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59 我们提前回去

黄金渔场

所幸中央空调还不错,皮实耐造,压缩机、冷凝器、节流装置、蒸发器四大主要设备都没问题,换了制冷剂之后,沙克说还能再用个五年六年没问题。

更换中央空调简单,秦时鸥便没有换掉,先用着吧,过个五六年再说。

这样要维修供热管道,他就把供水管道也检查了一边,看看是否有堵塞或者泄露的危机,一个冬天,管道被冻裂也有可能。

因为天气严寒,纽芬兰岛上的供水管道不是国内那种一层管,而是一共有两层,外层会率先冻裂或者破碎,这样管道一样能用,可是会出现危机。

供水管道一旦泄漏,对于木质别墅来说就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了,而且这别墅还这么老旧。

另外,漏水不仅仅损害地板和墙壁,万一渗透木板流下地里还会损害地基。

检查了一遍后,发现供水管道没出现破碎问题,不过全面老化是不可避免的,很多地方接头用的还是老旧式的钢铁接头,拧开一看里面都生锈了。

这样的地方容易滋生细菌,秦时鸥看看锅炉管道,咬咬牙索性一起更换,将水管也换掉,来个大维修。

见此,连沙克也摇头了:“boss,不如你重新建一座别墅算了。”

韦尔笑道:“我帮你。”

“能打折吗?”秦时鸥问道。

韦尔道:“当然,打骨折。”

“法克鱿!”秦时鸥竖起中指,他既然决定维护别墅,那就不会再建一座,这别墅住着挺好的。

屋子从里到外检查了一遍,该维修的维修、该护理的护理、该更换的更换。第二天他则带人修剪草坪、维护院子里的枫树,顺便把枫糖浆也取出来。

渔场有很大一片草坪,秦时鸥为了追求美感。当初播种牧草的时候,是空地他就给撒了草种。结果这样一来搞的渔场草坪太多,需要修剪的也太多,几乎天天修理才行。

没办法,秦时鸥就不管其他渔场的草坪了,只把原来的大秦渔场范围内的草坪维护好就行,其他的见不见心不烦。

再说,那些草坪也不是没用,渔场养着一群鸡鸭鹅还有牛鹿羊野猪之类。它们要么吃牧草要么吃牧草里的虫子种子,总之可以利用起来。

秦时鸥得感谢他住的地方是偏僻的海岛渔场,如果在一个城市郊区,他的渔场里草坪乱成这样,那可倒霉了。

加拿大政府对草坪管理是进行了立法的,别墅的草坪分为前院草坪和后院草坪,前者能够被外面行人看到,法律规定前院草坪必须时刻维持整洁,否则政府或者小区管理委员会会给出罚款。

即使没人监管,大秦渔场的草坪也得修剪。不光是观看,一旦杂草丛生或者草长得过于杂乱,那会寄生各种虫蚁蚊蝇。

所以。第二天秦时鸥又借了几辆草坪修剪车,少年们一人一辆,跟着乔治夫妇全渔场行驶,将草坪修剪一遍。

别墅周边的草坪每个周都要修剪,全渔场范围内则是一个月修剪一次。

少年们修剪草坪,秦时鸥则带人来修剪枫树和别墅周边的杨树之类。

枫树杨树每年都会结种,种子落下,春天的时候会长出小树苗,秦时鸥等人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树林挖出来移植到别的地方去或者扔掉。

秦时鸥想在别墅周围载上一圈树。沙克摇头道:“不,不。boss,千万别这样。要种树那就得一棵棵来,因为要养护的代价很大。岛上海风太大,冬天有时候会有雪灾,大风、大雪的时候,这些树要是没有长大,那很容易被卷出来或者压死。”

扫视了一圈,秦时鸥只好将这些小树苗都移植到渔场的小树林旁边,将树林往西面来延伸。

奥尔巴赫看到这一幕笑了起来,说道:“秦,你跟你的爷爷真是心有灵犀,知道那片小树林怎么回事吗?那都是秦老爹逐年栽种出来的!”

秦时鸥笑道:“是吗?那好吧,我有生之年一定要将树林延伸到渔场边缘!”

除了移栽小树苗,还要修剪大树的树枝,树枝生长的过于没有理性,那也容易被大风吹断,所以渔场的枫树只有几条粗壮的枝干,其他的都会进行清理。

清理树枝的时候,秦时鸥将管子也插到了树干和粗树枝的位置,小明带着六位爱妃在树枝上好奇的看他插管子,等管子往外流淌枫糖浆的时候,它便会带上爱妃凑到跟前去品尝这些新鲜枫糖浆。

喝完之后,小明还会骑到某位爱妃身上,秦时鸥看过后拍了两张照片,他发到朋友圈里,告诉一行同学朋友:你们不是说我是人生赢家吗?不,小明才是。

秦时鸥带人收取枫糖浆,海怪和公牛则带人来清除树根。

糖枫树长得太大了,树根不断在地下生长繁衍,已经占据了这片地下世界,不能让它延伸到住宅的地基,否则会损坏地基影响房子的安全。

忙活了两天半的时间,秦时鸥才忙活完渔场的这些活,而有关别墅改造工作才刚开始,锅炉公司和水管道公司派来工人,对别墅内外进行翻修。

这样,一家人得去镇上居住了。

少年们说他们不用,雪莉指着冷饮小屋道:“我们可以在这里面住几天,反正现在也不是很冷了。”

秦时鸥和薇妮也有住的地方,之前比利他们送了他一个蛋形小屋,这个小东西虽然不是常住之地,但在里面临时住个几天没问题。

伊沃森可以去住渔夫公寓,奥尔巴赫选择去希克森老爹的店里借宿,这样真正要安排的就是秦父和秦母。

秦父找到秦时鸥,说道:“小鸥,我和你妈商量了一下,准备这两天就回国,这样不用去找什么地方住了,反正这一两天也修不到楼上去,我们先住楼上不就行了?”

一听这话,秦时鸥着急了,说道:“爸,你说啥呢,这时候回去干嘛?等到夏天嘛,不是说好夏天回去?”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之前因为孩子教育问题,薇妮和父母有点闹,老人心里有想法,如果是这样,那他肯定不能让父母回去,他可不能让爹娘带着委屈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