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84 干的4/5

1484.干的(4/5)

两个海豹崽子眨眨眼,它们没有明白秦时鸥的意思,不管头顶的球,聚精会神的看着毛伟龙顶球,短短的前鳍拍打地面跳动起来,开心的嘎嘎叫唤。

毛伟龙无奈的停下动作,道:“我这示范没用吧?”

他一停下,海豹崽子不愿意了,嗷嗷叫着使劲用前鳍拍打地面,小爪子拍打的草屑四处翻飞,显然它们很不满毛伟龙停下顶球的游戏。

毛伟龙只好又做起了顶球游戏,这次海豹崽子也跟着用前鳍拍打地面跳动起来,脑袋有规律的一跳一跳,摆出了顶球的动作。

秦时鸥笑了起来,赶紧将皮球放上海豹们的脑袋上,这样两个小家伙蹦蹦跳跳,开始顶球了。

它们智商很高,海神能量对幼海豹的作用很大,俩崽子很快现了这项运动的技巧,努力保持头部直上直下的抖动,这样就不容易丢掉球了。

朵朵高兴的拍手欢呼:“哇,好胖!”

她一出声音,正在顶球的毛伟龙一下子愣了,足球直接掉落下来。但他哪里还有空管这个,兴奋的跪下一把抱住朵朵,惊喜的叫道:“好女儿!好女儿!你会说话了!”

秦时鸥也现了这点,刚才朵朵竟然开口了,不过她说‘好胖’什么意思?两个小海豹不算胖啊,之前在缅因斗牛犬号上被折腾的太狠,现在还没彻底恢复元气。

不过这无所谓了,只要朵朵会说话,她说什么都行。

小丫头从不出声音,以前她不会说话,开口只能出‘啊啊哇哇’的声音,她很早熟,小小年纪已经懂很多东西了,知道这个声音不好听,故而宁愿闭嘴不出声音,只会微笑。

现在终于出了声音。他觉得这孩子的嗓音很好听,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的很。

毛伟龙使劲拥抱着朵朵,激动的眼圈通红。喃喃道:“太好了太好了,你能说话了,你能说话了,爸爸真开心,爸爸太开心了。你能说话了呀!”

一边嘟囔,他一边回过头,又对秦时鸥说道:“卧槽,老秦,我女儿会说话了!给她看病的那医生真他妈神医!他说朵朵可以恢复说话能力,朵朵现在真的恢复说话能力啦!”

秦时鸥哈哈笑道:“朵朵本来就能说话,只是她不愿意说话而已,是吧,朵朵?”

小丫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用手轻轻抓着毛伟龙的耳朵。小声道:“怕怕,嗯,爸爸!”

听到这个称呼,毛伟龙顿时化作泪两行,一只手臂环绕朵朵的腰,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后脑勺,高兴的泪流满面。

秦时鸥对此深有感触,第一次听到有人叫自己‘爸爸’,对于男人来说真的是一种特别奇妙的感觉,他第一次听到小甜瓜叫自己‘粑粑’的时候。也曾感动的想哭。

尤其是毛伟龙等这一声‘爸爸’等的太久了!

两只海豹崽子爬过来,不满的用脑袋顶毛伟龙的小腿,然后回头看向地上的足球,张开小嘴呜呜叫了两声。意思是让他回去继续带它们顶球。

毛伟龙这会哪里还有心情去顶球?他倒是想要高兴的踢球,瞄准一只海豹崽子打算来一个凌空抽射。

秦时鸥大惊,叫道:“你想死吗?”

朵朵及时拉了毛伟龙一把,他抬起的脚这才收回来,然后跑到足球前,神龙摆尾来了个大力抽射。将足球远远的踢飞了出去。

足球正好撞在一只海豹的头上,这海豹愤怒的抬头看,随即将目标锁定毛伟龙,哼哧哼哧的爬着要过来报仇。

海豹的视力很出色,复仇心也很强,所以要招惹它们,不要让它们现自己。

毛伟龙扛起朵朵怪叫着往别墅跑去,两个海豹崽子不满的呜呜叫着,学着毛伟龙想踢飞小皮球。可是它们前鳍太短,够不着,不过它们很快现自己可以顶着球跑,然后自己玩了起来。

朵朵的声带和咽喉没有疾病,她只是烧治疗不及时影响了听神经,而那时候她太小还没有学说话,听不到声音,自然就不会说话。

后来在汉密尔顿,毛伟龙和刘姝言带她治好了耳朵上的疾病,听的多了,她就学会了说话,迟迟没有说话,只是心理上一直没有克服。甚至她其实已经掌握了很多词汇,音有点不标准,但一些简单词汇都能说出来。

不过秦时鸥觉得,可能这也有海神能量的功劳,反正他时不时的会给丫头注入一些海神能量。

毛伟龙带着朵朵去找到正在看孩子的刘姝言,说要给她一个惊喜。

刘姝言笑着问道:“时不时小朵朵找到了一只漂亮的甲壳虫呢?”

朵朵笑着微微摇头,小声道:“不是……”

听到她的声音,刘姝言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直到朵朵又叫了一声‘妈妈’,刘姝言这次反应过来,然后她重复了毛伟龙刚才的动作,将朵朵一把搂到了怀里,失声痛哭。

朵朵会说话的意义,对她来说和对毛伟龙不一样,后者见到朵朵的时候,她都三岁了,懂事了,是个乖丫头了。

刘姝言不一样,她是一手将这小丫头带起来的,两人是真正的相依为命!

秦时鸥过去拥抱住毛伟龙,拍着他的后背感叹道:“兄弟,想哭你就哭吧,哥们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我哭什么啊?我现在是高兴!”毛伟龙一脸嫌弃的推开他,“你是不是想和我搞基啊?趁机占我便宜是不是?”

秦时鸥大为尴尬,骂道:“娘的,你是狗咬秦哥哥,说好的兄弟情呢?”

毛伟龙反击,秦时鸥针锋相对,朵朵从刘姝言的肩膀扭过小脑袋,轻轻脆脆的说道:“吵架,不好!”

两人立马闭嘴,毛伟龙哈哈笑道:“乖啊,闺女,爸爸不是和你秦叔叔吵架,我们两个是在说相声呢。”

秦时鸥拍了他肩膀一下,道:“你真会鬼扯,对了,我要给你女儿当干爹,以后不能叫秦叔叔啦,得叫干爹。”

朵朵甜甜一笑,大眼睛弯成一道月牙:“干的……”

“哈哈哈!”毛伟龙大笑起来,“是啊,干的,这是干的,不是湿的!”

秦时鸥也笑,他蹲下身帮朵朵梳理了一下秀,道:“对,干的,干爹是干的,不过会比你亲爹还疼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