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61 只是当时已惘然推荐本书重写人生

1561.只是当时已惘然(推荐本书,重写人生)

秦时鸥一句话终结了他们的疑问:“我包了一架飞机,就是那架环球7000,看到了吗?只要你们也包一架,想带回多少东西就多少。”

这些人笑了起来,然后就开始有人说‘扯犊子’、‘装逼’、‘炫富’之类的话。

秦时鸥耸耸肩,没必要理睬这些人,收拾好东西三辆汽车开上高速,向着他们县城驶去。

秦姐正带着小辉在家里打扫卫生,毕竟两年多时间没有住人了,里面的家电家具做了全部更新,秦时鸥回去一看,一切还不错。

看他点头,秦姐笑道:“你现在就是领导了,一声令下,我们可不敢不听你的话。对了,我联系了装修公司,回头让他带人过来重新把家里装修一遍,住起来肯定舒舒服服。”

秦母摇头,慌不迭的说道:“算了算了,你们的孝心,我和你爸是心领了,不用装修了,这装修才多长时间?三年?三年半?可别乱折腾了。”

秦时鸥说道:“妈,你们既然要住在这里,那就好好装修一下,铺上地板,你看家里地面还是瓷砖,连秦鹏家里都铺上地板了。”

正在院子里抽烟的秦鹏听到这话疑惑的回头,说道:“小鸥,你这话啥意思?什么叫我家都铺了地板?我家现在也是咱们秦家寨有数的富豪好不好。”

“守着我你真敢说!”

小辉蹦蹦跳跳的跑进来,身后跟着一条全身漆黑的大狗,这狗本来挺欢乐的,跑进来后抽了抽鼻子,便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几步,待在大门口不敢进来。

见此。小辉回头招手:“饺子,快进来,这是姥姥、姥爷家,你怎么不进来啦?”

秦时鸥哈哈大笑,他知道怎么回事,他和薇妮身上都有虎子豹子的气味。或者还有熊大熊萝莉它们的,黑狗饺子吃过它们的亏,嗅到味道以为是这群恶霸来了,肯定不敢进来。

晚饭是在秦鹏家里吃的,秦鹏的父亲做过厨师,以前出去读大学之前,秦时鸥最喜欢的就是在他家里蹭饭,就是一道抄咸菜,秦鹏父亲也能做出不一样的味道。

正好当天是镇上大集。秦鹏父亲买了一堆菜肉,一走进他们家院子的时候,辣椒香味刺鼻!

秦父哈哈笑道:“老赖你少搁点辣椒,在加拿大我就闻着你这辣椒味了。”

秦鹏的父亲带着围裙出来,看到秦父这个老伙计,上来给了他一拳,羡慕的说道:“你瞅瞅,这国外的水真养人。你们夫妻俩,头发又黑又亮。这是刚焗油的吧?”

老人在一起说笑,秦时鸥和薇妮放下礼物抱着孩子去了院子里。

秦鹏家原来的房子推了,换成了一套二栋小楼,不过不是全封闭的,后面有个院子,就是他家以前的后院。院子里有一棵玉兰花树。

这棵树有年头了,足足十多米高,一臂合抱、枝叶繁茂,上面开满了白色略带粉红的鲜花,花香味在这里压住了辣椒味。风吹过,花香越发浓郁。

玉兰花树下有一张小茶几,秦鹏的媳妇严莉莉在照顾女儿,看到他们进来便微笑着站了起来,客气的请他们坐下来倒茶。

秦鹏的孩子三岁多了,已经是半大丫头,她好奇的看着秦时鸥一行,看到小甜瓜后咯咯笑着伸手打招呼,说道:“这个是妹妹。”

严莉莉微笑道:“对,这个是妹妹,兰兰有没有好吃的,给妹妹吃好不好?”

小姑娘拿了几包饼干过去递给甜瓜,甜瓜在渔场吃不到这些东西,秦父秦母说有防腐剂,便不给她吃。

小丫头第一次看到,伸手抓到怀里,想了想走过去,将零食盒里的饼干都抓了起来。

秦鹏的女儿傻眼了,估计她没想到这个柔柔弱弱的妹妹竟然这么霸道。

薇妮咳嗽一声,看着小丫头问道:“这些你都能吃得掉吗?”

这下轮到甜瓜傻眼了,她赶紧把抢到手的饼干都放下,最后只留下开始的两包,但后来想了想又放下了一包,粉嘟嘟的小脸上,表情那叫一个挣扎。

秦鹏夫妇被都笑了,说这小孩好玩。

秦时鸥道:“我女儿,跟我一样,机灵。不过秦鹏你不错,你女儿也够机灵的,是不是有个女儿挺好的?”

说到这个话题,秦鹏这边郁闷无比,他一开始带严莉莉检查的时候,通过内部得到的消息说是儿子,结果最后生出来的是女儿。

现在随着时代发展,秦家寨这里已经没了男女偏见,生男生女差不多,主要是很多儿子现在找不到媳妇,而很多家庭又是媳妇强势,所以民间也改了重男轻女的思想。

可是被医院摆了一道,秦鹏还是不开心,他去找医生问,然后医生告诉他,这是医院规定,对孩子性别保密,只要是问那就说是男孩。

回想起这件事,秦鹏还是郁闷不已,秦时鸥哈哈大笑,说让你这家伙显摆,提前把孩子性别就吹出去了,说有个儿子了,结果生完孩子你完蛋了吧?

小姑娘带着甜瓜去玩,甜瓜开始贪玩了,有人带着便开心,一大一小两个丫头,在地上捡落下来的玉兰花。

喝着茶,秦鹏说道:“你们运气真不错,这玉兰的花期就十几天,结果让你们给赶上了,其他时候可看不到这花。”

玉兰花在南方,一月份就能开花,北方气温低,得等到三四月份,但正如秦鹏所说,花期短,秦时鸥他们这可真是撞上的。

坐在树下嗅着花香喝着茶,薇妮后面去照顾孩子了,小甜瓜虽然比秦鹏女儿小得多,可筋骨强壮,动作灵活多了,这样她脾气不好,一有什么不开心就要和小姑娘开打,小姑娘被她弄的很委屈。

看着薇妮和甜瓜的背影,严莉莉叹气道:“真是可惜,缘分这东西多奇怪,我还以为能撮合你和娄慕青呢,她当时对你很有好感的。”

秦时鸥也无奈,道:“是啊,缘分就这样,可能就在那一瞬间,错过了那永远都错过,对了,娄慕青现在还好吧?”

时光如流水,秦时鸥还记得当初回加拿大的时候,在机场接到的那个电话:‘禽兽同志,我是娄慕青,你好’。

只是当时已惘然……

ps:推荐本不错的小说,书名是《重写人生》,也是咱们起点的作品,算是小生活文,轻装逼,很适合休闲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