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49 难念的经

1549.难念的经

伊沃森智商低,可他不是傻子,看到小丫头这样要,他就忍痛割爱——这可真是忍痛了,秦时鸥看他那表情,好像让出的不是菜饼,而是一条大腿:“给,都给你!”

薇妮挡住菜饼,小丫头嘟着嘴在那里发脾气,见此薇妮说道:“你吃不了,你只能吃一块对不对?”

甜瓜不满的叫道:“能,要!”

薇妮温柔的看着她说道:“那你能吃掉吗?”

甜瓜点点头,倔强的伸手继续要。

秦时鸥想阻拦,女儿吃不了这么多,薇妮拉住他的手,慢条斯理的说道:“不,别管。”

咯噔一下子,秦大官人从薇妮脸上重新找到了铁娘子的风采。

伊沃森将另一块菜饼递给小丫头,小丫头这时候正一手一块菜饼呢,她将小块的扔掉,这样双手各自拿了半块菜饼,终于高兴起来。

伊沃森急忙捡起她丢掉的菜饼,然后问秦时鸥:“秦,吃吗?”

秦时鸥道:“脏了,不要吃了。”

伊沃森憨憨一笑,赶紧放到嘴里去,满脸幸福的在那里咀嚼。

薇妮将小丫头抱到餐桌前,将两块菜饼放在她的小盘子里说道:“你自己要这么多食物,那就都得吃掉,因为这是你从伊沃森叔叔那里强制要来的,明白吗?伊沃森叔叔现在正在饿肚子。”

小丫头胃口确实不错,不知道是否听懂薇妮的话,她捏着菜饼开始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薇妮帮她分开吹凉,一脸柔情的样子,简直将贤妻良母的风情演绎的淋漓尽致。但秦时鸥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安宁。

小丫头连续吃了半块,然后掀起衣服欣喜的拍拍鼓起的小肚子,想爬下椅子去玩。

薇妮将她重新抱上来,指着剩下半块菜饼和气的说道:“来,吃掉。这是你从伊沃森叔叔那里抢来的食物。”

小丫头摇摇头,萌萌的看着她说道:“麻麻,饱了。”

薇妮说道:“那你为什么抢伊沃森叔叔的饼饼?”

小丫头眨眨眼,拍着小肚子说道:“饱了。”

薇妮笑了起来。给她又分了一块,说道:“来,宝贝,继续吃,还记得麻麻问过你什么吗?你说你能都吃掉这些饼饼。那就吃光它!”

小丫头嘴一撇、小眼一闭,又哇哇的哭了起来。

秦父秦母好像听到枪声的运动员一样,立马又出来了,急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这怎么又哭开了?”

看到爷爷奶奶,小丫头不哭了,委屈的在那里抽抽搭搭,伸着手要奶奶抱。

秦时鸥看出不对劲了,丫头这太精明了,还不到一岁半呢,这已经会看情况了。她知道了只要自己哭泣爷爷奶奶就会出现顺着自己心意来。

薇妮自然更能看出来,她没有阻拦秦母抱起女儿的举止,只是看向秦时鸥。

秦大官人知道这时候他必须站出来了,便制止母亲,说道:“妈,甜瓜什么时候被你们惯成这样啦?你看看她,薇妮说她两句,她就哭着把你们喊出来。”

秦母说道:“你这说什么呢,孩子哭了,你这个当爹的怎么不哄孩子?”

秦时鸥道:“因为孩子现在养成了坏习惯。必须得改掉!”

秦父上来打圆场,道:“孩子这么小懂什么?要教她养成好习惯,那也得等她年纪大一些嘛,现在她还太小啦。”

小丫头缩在奶奶的怀里。探头探脑看秦时鸥,小脸上竟然有得意的表情。

秦时鸥以为自己看错了,他仔细看,越发觉得小丫头是在得意的看着他。

这可了不得,秦时鸥看向薇妮,后者显然生气了。但她照顾秦父秦母的尊严,努力保持微笑的表情,可是双眸中的煞气,却是清楚的很。

虎豹熊狼一群小家伙摇头摆尾跑进来,貂哥貂妹找了个好位置坐下,其他小家伙也找地方坐下,津津有味的看着屋子里争吵的情景。

薇妮冷着脸看向它们,小家伙和她眼睛一对视,立马吓得站起来,又摇头摆尾离开了。

熊萝莉仗着自己受宠,爬过来弄毛茸茸的脑袋磨蹭薇妮的膝盖,然后站起来张开前爪做出求拥抱的姿势。

秦时鸥能察觉到,薇妮是用了好大力气才忍住飞腿抽射的,他赶紧将熊萝莉拖走,否则说不准,下一秒薇妮就要爆发了。

拉着熊萝莉的爪子,秦时鸥对秦母说道:“妈,看孩子是母亲的工作,你把甜瓜给薇妮吧,让她来管。”

秦母说道:“薇妮上班那么累……”

“没事的,妈妈,我不累。”薇妮插嘴说道。

这是秦时鸥记忆中,薇妮第一次打断秦母说话,显然她对于父母教育孩子的观念,已经忍无可忍了。

秦父有所察觉了,见秦母还想说什么,便拉了她一把,叹气道:“别说了,把孩子给薇妮吧,咱们是有点惯着她了。”

秦母委屈的说道:“小鸥和他姐姐不都是这么带大的吗?还有小辉,不也是咱们带的?哪里惯着孙女了?”

秦父咳嗽了一声,用眼神示意老伴别说下去了。

秦时鸥作为一家之主,这时候自然得拿出自己的威信来。其实他和姐姐包括小辉,父母的确很溺爱,可是以前条件不行,秦父秦母带孩子的时候还得干活,溺爱也是有限度的,现在几乎是全天二十四小时都泡在孙女身上,溺爱已经无限了。

但这可是自己父母,将自己一手拉扯大的人,他也不好指责,便上去搂住秦母,嬉笑道:“妈,你们就让薇妮来管甜瓜吧,你们不能剥夺她作为母亲的责任呀。这样,薇妮上班,甜瓜还是你们照顾……”

薇妮也开始轻咳,用眼神示意秦时鸥她上班也能照顾女儿。

秦大官人当做没看见,说道:“她下了班还有周末,那孩子得让她来照看。还有,甜瓜大了,该学东西了,就让薇妮教她好了,行不行?”

秦母也注意到了薇妮的情绪变化,轻轻叹了口气,将甜瓜恋恋不舍的交给薇妮,道:“小鸥说的对,你是当妈的,孩子还是得你带。”

甜瓜傻愣愣的看着这一幕,她的小脑瓜还没有开窍,直到秦母离开去厨房,她才察觉到不妙之处,扯开嗓子继续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