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26 水优鲑鱼

1526.水优鲑鱼

秦时鸥正准备收拾一下这些海鸥,想办法将它们赶走,结果提雅给他打来电话,说环纽芬兰渔业联盟有重要会议,让他前去圣约翰斯参加。

因为联盟性质和他的要求,渔业联盟的总部被安排在了圣约翰斯,不过联盟刚刚成立,一切还不成熟,渔业部给他们租赁的办公地点还在装修之中,他一直没有过去办公。

这次渔业部的会议在渥太华举行,但感谢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可以进行视频会议,秦时鸥在圣约翰斯参加就行。

临时办公地点在一家写字楼里,联盟办公人员还没有招聘齐整,实际上也没什么事,就是提雅带着HR部门来梳理成员资料,其他方面联盟还没有动手,不需要他们忙活。

会议是在星期四,秦时鸥去了酒店后,提雅将一份资料交给他,说道:“这次会议和美国渔业部和FDA有关,马修部长说到时候你多听少说,不过可能和咱们联盟有关,你要仔细听。”

和FDA有关?秦时鸥稍微有些疑惑起来,FDA是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简称,加拿大的渔业资源进入美国都需要接受这家机构的检测,但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现在的任务是建设而不是销售,故而双方不应该拉上关系。

他以为视频会议是电影中那样类似全息投影的黑科技,结果提雅给他找了个位置坐下,打开笔记本,里面有个政府办公软件,找到渔业部的房间,打开进入,就是这样。

秦时鸥有点抓瞎,眼巴巴的看着提雅道:“就这样?”

不说全体投影了,就是有个大屏幕行不行?没有大屏幕也不要紧,给个舒服点的老板椅行不行?这就是一个办公桌上放一个笔记本电脑,坐的椅子甚至没有靠背。他不得不挺胸收腹才能坐稳。

提雅抱着文件夹甜甜一笑,大眼睛眯成一道美丽的月牙:“是的,理事长,就是这样。”

十点钟。屏幕上开始出现人影,秦时鸥戴上耳麦,这时候马修-金走进来,在他们会议室的大屏幕上看了看,满意的点头。随后他拿起话筒说道:“嗨,秦,你的工作状态不错,有年轻人的气势和精神劲,加油干吧。”

秦时鸥奇怪他说什么,不过随后看其他的视频会议参会人员,和他一样在其他地方参与的人员都是歪歪斜斜的靠在椅子上,只有他自己板板整整的坐在那里,确实精气神都不错。

这样他就明白提雅为什么给他安排这样一张凳子而不是椅子了,小助理的工作细节可是处理的相当出色啊。

加拿大政府部门开会讲究效率。直接点名主题,马修-金告诉他们,是加美渔业部和FDA想要合作在纽芬兰渔场的一些海域养殖一种转基因鲑鱼。

这种转基因鲑鱼叫做AquAdvantage鲑鱼,是美国马萨诸塞州的ABTXTechnologies(ABTX)公司开发的,而承担这个开发项目的是由加拿大的多伦多大学及纽芬兰大学的科学小组,研究时间迄今已超过25年。

经过20年的审批,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近期批准了这种鲑鱼可以在市场出售,对这个项目来说,算是发展的春天到了。

一听这个消息,秦时鸥心里暗骂坑爹。难怪提雅传达马修-金的话,让他尽量多看少说话,他现在是火气十足,口气跟点燃的火药差不多。

资料中有关于这种鲑鱼的介绍。这种鱼的鱼卵来自爱德华王子岛,转基因技术也来自加拿大。所以这么看来,让纽芬兰渔场来负责养殖似乎问题不大。

渔业部有高层说这是一个机会,还说这是给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的一份礼物,庆祝联盟的成立,然后一群人在那里鼓掌。

秦时鸥几次请求发言。结果都被马修-金给毙掉了,老部长了解他的性格,知道这会让他开口,肯定就是一场腥风血雨。

但老部长更要明白堵不如疏的道理,秦大官人这边炸了,一拍桌子怒道:“去他么的转基因鲑鱼,去他么的机会,去他么的给我们的礼物,这他么不是坑老子吗?!”

对于这次开会的议题他不清楚,可是对于这种鲑鱼他就很清楚了,毕竟这项目就是纽芬兰地区发起的,而且这么多年了,就连沙克那些渔夫也该知道这种鲑鱼。

这个项目成立之初还是很风光的,得到了加拿大渔业部和政府的力顶,被认为是农业生物科技领域的里程碑。

确实,对于农业生物科技领域,这个项目是里程碑,这种鲑鱼活力强、生长快,成熟之后能长到六十到七十公分,重量在六磅到七磅,而正常情况下的鲑鱼重量和长度只有它的一半。

可是这种鱼没有市场,二十多年了,到现在都没有能够成功的进入市场,不过听会议上说,FDA批准了这种鱼进入美国市场,加拿大看来也要同步打开市场。

问题是,FDA同意有什么用?那得百姓愿意购买,那得各家连锁超市集团和水产市场愿意出售,但根据秦时鸥所知,人家根本不愿意,老百姓也不要吃这种鲑鱼,起码从现阶段看,养殖这种鱼是无利可图的。

既然无利可图,那纽芬兰渔场养殖这玩意儿干嘛?秦时鸥带领的这个联盟,主要目的是发展渔业,这没错,可发展不就是为了致富吗?养殖一种不能致富的鱼,谁愿意?

秦时鸥一拍桌子,大办公室里的人都惊讶的看向他。

因为正式办公大楼还没有装修好,他们租赁的是一家酒店的会议室,几个部门都在一起办公,他这边一拍桌子所有人都被惊到了。

秦时鸥注意到这点稍微有点不好意思,他做了个抱歉的姿势,然后掏出手机直接给马修-金打了过去,从屏幕上能看到马修-金的手机在震动,但后者看了眼手机后没有接,继续不动声色的开会,让他郁闷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