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69 飨宴

1569.飨宴

秦鹏给两人倒茶,还在哈哈大笑,秦时鸥被他笑的心烦,瞪了他一眼威胁道:“再笑我揍你了。”

秦鹏不屑说道:“从小到大咱们打架,你啥时候打过我来着?”

听了这话,秦时鸥欢乐的笑了起来,右手猛然探出,一把抓住秦鹏手臂,接着往后一转,将他手臂给扭到了后背。秦鹏挣扎,他用左手摁住秦鹏的肩膀,这样他连动都动不了。

小马哥在旁边看的双眼瞪得老大,秦鹏的武力值他还是清楚的,毕竟天天跟扳手老虎钳风炮之类打招呼,起码两膀子力气够大。

结果秦时鸥一只手就压住了他,任凭他脸色涨得通红,都无法摆脱他的控制。

这样小马哥想起了他之前对秦时鸥的欺骗和称呼,心里顿时拔凉,他在想如果待会喝了酒这兄弟耍酒疯干自己的话自己的胜算,想来想去悲哀的发现,除非自己带上家里所有的狗,要不然肯定挨虐!

秦时鸥只是和秦鹏随意开个玩笑,并没有真动手的意思,他摁住秦鹏几秒钟就松开了手,得意洋洋的说道:“怎么样,知道以前哥们是怎么让着你的了吧?”

秦鹏悻悻的搓着手腕,道:“他妈的,你小子力气怎么这么大了?可能我饿了,这会身上没劲!”

说着,他让秦时鸥和小马哥坐着喝茶,他则提着兔子和麻雀野鸡去处理酒菜了。

小马哥可不敢和秦时鸥私底下坐在一起,他赶紧接过兔子道:“鸟哥,这个我来处理。你陪着兽哥喝茶,你们喝着。我来做,这兔子在你后院烧烤就行。”

秦鹏和他关系似乎很铁。没有客套,将兔子递给他笑道:“禽兽你可是有口福,狗蛋做的烤兔子特别香,待会你就知道了。”

修车厂有很大的后院,院子里西南角收拾的干干净净,没有油污或者零件之类,放着凳子桌子饮水机,应该是秦鹏平时招呼客户或者修车厂员工休息的地方。

后院是泥土地面,小马哥找了些石头砖块。很快架起了一个小灶台,然后将兔子去剥皮腌制后,用两根竹条给串了起来,架在小灶台上烤了起来。

秦鹏准备了一块肥肉,小马哥将肥肉切片后敷在兔子身上,这样慢慢加热,肥肉渗出油脂淌进了兔子肉里,等到肥肉烤到不能流出油水来了,他便将肉片塞进兔子的肚子里。

秦时鸥第一次看到还可以这么烤兔子。就凑上去问道:“这是什么烤兔子的方法?”

小马哥呵呵傻笑道:“我爹教我的,兔子肉太柴,尤其是春天的兔子肉,柴的没法吃。它本身没有肥油。所以得用猪肉来烘,把猪油烘进肉里后,兔子肉就不会显得柴。”

高温之下猪油散发着浓郁的香味。那是一种纯粹的肉香,很能勾起人的食欲。没一会秦鹏的女儿蹬蹬蹬跑了出来,嘴里喊着胖乎乎的小手指垂涎的看烤兔子。

秦时鸥是吃货。所以他对于吃货总是特别有好感,正所谓物以类聚,看到小马哥这么会吃,他就原谅了这家伙之前对自己的欺瞒,决定录用他去帮父母养狗。

最主要的其实还是小马哥人畜无害的气质,就像之前他感觉的那样,这小子有种傻乎乎的气质,很能去除人的戒心。

可能,他也是借着这个气质和狗狗来接触的,估计狗狗们也觉得这个两脚兽很傻,可以信任。不过秦时鸥可不认为小马哥傻,这家伙精明的很!

一只兔子用五香粉和孜然粉来做调味料,另一只兔子则用了辣椒面和孜然粉来做调味料,两只兔子两种口味,麻辣香味在院子里飘荡开来。

秦鹏的女儿蹲在旁边期盼的看着,小马哥百般逗她玩,不断拿起烤兔在她面前晃悠,小姑娘眼睛瞪得滚圆,一次次伸手想去抓,但总在即将抓到烤兔的时候被小马哥拿回去。

秦鹏将野鸡和麻雀收拾干净,将野鸡炖香菇做了个汤,麻雀则一刀两半做了个麻辣风味的煸炒麻雀。

此外,他又做了韭菜炒鸡蛋、辣椒油拌小油菜和炒肉拌春黄瓜,最后拿了一条鲤鱼扔在锅子里咕噜着,一顿丰盛午餐出锅了。

这边两只兔子也烤好了,小姑娘伸着手想要吃,叫道:“爸爸,给我一块,给我一块,兰兰吃,给兰兰吃。”

秦鹏很注意家教,特别是见识过薇妮的优雅之后,一心想将女儿也培养成这样的女神。所以小姑娘一嚷嚷,他板起脸道:“平时妈妈怎么教兰兰的?叔叔们还没有吃,兰兰怎么能吃呢?”

秦时鸥挺喜欢小姑娘的,他过去拿了块骨头塞进嘴里,然后挑了根兔子后腿给小姑娘,说道:“叔叔先吃了,兰兰也吃吧。”

秦鹏不满道:“你这样不是惯孩子吗?”

秦时鸥不屑说道:“惯个屁,女儿富养、儿子穷样,这道理不懂?你就得使劲惯她,要不然你还想调教个贤妻良母便宜哪个臭小子?”

秦鹏琢磨了一下,说道:“你这话有道理,妈的,一想过个二十年,我女儿指不定便宜哪个臭小子我就生气。”

小马哥凑上来说道:“鸟哥,我能等二十年,那时候我就不是臭小子了……”

“我肯定打死你!”秦鹏愤愤道,“打死你喂狗!”

将菜收拾上桌子,秦鹏又端了两盘他父亲腌的小咸菜,一碟是酸辣胡萝卜,一碟是泡椒凤爪。看到里面的小泡椒,秦时鸥的口水便分泌了出来,这是被秦鹏父亲调教出来的条件反射,他小时候最喜欢吃他们家里的咸菜。

三人坐下,秦鹏倒上酒说开吃,秦时鸥让严莉莉上桌,秦鹏摆手说不必,秦时鸥顿时不满,道:“这就是家乡的陋习,母亲是很伟大的,怎么能不让上桌?赶紧上来,要不我掀桌子走人!”

可能是人有钱了腰杆硬、说话就有底气,反正秦时鸥现在不管和谁在一起,都是承担发号施令的角色,薇妮笑称他是暴君。

秦鹏无奈,将严莉莉和女儿带上桌,这样秦时鸥才满意点头,拿起筷子大快朵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