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63 手段

1563.手段

秦时鸥不在意水里有多少鱼,大秦渔场当初鱼更少,那还是纽芬兰渔场的黄金地段,现在还不是让他给建设成了顶级渔场?每天出产渔获上千吨呢。

他也不在意水质怎么样,一批水草种进去,水质无论如何也能被改善开来。

可是水库底下的垃圾太要命了!

那么多垃圾在湖底,很多还是玻璃制品,不清理一下,以后下底栖网的话容易割碎网具。

在心底核算一番后,秦时鸥最终还是摇摇头问道:“老姐,还有更合适的水库吗?”

秦姐为难的说道:“水库是有,更合适的就没有了,那些水库面积很小的,几百亩的样子,而且还靠着村子,村民往里倒垃圾,也有人晚上来偷鱼,相比之下都比不上这个。”

秦鹏插嘴问道:“这个怎么了,你哪里看不好?说说,我帮你研究研究。”

秦时鸥笑了笑说没事,道:“我想多看几个比较一下,总不能只看一个就定下吧?”

秦姐点头道:“比较的话那没问题,再去看看就是了。”

他们一行刚下了水库,一个夹着公文包的中年男子挺着啤酒肚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双方打了个照片,那男子立马热情的挥手,说道:“大妹子,啥时候过来的?我这听镇上办公室的小孙说看到了你的车,才知道你来了这边,哥哥招待不周啊。”

秦姐笑道:“孙主任太客气了,这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反倒是你这么热情,让我怪不好意思的。”

啤酒肚孙主任连连摆手。然后看向秦时鸥,试探的问道:“这位是?”

因为看出弟弟看不上这个水库,秦姐便没有打算将秦时鸥介绍给孙主任,但对方既然这么问。她就不好遮掩了,介绍道:“这是我家弟弟,叫秦时鸥。小鸥,这是咱们小勇庄镇管农牧水利的孙主任……”

她话没说完。孙主任便使劲一拍手,说道:“哎呀,我就说嘛,看着眼熟,看着眼熟啊!这是小鸥?你说他现在多大一个小伙子了,我都不敢认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热情的拉住秦时鸥的手,开始帮助他回忆两人的关系。

孙主任就是小勇庄镇本地人。从村主任做起,后来调到了镇上负责农林水利方面的工作,或许秦时鸥以前确实见过,两个镇靠在一起,开车也就是十多分钟的时间,少年时代他经常来水库玩,见过也不稀奇。

对于秦时鸥这个人。周围乡镇都知道,即使不认识起码也听说过他的名字,知道他们这三乡五镇出了这么个了不起的青年,移民加拿大,还在加拿大成了富翁之类。

拉完关系,孙主任就装作不经意间切入主题,说起了水库承包问题。秦姐曾找他询问过水库的事,这么大的水库承包金可不低,对没有企业的乡下小镇来说是笔重要收入,所以这孙主任才跟的这么紧。

秦时鸥这些年。别的没练出来。场面话和打官腔那是练得熟稔无比,他问了孙主任水库承包金,一年是一百万,这太贵了。他没当面表达意见,说今天是过来考察的。回去和朋友商量一下才能决定。

孙主任好说歹说,秦时鸥各种装听不懂,这样总算甩脱他,又去其他水库转着看了看。

一天时间,几乎都晃在了水库上,前前后后总共看了六个水库,确实如秦姐所说,小勇庄水库是最合适的。

其他水库倒是有鱼,有两个数量还不少,可是秦时鸥不在意水产数量,反正后期得重新培养。

这些渔场不光是面积小,而且湖底也有垃圾,这点和小勇庄水库一模

一样,甚至犹有过之。在一个靠近村庄的小水库周围查看的时候,秦时鸥看到好几辆三轮车开过来,将各种垃圾倒在了水库里。

这让他有些无奈,老家乡镇处理垃圾的手段太低级了,不过也是,这么多垃圾,挖地掩埋处理是不行的,不说有没有那么多地,这些垃圾各种各样,谁知道什么时候土地里的细菌能将之降解掉?

倒入垃圾就简单多了,往水里一倒,神不知鬼不觉,多好的办法?

秦姐问秦时鸥意见,他说道:“就是小勇庄水库吧,你去谈谈价格,照三四十万来谈,谈不下不要紧,后面我来,你往低里谈就可以了。”

回去后,他便给合作开海鲜酒店的段磊打去电话,让他帮忙买一套潜水服,这东西简单,他们的海鲜酒店不光依靠空运过来的大秦海鲜和白龙江鱼塘,还得从周围水库和海岛市几个临海城市收集海鲜水产品之类,肯定能弄到潜水服。

听说秦时鸥回来,段磊很高兴,说这件事交给他没问题,邀请他有空来酒店看看。

打完电话,秦时鸥将海神意识放到小勇庄水库,八道海神意识在水下慢慢掀起风浪,将海底淤泥掩藏的垃圾废品之类的搅动了出来。

两天之后,潜水服送到,秦时鸥问秦姐价格谈的怎么样了,秦姐说谈到了九十万,再往下谈不动了。

这样轮到秦时鸥出马了,他直接去了小勇庄水库,结果到了堤坝后碰到了愁眉不展的孙主任。

孙主任似乎没有注意到他们,蹲在堤坝上看着黑漆漆的水面发愣,他身边还有几个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应该是他下属之类。

八道海神意识在海底纵横驰骋了两天,水库已经没有了两天前的清澈,一些塑料垃圾漂浮在湖面上,岸上还有玻璃渣子建筑废料之类,更有一股淡淡的腥臭味笼罩着湖面。

秦时鸥心里一笑,说道:“咦,这水库怎么这么脏了?”

孙主任没注意到他们的到来,下意识的开始唉声叹气:“他妈的,这两天谁倒了这么些垃圾在湖里?没人跟镇里申请呀……”

说到这里他察觉到不对劲,回头看到秦时鸥和秦姐,立马跳了起来,再度露出热情笑容:“哎呀呀,小秦和小鸥呀?我刚才胡说的,哈哈,其实我知道这水库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秦时鸥戏谑的问道。

孙主任恨恨的说道:“肯定是下河镇的那帮孙子坑了咱们,趁着夜里来倒了垃圾!这帮龟儿子,他们就想让你们去租赁他那里的水库,真是不择手段了,我一定要报警,严惩这帮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