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44 大海战

黄金渔场 1544.大海战

东方海拳号和南方海拳号好像两把利剑,第一时间插入了对方船队的中间,直接从两边将我是盗版者号给包夹在了中间。

双方距离迅速拉近,海拳号是高速艇,速度太快了。

秦时鸥从甲板开始往后走,这时候船舱里的尼尔森对他说道:“boss,对方要求通话!”

“不用管,往前冲!”秦时鸥冷着脸说道。

尼尔森狠狠一推加速杆,东方海拳号好像脱缰的野马,一下子又加速了,双方距离缩短,进入了危险区。

夜晚海风很大,这样的距离有危险,我是盗版者号上的水手们脸色变了,面色刚毅的船长有些暴躁的问道:“法克,这群该死的疯子!他们想干嘛?他们想撞船吗?给我联系他们,我需要先谈谈!”

二副无奈的说道:“罗宾,对方不接,我发出好几次通讯请求了。”

直到距离接近到二百米,秦时鸥才接起了无线话筒,硬邦邦的问道:“你们想说什么?”

终于接通了无线电,那边的船长罗宾简直要疯了,现在东方海拳号几乎到了他们跟前,罗宾发誓,借着夕阳余光,他能看到对面那艘船的驾驶员面孔。

忍着怒气,罗宾吼道:“伙计,你疯了吗?你不觉得我们靠的太近了吗?我他么可不是该死的同性-恋,除了我的伙计,我不想和其他男人靠的太近……”

东方海拳号只有四百吨,相比两千吨级的我就是盗版者号,双方体型差距巨大,好像小孩在成年人面前。

不过,因为东方海拳号速度太快,要是真撞上去。那我就是盗版者号也占不到便宜,东方海拳号固然是船毁人亡,我就是盗版者号估计也会被从中切开!

罗宾吼道:“你们不能再靠近了。退回去,然后……”

“然后你妈个逼!”秦时鸥不屑说道。“给我攻击!狠狠的揍他们!”

他本来就没想着和谈,谈什么谈?能动手就尽量别叨叨,海上规则就是适者生存,所以水手和渔夫才被认为硬汉的象征。

既然他已经将前面四艘捕捞船揍过了,而且揍的还挺狠,那要么他道歉,要么再把这支船队打跑,不会有其他结果。

秦时鸥的选择自然不可能是道歉。那就没说的了,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开打吧!

水炮的角度早就被调整好了,从相距一公里的时候,东方海拳号就在减速了,正好差不多顺溜到了射程范围内,这时候米格23s的强悍发动机呜呜转动,海水被汲取进去,然后在高压之下被喷射了出去!

“轰!”

一声巨响,先后有两道水柱从左右向我就是盗版者号冲击而去。目标赫然就是这艘船的驾驶室。

有一些水手本来待在甲板上,他们的船上也有水炮,毕竟是大型船。可能要跑远洋,有水炮安全一点,海上冲突几乎全靠这玩意儿了。

但不是所有水炮射程都能达到一百五十米,这样的射程堪称水炮中的巡航导弹了,一般水炮射程只有四五十米,优质的民用水炮才有一百米,达到一百五十米只能用飞机发动机改造型,价格昂贵,没多少人会装备。

我就是盗版者号上的水炮口径也不小。看那样子直径至少一米,可他们射程短。还达不到一百米,所以被两艘海拳号一夹击。他们的水炮顿时变成了摆设,没人操作,人都被打跑了。

被两艘船一起夹击,罗宾不得不承认他小看对手了,他当初听求救的朋友说对方的船上有水炮,但对方的船只是四百吨小船,就以为是小水炮。

结果,人家船确实是小船,可根本不是小水炮,这就是远程大炮啊!

一分钟之内,十多吨海水被输送上了我就是盗版者号,也就是这艘船吨位够大,能够稳住,换成几百吨的小船,这会可能被水流冲击的要翻船了!

驾驶室的门是打开的,结果一道水柱冲了进来,将里面的罗宾、二副和驾驶员一起给冲翻了,几个人在驾驶室里翻滚,罗宾努力爬起来,抓下无线电话筒吼道:“法克!给我干他们!干这些——雪特!”

捕捞船之间隔着距离比较远,这些船体型和吨位更大,更不敢靠近。这样发现旗舰我就是盗版者号遭遇突袭后,他们想要援助也是需要时间的。

第一批来过的四艘船隔着我就是盗版者号最近,一艘船快速接近,然后一声巨响在船舱外响起,钢板制成的船体出现了凹陷变形。

伯德谨慎的说道:“还是大口径步枪,小心!”

秦时鸥这时候看清突发冷枪的是哪艘船了,现在隔着他们最近的是骑士奥兰度号,大概两公里,开枪的显然是这艘船上的人。

其他三艘船,隔着距离在三四公里上,即使是反器材狙击步枪射程也没有这么远!

秦时鸥让尼尔森开船靠近骑士奥兰度号,他咬牙切齿的说道:“这表子养的竟然想要老子的命?很好,给我接通发动机,改变循环水方向!”

一听这话,尼尔森和伯德顿时有些吃惊,前者惊讶问道:“boss,玩真的?”

轮船的发动机在运转的时候产热非常恐怖,这可比汽车厉害多了,好在船在水上运行,可以进行无限的水冷降温。不过这样一来,发动机降温所用的循环水自然会被烧热,正常情况下是排入海里,但海拳号当时做了循环水道改变,可以接入水炮中。

东方海拳号开向骑士奥兰度号,水炮暂时停火,尼尔森和伯德在驾驶室里操纵着控制板改变了循环水道,滚热的开水进入了水炮的汲水水道。

秦时鸥嘿嘿一笑,一把拉下发射杆,一道水柱重新喷出……

这次水柱喷射中就充满艺术气息了,澄清的海水在空中构架起一道晶莹的拱桥,夜风寒冷,浓密的雾气从水柱弥漫开来,夕阳西下,阳光穿过雾气,竟然隐隐有七彩光泽在闪耀。

“怎么会有雾气呢?”周围几艘船上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在疑惑。

接着,骑士奥兰度号上的人嗷嗷惨叫起来,一边惨叫一边从藏身的地方跑出来,在那里又蹦又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