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89 第一天

1589.第一天

韦尔苦笑道:“人数,伙计,我没有告诉你人数。我的手下伙计建楼房,都是以八人为一个单位的,八个人负责一栋楼房的建设。你那里有多少渔夫?得有三十个吧?”

“三十二个……”

“如果他们懂得操纵小型吊机、铲车之类的工具,那一周之内在成熟地基上建起一座楼房并没有问题。而且,你别小看渔夫们,他们都是干活能手,相比我的工人只是缺少经验,他们肯定都盖过房子的。”

又用了一天时间,海草水藻的种子和孢子都撒入了渔场,巨藻好不容易清洁的海水重新变得浑浊起来,无数种子孢子随海水飘荡,吸收了海神能量酝酿着发芽生长。

到了晚上时候,沙克和公牛乘坐一艘运输船回来了,这船上除了有各种木板、木梁柱之外,还有一系列单人操作的机器,中小型起吊机、两轮钉板机、冲击钻等等,看起来很像那么一回事。

老板和工人将这些材料分类运送到了楼房四周,交给秦时鸥一份账单,让他来核对然后付钱。

秦时鸥看了看,这次两人买来的基本上全是木材类制品,门窗啥的还没有买。

加拿大的房子几乎全是木材制成,这不是因为当地木材多可以就地选材,加国盖房子所用的木材大多是从南美洲运送进来的,他们自身对于伐木砍树之类的事情看的很重,不允许破坏环境的行为发生。

相比砖石,木材毫无疑问要轻便的多,这样就容易施工,哪里出问题了也方便补休。

当然,木材房屋不如砖石房屋结实耐用,但加拿大人也不需要自己的房子多耐用,这点和国内情况不一样,是两国国情决定的。

国人不喜欢搬家,乡情浓厚。在一个地方住久了就会有感情,所以建房最好耐用。而且,在中国买一套房子,不考虑还贷的情况。基本上所有费用都在头一年缴清,以后居住就行了。

加拿大不是这样,首先加拿大人不喜欢在一个地方久住,这可以说他们具有更强的‘冒险精神’,也可以说他们玩心太重。所以经常在路上看到有人用车子拖着房子到处跑。看好哪里就在哪里住下。

这样,自然是轻快的木屋比砖石房屋更要合适,砖石房屋一旦落成是不能整体带走的。

另外就是加拿大的房子有一个固定资产税,每年要缴纳价值的3%,这样如果用砖石建造一座昂贵的房子,自然每年缴纳的规定资产税更多。还不如用木材建造一个便宜的房屋,这样剩下的资产税用来维修就行了。

维修可能会比较费劲,可加拿大人就不怕费劲,他们喜欢这样的手工活,而维修可以让房屋及时进行更新换代。总是紧追时髦潮流不落伍。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便是加拿大砖石很贵,能用砖石盖房子的都是富豪人家,许多看上去是砖墙的豪宅其实只是外表贴了砖墙的纹理作装饰,比如说大秦渔场的别墅,就是内里木材外面贴了一层瓷砖。

木材则相对便宜,南美洲拥有全球最多的树林,亚马逊雨林能提供的林木更是数不胜数,北美洲作为南美洲的邻居和大哥,可以获得大量廉价木材。最终百姓们购买自然也便宜。

在秦时鸥账单里面,一根四米高、半米直径的大木头不过才一千块钱,这在国内是不可想象的。至于那些建房用的胶合木板就更便宜了,十二厘米厚的木板。一个平方才要五百块。

不过一些成品就要昂贵多了,有些家具是建屋的时候最好同时放入其中的,沙克买了一套枫木橱柜、大衣柜,这两个加起来要4800块。厨房使用的花岗岩台面,这个更贵,要5000块。小楼里的漂亮楼梯。这个是2800块,不包括楼梯扶手,楼梯扶手得再花2200块。

此外灯具也要提前购买,沙克是按照秦时鸥要求来购买的,大厅用的吊灯,1500块,一圈十二个射灯,1400块。厕所厨房的地板需要用瓷砖,一套下来6000块……

不过整体来看,秦时鸥觉得还是不贵,这些全部加起来才十八万块。

他刷卡付账后,老板道谢,然后说了声有什么需要继续找他就离开了,似乎对他们自己建设房屋这种行为见怪不怪。

自然,当夜还得住在帐篷里,一夜后大清早的,外面就响起了渔夫们的吆喝声和机器轰鸣声,秦时鸥搓着睡眼看看时间,才凌晨五点钟呢。

他掀开帐篷往外看,渔夫们已经光着膀子热火朝天的开干了,看来他们约定好了提前起床干活。显然,这些家伙说六天时间建好房屋也是有点自吹自擂的,所以他们才这样抓紧时间开工。

秦时鸥坏坏一笑,故意搞破坏,他洗漱后便做了香喷喷的早餐。其实比较简单,就是煮了一锅牛奶燕麦粥、用船上的厨房煎了小香肠、培根、肉排之类的食物,另外还有咸鸭蛋和腌制鬼子姜等等。

渔夫们都是吃货,而且跟着他习惯了吃中国式早餐,对于鬼子姜和咸鸭蛋情有独钟,他们吃多了油腻,也喜欢这种清淡又美味的早餐。

不过渔夫们不会上当,他们吃的时候狼吞虎咽,最后甚至有人在面包里夹上几片鬼子姜就跑去干活了,看来加薪的赌注让他们动心了。

秦时鸥跟着去帮忙,他也学习一下加拿大人建房子的方法。

地基是一层水泥地,沙克带人用喷漆在上面做了整齐分割,按照设计图纸,把几个房间划分了出来,哪个是车库、哪个是客厅、哪个是卧室、哪个是厨房、哪个又是卫生局,划分的清清楚楚。

他这里划分出来后,立马有人用射钉枪打出水泥钉,将一条条木方钉在上面,然后有人找到承重墙,开动吊机将又厚又结实的木板拉了起来,两边有高高的圆柱作为墙柱,分割出几个房间。

这样随着承重墙建起,加上一条条木方规划,宽阔的地基迅速被遮掩住,这里变成了一个大木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