力。

埃尔文道:“关于环纽芬兰渔业联盟,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我想这是一个发展咱们本土渔业的好机会不是吗?”

秦时鸥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地位已经不同往日了,他不再只是一个大渔场的渔场主,还是一家国家级企业的重要股东——当然,只是庞巴迪分公司的重要股东,更是一个拥有政府背景的组织的领导人。

这些身份合并在一起,难怪埃尔文贵为省长都要来给他拜年,他现在各方面综合起来,起码具有和埃尔文对话的权力。

回想当初他还不想做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的理事长,这想法很幼稚的,现在和埃尔文交流中,他才知道这个联盟拥有多大的力量。

渔业是加拿大的重要产业,更是纽芬兰省的支柱产业!

秦时鸥说道:“我已经有了一些想法,其中包括增加渔场主们的交流,淘汰劣质海水产种类,增加更多更好的海水产种类,让渔场慢慢恢复活力。”

埃尔文咳嗽了一声,一名议员问道:“那你有没有想法,通过你的大秦海鲜这个品牌,带动纽芬兰海水产的销售?”

秦时鸥暗道尼玛你想的好,老子辛苦打下的江山你们腆着脸就想来坐?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哈姆雷这时候选择和他站在同一阵营:“我倒是觉得这不是一个好主意,我和秦之前讨论过,我们认为可以开展一条和大秦海鲜并行的销售链,而不是被动的将大秦海鲜和本地海鲜来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