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12 沧桑娱乐室2/5

1512.沧桑娱乐室 2/5

贾巴尔的父亲给他留下的不光是这一座渔场,还有多伦多的一家酒吧,他的DJ之梦就存在于这家酒吧。而他之所以想要卖掉明星渔场,除了他不想管理渔场,还因为他需要钱来缴纳遗嘱征验税。

这样秦时鸥就理解了。

加拿大没有传统意义上的遗产税,但接受父辈遗产却不是不用交税,这里要缴纳的税就是遗嘱征验税。秦时鸥对这个税是比较了解的,当初他一来告别岛的时候,身上就背着这个税。

现在,贾巴尔的处境和他一样,也背上了这个锅。

什么是遗嘱征验税呢?就是说立有遗嘱上指定的财产继承人如果根据遗嘱来接收遗产,首先需要国家法庭对遗嘱中的一切财产进行验证,尤其是不动产,如房车渔场牧场农场之类,这个验证就是要收取费用的。

当然,这个不是强制的,继承人可以不需要法庭去验证财产,可这样他就不能继承遗嘱中的财产了,因为国家认为这些财产是不合法的,而且说不准还有不法团伙用遗嘱来洗黑钱呢。

加拿大和美国一样,认为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可是这个私人财产就属于私人,不属于私人的家属。打个比方,美国著名球星科比-布莱恩特曾经状告他的父母私自出售他的奖杯奖牌,然后法庭就判他胜诉,因为那些财产是属于科比的。

在没有经过法庭认证之前,这个渔场还不是贾巴尔的,而是贾巴尔父亲的。现在他父亲去世了,如果他要认证渔场和酒吧,那就得给国家交钱。

贾巴尔父亲患有严重脑血栓,大概八年前就不能管理渔场了,当时为了治病,他们一家搬去了多伦多,而那时候加拿大渔业还站在鼎盛时期的尾巴上,他们家里有不少钱。于是他父亲除了治病,还投资了一座大型酒吧。

结果治病花费了大量金钱,渔业大环境之后又开始江河日下,贾巴尔为了明星DJ梦还折腾来折腾去。这几次折腾他们家里就没有多少钱了,他父亲去世后,办过一场体面葬礼后,他连缴纳遗嘱征验税的金钱都没有了。

在加拿大,这种情况下还有一个方式可以缴纳遗嘱征验税。那就是先贷款,再还钱,银行很乐意贷款给这些富二代们。

可贾巴尔觉得没这个必要,他只想早点卖掉渔场,所以不用通过银行,否则来回办理贷款还款手续也耗费时间。

将情况弄清楚后,秦时鸥便放心了,奥尔巴赫后面赶来,他在飞机上就制作好了一份初始合同,秦时鸥先给贾巴尔支付一百万加元。让他来缴纳遗嘱征验税,然后再完成有关渔场的交易。

贾巴尔现在的情况可比曾经的秦时鸥要惨的多,纽芬兰省的税率标准是遗产在2.5万元以上才收,每100万元收1.4万,是各省之中最低的。新斯科舍省也是2.5万元以上征收税款,可是每一百万元要征收1.5万元!

明星渔场在加拿大皇家银行的评估中,价值是2150万元,贾巴尔要加拿大三十二万多元的税,另外还有一个位于多伦多市里的大酒吧,合起来缴税超过五十万加元。

以后的事情。秦时鸥只需要转款就行了,合同方面由奥尔巴赫负责,这个渔场则可以暂时冻结不进行使用,自然也就不需要管理。

贾巴尔去办理遗嘱征验税的缴纳事宜了。秦时鸥带了奥尔巴赫和一同来的沙克等人去了新渔场。

进入之后主要是沙克等渔夫在讨论,这渔场相比大秦渔场要小的多,海岸线才两公里多一点,沿着沙滩很快就走了一遍。

不过让秦时鸥满意的是,这个渔场的沙滩是和大秦渔场差不多的黄金沙滩,沙子很细腻。岸上长着一片片红树林。

看到这些树木,沙克赞叹道:“这位渔场主是行家,渔场就该种这种树,可以很好的保护沙土,落叶还能转化为浮游生物的饵料。”

对于这个小渔场,渔夫们的意见是只有面积小了点,其他的确实都不错。不过面积小也有面积小的好处,这样就可以用围网的方式来进行养殖了,可以尽量减少养殖过程中的损失。

对于损失秦时鸥不在意,有海神意识,周围渔场别损失就行了。

第二天上午,他将奥尔巴赫接到渔场带进了娱乐室,黑刀说这间娱乐室充满七十年代的味道,而那个年代可是奥老爹的青壮年年代,相信老爹一定很有兴趣。

果然,门一打开,看到里面的装饰风格和部署格局,向来沉稳的奥尔巴赫脸上露出震撼之色,这是秦时鸥从未见过的。

“上帝!”奥尔巴赫惊叹一声。

秦时鸥上次只是大概的看了看,主要是贾巴尔一进来就开始忧郁的念叨,他只顾得去安慰这家伙了,这会才能好好看这娱乐室。

娱乐室的门口是一张老式的台球桌,桌布已经烂掉了,十多个台球零散的摆放在角落里,他去跟前看这桌子,发现桌子应该是松木质地,边缘都磨起了包浆。

墙壁上的装饰最丰富,挂着轮胎、换下来的船舵,此外还贴着一些褪色的海报。

海报中最显眼的是猫王和滚石乐队,还有一张大幅的阿尔-帕西诺的帅照。那时候教父还年轻,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幅桀骜不驯的样子,秦时鸥怎么看觉得他怎么有《赌神》里发哥的派头。

打开抽屉,里面有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他找到一本相册,打开后看到一些做渔夫打扮的人,应该是贾巴尔的父辈们。这些人穿着牛仔服,其中牛仔裤都是现在几乎没见的喇叭裤,后面有一些照片中的女性,则踩着松糕鞋。

小酒吧里已经没有酒了,但吧台下有一个很大的录音机和一箱子的磁带,奥尔巴赫打开看了看,笑道:“嘿,都是好货。”

秦时鸥对七十年代的加拿大乐坛没有了解,看不出这有什么好货。

事实上他对整个加拿大的七十年代就没有了解,所以也没觉得这个娱乐室有什么意思,但奥尔巴赫却兴致勃勃,后面秦时鸥叫他一起走,他直接摆摆手,说他要在这里待一会。

老头子不光在里面待了一会,随后他还赶着秦时鸥去小叶城买打扫工具,他要打扫这个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