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79 大吃一斤

第1721章 拉人马、拉强者

鲍威尔随后递上他的新年目标,是考出驾照,一年之内开车不出任何事故。

秦时鸥觉得这个很好,他对鲍威尔充满信心,这孩子早熟,最是沉稳,很明白自己当前需要什么:刚考出驾照的少年,往往意气风发想要开车出去撒撒野,这样容易出事故。

根据加拿大交通局的统计,该国发生的交通事故,有38%的肇事者获取驾照时间短于18个月,也就是拿到驾照一年半的时间里,最容易出车祸。

鲍威尔求稳,现在就明白自己今年开车的重点是要沉稳,尽量避免事故。

最后一个戈登,他磨磨蹭蹭的递给秦时鸥,上面也是跟篮球有关,要带领格兰特小学拿七到九年级的冠军。

秦时鸥一票否决:“不,骚年,这个驳回,你重新想一个。”

戈登叫屈:“这不公平,秦,为什么米歇尔就能通过?”

秦时鸥恶趣味的笑了起来:“哈,你小子写个新年目标,还看被人的?怎么,这都要参考?”

戈登讪笑一声,嘟囔道:“我刚学了一句中国话,叫做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不对,应该是以史为鉴,总之就是我要擅长学习别人的经验……”

秦时鸥给了他一个脑崩,怒道:“理由倒是找的不少,快给我写,去给我想一个我能接受的理由!”

戈登哭丧着脸坐下,重新写了一个,秦时鸥看看这次是顺利升入七年级,点点头给他通过,对这小子来说,这个目标很切合实际。

将这些新年目标收藏起来,秦时鸥伸了个懒腰,不错,新的一年开始了。

马修-金说到做到,新年之前他没有再联系过秦时鸥。一过完年,大年初二,他就将电话打了过来,说道:“小伙子。新年过的愉快吧?”

秦时鸥笑道:“是的,确实很愉快,我明白了,BOSS,我该干活了。让我的助理来见我吧,我想我可以处理公务上的事情了。”

马修-金说道:“那就好,她这两天就会去找你,然后你好好研究她带去的资料,大概下个周,你要来渥太华参加一个会议,见见你的手下成员。”

秦时鸥又问他的助理是谁,相熟的女性角色,他数过一遍,实在没有合适的啊。

小老头和他玩起了捉迷藏的把戏。摆出故弄玄虚的架势,就是不告诉他实情。

大年初四,秦时鸥帮助父母准备绑火神,这是他们家乡的习俗,把玉米梗或麦梗绑在棍子上,点燃后从家里送到河里去,代表一年家里不会有火灾。

这天风大,秦时鸥点燃玉米梗之后,一出门没多远就熄灭了,这让他很蛋疼。只好来个狠招,往玉米杆上撒柴油。

这下子火势熊熊而起,他走出门碰到尼尔森,后者看了一眼摇摇头道:“BOSS。你这个火把做的不大好。”

秦时鸥翻了个白眼道:“这不是火把,这是火魔,我要将它扔到海里去!”

尼尔森傻乎乎的眨眨眼问道:“BOSS,你不是睡昏头了吧?”

“这是我们家乡风俗!”秦时鸥用阴翳的眼神盯着他看。

听了这话尼尔森立马闭嘴,上来帮忙举了一根,讪笑道:“原来是风俗啊。我从来没见过,真有意思。”

按照传统是将燃烧的木棍扔到河里去,但秦时鸥觉得扔到海里去更霸道,如果他的家乡有海洋,那村里人肯定也是扔到海洋去的。

好吧说实话,房子隔着海洋要比高山小河近得多,秦时鸥觉得举着火把去小河的话,半路就会熄灭。

结果注定这次驱逐火神的行动不顺利,出门没多久有人气喘吁吁追了上来,秦时鸥回头一看,发现竟然是好久没有出现在渔场的美女大学生提雅-鲁斯兰。

“嗨,BOSS,你们这是干嘛?天很亮不是吗?举着火把去冒险吗?”提雅笑吟吟的问道,因为奔跑,紧身衣包裹的胸前山峰不断晃动,尼尔森看直了眼。

今天美女大学生换了装备,以往和桑德斯一样喜欢穿医生白大褂,现在换成了黑色的女士西服,小西服带着银边,里面是白色衬衣,胸前高高鼓起,双腿修长笔直,曲线感十足。

秦时鸥解释道:“这不是火把,这是我们家乡传统。算了,先不说了,我得赶紧去扔到海里,否则要晚了。”

他快走两步,发现尼尔森不在身边,回头一看这家伙还在偷偷的看提雅,看那样子是想上去搭讪。

妈了个巴子,秦时鸥深感丢人,上去踢了他一脚怒道:“你手里的火把要熄灭了知道吗?”

尼尔森脸顿时红了,嘟囔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心里有数。”

秦时鸥气急败坏,道:“你有个屁数,我说你的火把真的要熄灭了,你加的柴油太少了!”

尼尔森瞪眼一看,咧咧嘴赶紧狂奔,提雅清脆的笑声响了起来,她给秦时鸥抛了个媚眼,道:“尼尔森有时候跟小孩一样,还真可爱呢。”

扔掉火把,尼尔森看起来有点惆怅,蹲在海滩上点了一根烟。

秦时鸥问他怎么了,尼尔森忧郁的说道:“BOSS,我现在很害怕,我发现我有点不能克制本心了,提雅的OL打扮太要命了,我无法抵挡她的魅力啊。”

秦大官人哈哈笑道:“没事,别怕,我会给哈姆雷打电话的,告诉他你玩了他妹子还想在外面勾搭我的实习生……”

尼尔森顿时急眼:“别啊,BOSS,你这是要我命啊?我可不想被扔进圣约翰斯的监狱去!”

提雅随后走了过来,好奇的问道:“你们在聊什么?”

秦时鸥实话实话:“我们在聊你,我说提雅,你以后能不能别穿这种衣服,我有一些手下是变态,办公室OL对他们来说太有诱惑力。”

提雅双眸眨了眨,伸手将海风吹散的秀发梳理了一下,做出苦恼的样子说道:“这很难,BOSS,我以后可能得天天这样打扮。”

秦时鸥笑道:“你要考验他们的克制力吗?”

提雅耸耸肩,落落大方的看着他说道:“不,BOSS,是因为工作要求,我是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的理事长助理,按照工作规章要求,我工作时间需要穿制服。”

秦时鸥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新年惊喜,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