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36 渔场主的电话1/5

1536.渔场主的电话(1/5)

ps:麻烦书友们个事,现在起点不是搞了个年终盘点——哦不,年终盛典,起点搞了个年终盛典,就在主站首页最正中的位置,麻烦大家点进去,在年度作家那里给弹壳投一票行吗?拜谢!

秦时鸥正在若有所思的考虑着,对讲机响了起来,bb霜说道:“boss,一艘大型船进入了渔场海域,看样子不像是盗鱼船。”

如果平时,对于这种消息秦时鸥不太在意,派人去看看就行了。

但前些天刚刚得到了那些无人机,他的瘾头还没过去,就不管正在筛苗的渔夫们,自己跑回去雷达室,让大兵们放飞无人机,去拍摄一下这艘船的情况。

这些无人机都带有摄像头,编程之后找到目标会进行时长为七分钟的不间断拍摄。

别看七分钟时间不长,但对于无人机的拍摄来说不短了,它的拍照间隔只有十毫秒左右,七分钟可以拍摄出四千多张照片!

无人机快速飞出,两个多小时后又飞了回来,黑刀摘下储存卡在电脑上读取,就出现了这艘船的所有信息。

看着上面清晰的照片,秦时鸥明白了各国争相研究无人机的原因。这玩意儿可真是够灵活,而且使用起来特别实惠,如果是直升机出动去侦查,那一趟就得耗费一千多加元,可是使用无人机呢?也就是几十加元!

看到照片上的这艘船,秦时鸥恍然大悟,这是比利的深海打捞船。是他的**,他打捞沉船宝藏就靠这船。之前在索马里海域,他曾经在这艘船上待过一段时间。

不用多说。比利这是趁机春天来了温度提升了,准备去格陵兰海域去打捞北海的黑斧头这伙海盗的沉船了。

果然再往后看,有一些照片上可以看到比利的身影,这家伙竟然骚包的举着一杯酒倚在船头立柱上看风光。

打捞船开进码头,秦时鸥蹲在那里一边玩手机一边看新闻,比利跳下来竟然从后面蒙住他的眼睛,故意用娇滴滴的声音问道:“你猜猜我是谁?”

秦时鸥打了个寒颤,道:“你得感谢现在天气还冷,否则我肯定回身一记飞踹将你踢到水里去!”

比利收回手哈哈大笑:“干嘛这么认真?秦。你不觉得这样很没劲吗?”

秦时鸥耸耸肩道:“我和男人怎么搞都没劲,好了,你做好去打捞沉船的准备了吗?我给你坐标,你带人过去就可以,这次位置是在公海,可以省下不少事。”

比利问道:“你不去吗?”

秦时鸥指指远方的养殖池,道:“再往北十五公里,你会看到我现在有多忙。一年之计在于春啊,这个春天我可是哪里也走不开。”

两人走下码头。秦母给他们在别墅前的草坪上撑起椅子,外面阳光灿烂,正是晒太阳的好天气,连小甜瓜都在草坪上晒太阳。

比利问了有关沉船的一些消息。然后说道:“对了,我听,你买下了一个渔场?里面有一棵圣檀木?怎么样。用不用我帮你出手。”

秦时鸥精神一振,他现在正缺钱呢。马上二号渔场就要上马饲料厂,又是一笔资金得投入进去。不过小布莱克的意思是马上就是利氏拍卖行的春拍。将圣檀木送上拍卖会更能创造利润。

他说道:“不止一棵,估计得有二十几棵……”

这就是他想要提前出售的原因,数量太多,进拍卖会也不大容易处理。

“法克!”比利目瞪口呆。

秦时鸥揉了揉鼻子,自己先解释了:“我也没有想到运气会这么好,那座渔场有一个荒废的仓库,里面很多木材之类的东西,我也是在收拾的时候才发现的。”

比利继续目瞪口呆:“雪特!你花多少钱买的那做渔场来着?”

“四百多万呢。”

“法克!你他么这都不是运气好能形容的了!为什么,上帝不公平啊!”比利满脸悲愤,看样子是真的受到刺激了。

秦时鸥用古巴烤鸡的方式来烤了短尾鹱招待比利一行,可惜他自己酿的啤酒还没有发酵结束,没法拿出来饮用。

比利没有在渔场停留很久,他忙着将沉船宝藏打捞出来,要知道自从得知有这么一座沉船,他可是期待一个季度了,冬季北大西洋天气不好,且有可能遇到冰山,所以无法进行打捞。

现在一到了春天,他就立马赶过来了,在这方面的积极性也是没谁了。

秦时鸥继续去关注母贝养殖问题,这些母贝进入营养充沛、水温适合的环境,立马开始释放**和卵子来进行繁衍。

贝精和贝卵在水中结合形成受精卵,然后细胞进行分裂,几天之后形成了扇贝最初的样子,就是它们面盘幼虫。

有些扇贝在水中时候捕食的海藻更多,体内蕴含的海神能量更多,故而提前进行了繁衍,它们的贝壳上附着有面盘幼虫。

面盆幼虫长有纤毛,这些纤毛可以盘在水中进行游泳,也可以附着到母贝身上,跟随母贝来迁徙,故而秦时鸥可以给它们注入海神能量,促进它们的发育,让它们比兄弟姐妹起点更高。

再经过7-10天的发育,脸盆幼虫会形成眼点幼虫,这个时候就要进行采苗了。不过这是一个多周后的事情了,跟现在没关系。

秦时鸥正以为可以放松一些,结果没两天,一通电话打到了他这里,是一位名叫阿隆-巴尼纳尼的渔场主,说他的渔场遭遇了侵犯,让他帮忙号召渔场主们为他主持公道。

一听这话,秦时鸥知道自己手里又有活了,他脑海中快速回忆,记起了一颗大卤蛋,这位阿隆渔场主是个秃头混血中年人,有淡棕色的皮肤,渔场在拉布拉多海域,是个相当低调的人。

他问阿隆遭遇了什么侵犯,阿隆悲催的说道:“昨天不是该死的的海豹屠杀节吗?我的渔场里有几座小岛,上面生活着一些海豹,于是就有渔船进入了我的渔场。他们打着捕捞海豹的幌子,其实来我的渔场偷盗,我报告了海警,结果海警不管这种冲突,该死的,理事长,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肯定是拿枪办啊,秦时鸥对他说道:“你们先保护好自己,我今天就带上兄弟们出发去援助你!该死的刽子手,我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