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72 最美的风景

1572.最美的风景

反正在车上闲着也是无聊,秦时鸥和薇妮围绕小情人和小师姐的话题展开讨论,然后前者自然是各种委屈抱怨,说如果世界上仅存一个好男人,那一定是他。

开车的秦姐夫笑道:“那我是第几个呀?小鸥,摸着良心说话,你虽然不错,可光是未婚先育这点,就把你从最好男人的行列剔除了,我觉得最好那个是我。”

秦姐冷笑道:“是吗?你那些小破事我都不屑说出来。”

秦姐夫不说话了,只能露出满脸委屈。

车子开进县城,直奔县城中心区域/ ,他们的酒店就在这个位置。

酒店的名字叫做天涯知己海鲜大酒店,装饰的富丽堂皇,中西合璧,旋转门、石狮子,大气有余、精致不足。

段磊等在门口,看到奥迪a6开来,他亲自上去打电话,然后和秦时鸥来了个热情拥抱。

进酒店的时候,他特意介绍道:“这个名字起的不错吧?”

酒店的名字秦时鸥不忍吐槽,这是段磊起的,名字来源于一句著名古诗:‘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取这名字有好几层含义,‘知己’是说食客都是亲朋好友,‘天涯’则从侧面介绍酒店所用海鲜很大一部分是从海外运送来的。

酒店生意很好,现在是十点半,还不到午饭的饭点,可是秦时鸥进去后,有人迎上来和段磊握手,笑道:“段总,你这生意也太火爆了吧?我这定饭局订不上了,这才十点多呀。”

段磊要和秦时鸥谈一些发展策略,就将大厅经理叫了过来,重新给这人安排了一个包间。

分开后。他介绍道:“这位是咱们县城招商办的齐主任,他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我现在每天都得提前留出五个包间,就是为了照顾这样人的面子。”

秦时鸥道:“生意确实不错啊,不过不是大领导发话说不准公吃公喝了吗?好像还是很厉害呀。”

段磊笑道:“那倒不是,招商办嘛。肯定要大吃大喝的,如果连个饭都不供应,人家凭什么来这里投资?”

秦时鸥嘟囔道:“我给小勇庄投资,可就没吃他们的,几次饭局都是我请的。”

段磊说道:“你们在哪里吃的,怎么不来咱们酒店?”

秦时鸥道:“嗨,镇政府那些人胆小不敢来,说现在查的严,我们就在镇上随便吃的。”

段磊点头道:“确实。现在官面上查的很严,否则咱们酒店还得火爆!你的海鲜味道太棒了,价格比外面高出两倍都供不应求。要是政府这两年不狠抓公款吃喝,咱们酒店去年还指不定赚多少呢

。”

秦时鸥笑了起来,那当然,大秦海鲜的威力岂是国内这些饲料喂养出来的海鲜能比的?即使在美国和加拿大,他的海鲜都是横扫各大市场无敌手的,莫里家族被他的大秦海鲜可是打的溃不成军!

天涯知己海鲜酒店的一部分原材料是从日本转过来的。国内唯一销售大秦海鲜的地点便在这里,要知道现在大秦海鲜的名气彻底起来了。北上广、长三角、珠三角这些消费大省市,都想引进大秦海鲜而苦于无途径。

坐在办公室里,段磊一边泡茶一边感慨道:“秦老弟,我当初可是小看你了,这酒店太小打小闹了,早知今日。当初就直接干个大的,弄个全市最大海鲜酒店!”

这家酒店规模不小,有五十个包间和两座大厅,总共五层楼,一楼和五楼都是大厅。总共能容纳上千人同时就餐,拥有员工已经上百人,可即使这样都食客爆满、容纳不下。

秦时鸥笑道:“路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口吃,其实酒店规模已经很大了,我的渔场现在才一共五十来个人呢,不到你这里员工一半。”

段磊笑道:“大秦海鲜多少员工?也才五十个?”

大秦海鲜扩张的很快,光店铺数量都超过了五十家,巴特勒计划进军欧洲了,总共拥有员工不下于一千人!

说起这个,秦时鸥想起当初和小希尔顿的约定,后者还欠他一个将他介绍给希尔顿家族掌门人会面的机会呢,回去得催催她了。

秦时鸥喝着茶,开始计划回到渔场后的工作,当然,他会先给自己放个假,这一段时间可忙坏了。

段磊以为他在思索酒店的发展,就想趁热打铁,说道:“我想要扩张一下规模,你看是搞个分店好,还是换个地址,直接弄个大厦下来?”

秦时鸥一怔,说道:“不,你先别心急,现在是积累名气的时候,别着急扩张,万一产能供应不上那可麻烦了。要扩张,最快也是两年后,起码我的水库能够给酒店供应水产了才行。”

段磊不甘心的说道:“两年啊,秦老弟,这得少赚多少钱?”

秦时鸥道:“可是以后,这样可以赚更多的钱!磨刀不误砍柴工,这个道理,段哥不会不懂吧?”

段磊无奈,只能接受这个暂时的计划,他现在工作重心完全从4s店转移到了这个酒店上,一心想做整个城市而不只是这个县城的饮食之王。

在酒店里视察了一圈、吃了个饭,秦时鸥最后的工作也宣告结束,他回家又陪了两天父母,给那些小狗崽输入了海神能量,然后就在父母依依不舍的目光中,选择飞回圣约翰斯了。

车子飞速行驶,秦时鸥用手撑着下巴,怔怔的看着窗外风景。

出村的道路是他最熟悉的一条路,但这条路现在有点陌生了

四年前,这是一条土路,现在已经是一条宽阔平整的水泥路了。因为罐头加工厂和大型冷库,村子现在可没少赚钱,有了钱除了分到家家户户,另外首先做的就是自己出钱修了这条水泥路。

道路两旁栽种着小杨树,这些杨树栽种没两年,还很弱小,不过总算熬过了一个酷寒的冬季,春天来临,它们长出了嫩芽小叶,开始了新一轮的生长。

但这不是他记忆里的东西,秦时鸥喃喃道:“我记得啊,村子的路两旁是什么都没有的,只有杂草地,以前觉得不好看,后来在外面上大学、在外面工作,觉得其实是很好看的,这怪不怪?”

薇妮抓着他的手轻声道:“最美的风景,永远都在故乡的回忆里,但人不能总活在回忆里,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