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74 虎豹之争

黄金渔场 1574.虎豹之争

飞机在告别岛的小机场降落,恰好是第二天的清晨。

朝阳初升,不算绚丽的阳光将东方照成清冷的亮白色,小丫头还在睡觉,秦时鸥用婴儿背带将她挂在胸前,小丫头胖胖的小手抱着他、小腿张开篡着他,好像一只树袋熊在酣睡。

他们一下来,远处便响起了虎子豹子的汪汪叫声、小萝卜头的嗷嗷狼嚎声,而当空则有三个巨大阴影迎面扑下,小布什们高兴的扑了下来。

小布什和陈纳德蹲在他两侧肩膀上,几乎同时举起翅膀,一下一下的拍打他,嘴里还嘎嘎的叫着,眉弓高耸、表情冷峻——这没办法,它们无法做出其他表情。

不过秦时鸥还是判断出,这些小家伙不是在欢迎他和表示亲昵,这是在责备他呢,怎么这么多天不见啦?是不是不想喂我们啦?朕很担心你不?

它们这么一捣乱,酣睡的小丫头迷迷蒙蒙的睁开睡眼,仰着小脑袋不满的看向上方,这是干嘛呢?

小陈纳德注意到,便不去拍打秦时鸥了,转而拍打小丫头:睡睡睡,睡你麻痹起来嗨!

幼儿都有起床气,小丫头被吵醒就罢了,还被攻击,顿时伸出胖手,抓着小陈纳德的翅膀就往下撕扯。

这就是小丫头的起床气,不是哭闹,而是直接开干!

小陈纳德凄惨的叫了起来,赶紧收拢翅膀躲避她的小胖手。

小丫头手里抓着一根粗硬的翎羽,不屑的看了陈纳德一眼,瘪着小嘴嘟囔道:“打!瓜瓜打!”

听了她的话,秦时鸥笑了起来,对薇妮说道:“以后有儿子了,就给他起名叫蘑菇。这样他就会说‘蘑蘑打’,么么哒,多好玩,是吧?”

薇妮温柔的帮他整理了一下小甜瓜弄皱巴的衣服,微笑道:“好,都听你的。你喜欢什么就叫他什么。”

虎子和豹子一行远远的跑来,薇妮蹲下拥抱它们,几个小家伙在他们身边开心的转悠起来,然后纷纷伸出舌头舔两人的手掌。

换班的bb霜和扳机开车过来接他们,秦时鸥问道:“这些天家里还好吧?”

bb霜打着哈欠道:“一切正常,没有盗鱼船、没有找麻烦的、没有鱼病啥的,就是虎子和豹子很暴躁,好像是发-情了。”

薇妮搂着虎子嗔道:“别乱说,它们只是想念我俩而已……”

在犬类当中。只有母狗有严格意义上的发,公狗几乎全年可以**,母狗发请的时候身上会散发出一种特殊气味,公狗嗅到后便会产生**,它们自己本身不会主动发请。

不过,有些特定时间比如春季,这是母狗发请的高峰期,公狗在这期间也会变得兴奋。按照常理来说,这个时候需要带它们去爽一把才行的。

豹子在秦时鸥怀里不安分的扭动身躯。张开嘴轻轻撕咬他的衣摆,他伸手去摸豹子的脑袋,豹子就扭头去轻轻咬他的手。

这样,秦时鸥也觉得两小家伙不一般的兴奋,得带它们去释放一下压力了。

拉拉汪年纪可不小了,它们已经有三岁了。放在人里就是少年时代,可以谈恋爱了。

很快,薇妮也发现了这一点,因为回家后她给拉拉汪喂食物,两个小家伙都不好好吃。吃两口就跑去一边嬉闹,然后喊两声才会回来。

这次在家里待的时间可不短,得有二十来天,回来就是四月底五月初了,天气转暖,小岛上变得郁郁葱葱起来。

二十天的时间,渔场变化还是挺大的,花园已经有个雏形了,四个风格的花园划分开来,需要用的材料大多到达了,一些假山建设起来,各种绿树花草也各就各位,剩下的是安德烈指挥工人们进行拼装。

另外,别墅的锅炉和供水管道也进行了翻修,一切焕然一新,少年们将别墅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沙克等人则将别墅外面的墙壁刷了胶漆,现在阳光照耀,别墅亮堂堂的,好像新房子。

秦时鸥回来睡了半天回笼觉,下午陪小家伙们玩闹,薇妮依然在沉睡,飞机上又是他又是甜瓜在那里闹腾,把她折腾的不轻。

他坐在绿油油的草坪上,依靠着熊大,怀里抱着熊萝莉,笑嘻嘻的看着虎子豹子在打闹。

貂哥貂妹你侬我侬的在一起散步,他招招手,两个小家伙傲娇的扭头,才不理财你呢。

秦时鸥笑了,你们这么牛逼?很好,他吹了声口哨指着貂哥貂妹,虎子和豹子猛的抬起头看过去,貂哥貂妹觉得不对劲,下意识的撒丫子想跑。

结果太晚了,虎子豹子速度何其之快,几个箭步冲snq,虎子盯上貂哥、豹子抓到了貂妹,几乎是同时完成的。

秦时鸥正要让它们送过来,结果拉拉汪张开嘴放掉了貂哥貂妹,这一幕让他满头雾水,虎子豹子这是干什么?

貂哥貂妹狂奔而去,虎子和豹子大眼瞪小眼,你盯着我我看着你,没有去理睬。

等到雪貂跑出一段距离了,虎子和豹子眼睛一亮,再度化为离弦之箭,飞快的冲着貂哥貂妹追去。

貂哥貂妹不明白情况,它们分开逃跑,结果又是几乎同时被虎子和豹子抓到了。

这样虎子和豹子又张开嘴放走了雪貂,秦时鸥彻底茫然,拉拉汪到底在干什么?

貂哥貂妹继续跑,过了一会,虎子和豹子再度去追,这次虎子率先一个虎扑将貂哥给咬在了嘴里,豹子慢了半步,抓到貂妹的抬头一看,虎子在那里耀武扬威。

豹子顿时变得很沮丧,一甩头将貂妹放走,虎子也放走了貂哥,然后冲着豹子得意的吼叫了两声。

这次放开,貂哥貂妹不跑了,也跑不动了,它们瞪着小眼睛一个劲的骂,娘的坑爹啊,这是猫抓耗子吗?这么戏弄我们真的好吗?

它们两个索性不再挣扎,主动跑去秦时鸥,跳到他的怀里,行了,俺们认输了,这件事就此结束好不好?大家握手言和好不好?

虎子和豹子就没理睬它们,听到虎子的得意叫声,豹子阴翳的看着它,随后一个虎跃跳起将虎子摁倒在地。

虎子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随即它反应过来,来了个兔子蹬鹰,将压在它身上的豹子踹飞,爬起来吼叫着冲了sn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