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53 小王八

1553.小王八

卡梅隆和大帅哥小李子坐在一起,咖啡店里大多数人都保持淡定,该聊天的聊天该吹牛的吹牛,只有偶尔进出的游客大为震惊,凑上来悄悄来个自拍之类。

剧组来到小镇接近半年时间,对于这些大明星,镇民们看过的次数多了就没了兴趣。起初他们还免费跑去做龙套,因为跑龙套可以接触到偶像们。

后来熟悉之后,他们合照也有了、签名也有了,甚至还在一起喝过酒,那样失去了新鲜感,发现明星也那么回事,和他们区别不大,以后再需要他们跑龙套,他们就开始要工资了——起码得管一顿盒饭。

和卡梅隆二人打了个招呼,秦时鸥坐下,老板便将一杯拿铁端了上来,秦时鸥道谢,然后问道:“你们拍摄的够快的,半年时间就拍完了?”

卡梅隆笑道:“半年时间还短吗?”

秦时鸥耸耸肩,实话实说:“你知道的,卡梅隆先生,你拍摄电影可是出了名的拖沓……”

“我那叫精益求精。”大导演不满的说道。

秦时鸥摊开手,道:“对,精益求精,半年的时间能拍好吗?”

莱昂纳多介绍道:“加上在迈阿密和纽约的拍摄,那就是一年半的时间了,后期还需要剪辑,这部电影的卖点之一就是特效,尼米兹、海上风暴,这些都需要特效制作。”

秦时鸥暗道其实不用特效也行,他用海神意识可以模拟当日的恐怖风浪,而尼米兹其实也聪明到了可以听从指挥来表演的地步。

这话只能在心里想想。秦时鸥笑着点头,问道:“那电影大概什么时候能上映?”

卡梅隆说道:“预计是在今年的圣诞节吧。我们要打今年的圣诞档。”

“当然,”他话锋一转。“如果后期制作不顺利,那等到明年圣诞才上映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秦时鸥翻白眼:“我觉得明年上映的说法比较靠谱,《阿凡达》拍了多长时间?十几年据说?”

卡梅隆笑了起来,说道:“不,只是构思了十几年,实际拍摄并不久,只有四年时间而已。《阿凡达》使用的是新技术,我需要学习掌控它,这次用的技术和《阿凡达》技术一样。我已经掌控了它,所以后期制作时间会简短的多。”

喝着咖啡简单的聊了一个多小时后就没什么可聊的了,卡梅隆和莱昂纳多只是来通知他准备离开的消息,顺便邀请他和薇妮参加首映式和宣传活动。

首映式秦时鸥没问题,宣传活动他不想参加,有那时间不如坐在树荫下看会书呢,多陪陪女儿也是好的。

分离的时候他邀请两人去渔场做客,卡梅隆说他们这两天不会走,剧组还有很多东西要收拾。临走之前会带重要成员去他的渔场做客。

秦时鸥这边手头上也有活,便没有勉强,送卡梅隆和莱昂纳多离开,他准备回渔场干活。

这时候一名笑眯眯的青年拦住了他。问道:“秦先生,您好?”

秦时鸥有些警惕的看着他,这是一个背着双肩包的华人。应该是游客,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和他差不多,浓眉大眼、很有精神气。

“您好。我是秦时鸥,请问您是?”秦时鸥问道。

青年得到了他的答复后开心的笑了起来,说道:“我叫王长凯,英文名字是昆汀-王,你就叫我小王八……”

秦大官人惊呆了,他迟疑的问道:“这不合适吧?”

“合适,当然合适,我的朋友都叫我小王。”王长凯自来熟的和他握手。

秦时鸥松了口气,原来这么回事,他说的是‘你叫我小王吧’,结果他听成了‘你叫我小王八’,这差距可够大的。

两人握手后,王长凯拉着他重新回到咖啡厅,秦时鸥满心不愿意,但不好表现的太失礼,只能跟他回来,问他有什么事。

王长凯说道:“我想和你一起做一笔声音,秦先生,稳赚不赔的生意,如果我们做的好,那这笔声音是划时代的。”

秦时鸥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他,问道:“你想介绍平安保险还是安利产品?千万别跟我说是传销,否则我只能报警。”

王长凯笑了起来,说道:“你真会开玩笑……”

“不,我没开玩笑。”秦大官人是认真的。

王长凯依然在笑,说道:“当然不是传销,不过说正题之前我想问问您,秦先生,您觉得加拿大在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礼品是什么?”

秦时鸥说道:“海鲜。”

“然后呢?”王长凯问道。

秦时鸥没心情和他玩了,说道:“我不了解,因为我回家一般带点冰酒和枫糖浆……”

“对,就是冰酒和枫糖浆,这就是加拿大在中国最具有代表性的礼物。”王长凯接着他的话说道,“但我正在计划寻找新的礼物取代它们,那就是送空气。”

秦时鸥默默的掏出手机,然后给沙克发了个信息,圣约翰斯精神病医院哪家强。

王长凯的语气则狂热了起来:“秦先生,或许你在国外住久了不了解,现在国内的环境污染很严重,雾霾天气很常见,尤其是首都工业圈和魔都地带,到了冬季,雾霾天数能超过一半。”

秦时鸥点头,沙克没给他回复,他登录了圣约翰斯最大的论坛,问道:圣约翰斯精神病医院到底哪家强,在线等,急。

王长凯说着拉开双肩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和5升农夫山泉矿泉水差不多的塑料瓶,秦时鸥警惕的看着这个瓶子,这家伙到底要搞什么?

拿出这个瓶子后,王长凯扭开盖子,露出一个类似喷口的东西,他闭上眼睛凑上去,伸手压了盖子一下然后使劲一嗅,露出陶醉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秦时鸥差点掀了桌子,问道:“你是吸du还是吸da麻?!”

如果是吸du,那他必须立马报警,吸da麻的话就不用管了,加拿大年轻人至少有一半吸这玩意儿,虽然咖啡厅是公众场合,按照法律来说不允许出现这玩意儿,但这么干的年轻人还是不少。

王长凯惊愕的看着他,问道:“你说什么?你误会了,我是在给你演示,这里面装的是空气!不信你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