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17 短尾鹱内讧

1517.短尾鹱内讧

既然回来了,秦时鸥暂时就不打算出去了,大秦二号渔场已经播种了海藻,明星渔场暂时还用不着,他得安排人手去进行管理。

清晨,秦时鸥换上运动衣出门跑步,秦父看他穿单衣出去,皱起眉头道:“秋冬春捂,你说这天你穿这样出去干啥?卖肉啊?”

秦时鸥苦笑道:“老爸,你这话说的怎么这么难听,什么叫卖肉?我跟你说,春捂秋冻就没有道理,冬天穿了几个月的棉衣,到了春天就该换单衣让身体透透气,这叫给身体减负。”

事实上自从去过格陵兰岛,秦时鸥觉得什么寒冷天气都不放在他眼里了。不扯淡,在北极圈里,晚上出去尿尿真的是散发着热气的尿液落到地上的时候就成了碎冰。用这个标准来看,告别岛全年都在夏天。

听到爷俩的争辩声,秦母从厨房里探出头,道:“行了,你少说两句,小鸥啥不懂?年轻人就得有活力有火气,别理睬你爸,你出去玩吧。”

秦时鸥嬉笑着跑出去,一出门几只短尾鹱从他头顶掠过,看到秦时鸥后还有一只回头唧唧叫了两声。

短尾鹱已经成了告别岛的留鸟,经过两年多的繁殖,这些鸟儿从起初的几千只扩大到了现在的三四万只,成了一个大鸟群。

因为渔场有充沛的食物,气候也不算严酷,短尾鹱们开始适应这里的环境,种群在逐渐变大。这些鸟儿如今一个个吃的肚滚圆肥胖乎乎的,有时候落在海面。因为翅膀不够有力,都飞不起来……

秦时鸥跑上沙滩。发现短尾鹱数量增加了很多,这样吃早饭的时候他给薇妮建议:“我说。镇上有没有控制短尾鹱的办法?这些鸟在这里没有什么天敌,很容易出现指数性暴增。”

薇妮咬着筷子道:“嗯,你说的有道理,今天我回去开个会讨论一个这个问题。”说着,她打开窗户往外看了看,惊叹道,“我的天哪,真的得控制一下,短尾鹱群什么时候这么庞大了?”

秦时鸥跟着去看。然后吓了一跳,铺天盖地一个大鸟群飞来,在渔场上空转了一圈,冲到海中一起扎下去,好像是一片乌云落了下来。

“卧槽,是短尾鹱大群来了?”秦时鸥打了个激灵反应过来。

前年春天短尾鹱群进行种族大迁徙的时候,初期就是这个样子,告别岛的短尾鹱虽然多,但现在也就不到五万只。而飞来的先锋鸟群已经有好几拨,合起来得有十多万只飞鸟。

短尾鹱群的种族迁徙,只有固定方向,没有固定路线。现在很多旅鸟都是这样。大群迁徙的时候,每年换一条路走。

生物学界进行了研究后,说这是被人类逼的。现在鸟儿都学精明了,它们不走寻常路。防止落入人类陷阱被一窝端。

去年春天,短尾鹱群没有经过渔场。据说是去了圣皮埃尔和爱克隆群岛,没想到今年又来了。

短尾鹱一来,意味着毛鳞鱼群也要来了,这样渔场要热闹起来了。

出乎他的预料,渔场早早变得热闹无比,上午的时候秦时鸥拿了相机想去拍几张鸟群迁徙的照片,结果一到了沙滩上,看到一群肥硕的短尾鹱从小岛树林上方飞起,气势汹汹的飞到海面上空对一个短尾鹱群发起攻击。

两群短尾鹱相遇之后立马就开始了菜鸟互啄之战,只见空中灰黑色鸟毛乱飞,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连绵不绝,不断有短尾鹱从空中摔落在海面上,然后飞起来继续开打。

秦时鸥惊讶,短尾鹱之间怎么能打起来?不过很快他想清楚,那些肥硕的短尾鹱是留在遇到的留鸟,身影削瘦的那些则是迁徙的旅鸟,双方是在争夺地盘。

尽管都是一个祖先,甚至往上数个两三代,这些鸟儿还是一家,可分开两年后,留鸟短尾鹱已经将渔场当做它们的地盘了,同类们到来,它们自然不愿意,就想赶走它们。

两群鸟冲到一起后,战况空前惨烈,双方各有优势,所以打的难解难分。

留鸟短尾鹱的优势是每天都能吃到具有海神能量的食物,所以别看它们胖,其实那是壮,冲劲足、力气大、飞行速度快,身体素质占优势。

旅鸟短尾鹱不落下风,它们数量多,而且每年都要进行长途跋涉,故而耐力出色,单打独斗不是对手,可群殴的时候就有优势了。

战争持续了半天时间,下午的时候留鸟群溃败了,因为旅鸟群的主力们赶来了,这一来可就是几十万只的飞鸟!

秦时鸥看过这场战斗之后觉得热血沸腾,正好有一艘盗鱼船竟然不怕死的进入了他的渔场,他立马端上布伦式轻机枪乘坐直升机飞了过去。

那盗鱼船也是倒霉,船主估计是外地人,不知道大秦渔场的彪悍,随着秦时鸥扬名在外,半年多的时间了,敢来偷鱼的已经很少了,幽灵船花狐狸号搁置了好久。

天天维护却不能出海,bb霜和鱼鹰几人觉得怪没劲,这样发现盗鱼船,他们就争着抢着要去吓唬这艘船上的人。

秦时鸥说用不着,他这会正急需发泄呢,好不容易来个靶子,干嘛要让给花狐狸号?

盗鱼船上的人刚下网,一群渔夫看着探鱼仪在那里憧憬丰收的情景,结果一架直升机飞到头顶,无线电里传来一阵咆哮:“魔法鱼叉号请注意!魔法鱼叉号请注意!你们已经进入珍稀动物保护区,请在十秒钟离开,否则将承受来自保护区护卫队的复仇之火!”

盗鱼船上的人摸不着头脑,这话说的怎么和拍电影似的?什么复仇之火,我还天灾军团呢。

十秒钟时间转瞬即逝,他们这边还在迷茫,直升机上拉开门,一个轻机枪伸了出来,子弹咻咻咻的射入渔船旁边的海水,将船上的渔夫吓坏了。

其实秦时鸥不敢伤人,他们这支民兵只是一个按照规定而存在的编制队伍,加拿大陆军允许他们存在,前提是不生事,要是真出事,第一个对付他们的就是加拿大陆军。

船上的渔夫不知道这点,他们以为碰到了疯子,一边惊恐的开船往外跑,一边在无线电里道歉,至于报警?他们可是盗鱼贼,报警岂不是跟自己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