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96 大秦黄金湾

1496.大秦黄金湾

“闭嘴,你这个蠢货!我忍受够你了,你这自以为是的家伙!你一直以为自己是聪明人,结果这些该死的错误都是你犯的,都是你犯下的知道吗?!”卡马尔忽然对苏拉爆粗口。

秦时鸥安静的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等着看戏,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俩兄弟的小把戏,不过无所谓,反正他强任他强、我看我的戏,他横任他横,我还看我的戏。

蹲坐在地上的虎子和豹子也站起来后退了两步,不过它们身后就是码头,往后一退两声哀嚎,噗通噗通掉入水里……

秦时鸥回头无语的看着,真是蠢哭了!

不过两兄弟却没注意这一幕,苏拉不满的看着他说道:“什么意思?你疯了,卡马尔?”

卡马尔怒气冲冲的瞪着他说道:“你还问我什么意思?你说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是蠢货!黄金湾渔场是你要买下来的!买的时候你说什么来着?随便养点鱼也能赚钱不是吗?结果呢?屁钱没赚到,反而要赔钱卖掉,不,你个该死的蠢货,现在赔钱卖都卖不掉!”

嘚吧嘚,两兄弟开始唇枪舌剑,秦时鸥淡然的看着,连拉架的想法都没有。

互相指责了一会后,卡马尔对秦时鸥说道:“秦先生,我很认真的说,我们很想出售渔场,就按照你之前给的价格行吗,五百万?我真的不想再和这样的蠢货合伙做事了。”

秦时鸥耸耸肩道:“我也很认真的说,两位,我真的要买下卡特渔场了。”

卡马尔和苏拉顿时大为失望,秦时鸥心里一动,改口道:“不过,如果你们确实想卖,我也可以买,但这次不是五百万,而是四百五十万!”

“不!”苏拉用般的声调痛苦说道。

卡马尔也摇头:“五百万我们已经赔钱了!秦先生,您可以去查查。那个渔场是我们花了六百万买下的,而且我们这几年还投入了很多钱来搞养殖!”

秦时鸥平静的说道:“我相信你们是花了六百万买下的渔场,但那只能说你们蠢,那种地方不适合养殖任何海产品!它最多值五百万。而我只愿意给四百五十万。”

苏拉忿忿不平的说道:“你是想趁火打劫?”

秦时鸥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别这么说,伙计,我如果是趁火打劫,那就不会报四百五十万的价格。或许你们需要回去想想,四百五十万。卖再来找我。”

卡马尔沉默了下来,秦时鸥说要邀请他们去喝茶,卡马尔摇头,露出疲惫的表情道:“不用喝茶了,谢谢你的好意,秦先生,四百五十万,我们出售!”

苏拉抓着他的手臂摇晃道:“我的好哥哥,那渔场四百五十万你就肯出售?你疯了吗?不,这样我宁愿继续自己用!”

卡马尔冷冷道:“我受够你了。我的好弟弟,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你要养殖,那以后由你来投钱,我不管了,我只想卖掉他,然后回去干我的木材生意。”

苏拉沮丧了起来,他蹲下身点了一支烟,烦躁的抽完之后站起来道:“好吧,好吧。四百五十万,哈哈,既然你愿意那就卖掉吧。”

这样秦时鸥又有点蛋疼了,他是真不想买这个渔场了。有了卡特渔场,还要黄金湾干嘛?从五百万报到四百五十万,其实就是他想激怒这两人。

结果,这两兄弟竟然还真愿意赔钱卖掉渔场。

从五千万出价到四百五十万成交价,秦时鸥觉得自己可以让所有妇女汗颜,还有比他更能砍价的吗?

黄金湾渔场现在对他来说是块鸡肋。不过这么廉价买下的鸡肋,倒也不错。鸡肋这东西或许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过得看是在谁手里,在秦大官人这样的大厨手里,用虾酱腌一下烤着吃,一样是很棒的下酒菜。

两兄弟直接带着渔场资料来的,主人是他们两个,奥尔巴赫制定合同,两人签字,然后等周一上班了,去圣约翰斯办理公证交接就可以。

四百五十万,秦时鸥通过银行办理,完成尾款支付后,他的名下就又多了一个渔场了。

又用了两天时间做完了最终交接,明斯基两兄弟看来真是铁了心要卖渔场,除了渔船,其他的包括房子、渔网工具之类,都送给了秦时鸥。

当然,这两人也不是大方,加拿大渔场交易的潜规则就是这样,他们两人带走了所有能带走的东西,比如说家具家电……

秦时鸥带着沙克、伯德一干得力助手正式进驻黄金湾渔场,几天来他已经将这个渔场彻底摸透了,说起来他这四百五十万花的不冤。

明斯基两兄弟看似精明,其实有点蠢,这个渔场因为位于海湾内部,故而并不适合搞渔业养殖,以前的渔场主是一位退休银行家,在这里安度晚年,当做度假渔场性质来搞的。

后来银行家去世,他的儿子用不上这渔场,就六百万转手卖给了明斯基兄弟。两兄弟中老大是搞木材行业的,老二则是做酒店的,都对渔场不懂,他们看这个便宜,本着贪小便宜的心思就买了下来。

当时苏拉想的很好,即使不能搞养殖,也可以用来展旅游,反正他是做酒店的,这一块有资源。再说到底,就算搞不起旅游来,那这渔场也有一大片树林,老大搞的就是木材生意,这块他又有资源了。

结果真正接手渔场后他们抓瞎了,这里确实无法搞渔业养殖,可也不能搞旅游,需要投入的本金太大,两人拿不出来。

至于那些高大的树木?两兄弟悲哀的现,他们不能动,因为这片玛丽斯顿地区有规定,为了保护6地,海岸线十公里之内的树木,不准进行商业砍伐!

就这样,这家渔场不死不活的在两人手里吊了几年,最后赔本卖给了秦时鸥。

渔场的小码头破破烂烂,秦时鸥估计要是将甜瓜公主号开过来,停都停不下,以后必须要重新建筑。

他站在码头上放眼四望,这座渔场海上风平浪静,6地上郁郁葱葱,远看卖相不错,难怪能骗得了貌似精明的明斯基两兄弟。

可是近看,那就不大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