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97 事到临头

黄金渔场

哈姆雷的这个态度就表明了,对于尼尔森和帕丽斯之间的婚事,他并不看好。

秦时鸥一看就急眼了,伸手要拍着桌子吼叫,后面的尼尔森看的胆颤心惊,赶紧拉住他使劲使眼色,同时心里暗暗叫苦:BOSS你可别把我的婚事搅和黄了啊,我和帕丽斯是真爱!

控制住情绪,秦大官人和颜悦色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我说伙计,现在这年代不是讲究自由恋爱吗?包办婚姻不大好吧?”

哈姆雷瞥了尼尔森一眼,叹了口气说道:“我只有一个妹妹,秦,我妹妹比我小了十五岁,很多事情,我要为她负责。”

打开天窗说亮话,秦时鸥伸手拍着尼尔森肩膀道:“对,威廉,你要对你的妹妹负责,但你觉得尼尔森不是个好小伙吗?你觉得他不能给帕里斯带来幸福吗?”

哈姆雷有些犹豫,几次将手里的饭盒拿起又放下。

秦时鸥推了尼尔森一把,后者赶紧站起来发誓:“上帝知道,镇长,我会爱帕里斯一生一世!我会给她带来幸福的!”

“等我消息,我需要和帕丽斯谈谈。”哈姆雷下定决心说道。

尼尔森立马掏出手机,哈姆雷瞪眼道:“是面对面谈,家人的谈话,不是打个电话!”

尼尔森讪笑道:“我明白,我打电话是让她进来。”

秦时鸥和哈姆雷一起瞪大眼,尼尔森小声解释道:“帕丽斯一定待在外面,我看到她车了,刚才进门的时候。”

拨通电话后,会客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身OL装打扮的帕丽斯进来之后坦然说道:“哥哥,我愿意嫁给尼尔森,我和他是真心相爱。”

哈姆雷摆摆手,秦时鸥直直的看着他,说道:“你摆手是什么意思?那就现在谈吧?别告诉我。你没有时间!”

哈姆雷苦笑道:“不用谈了,看来帕丽斯真的看中了这个小伙子,我接受他的提婚,准备向我们家的傻公主求婚吧。”

听了这话。帕丽斯欢呼一声,高兴的拥抱住旁边的尼尔森,尼尔森更高兴,搂着帕丽斯就想亲吻。

哈姆雷咳嗽两声,帕丽斯推开尼尔森过去抱住他。开心的喊道:“谢谢你,哥哥,我就知道你是最爱我的。”

尼尔森无力的说道:“那我呢?亲爱的?不是说我是最爱你的吗?”

不过结局算是皆大欢喜,尼尔森和帕丽斯手拉手离开,秦时鸥也想走,哈姆雷示意他留下,说有点事跟他说一下。

“什么事?”秦时鸥问道。

哈姆雷有些为难的样子,他沉吟了一会,说道:“你知道省府今年要大肆削减医疗开支的事情,是吧?”

秦时鸥点头。接着明白了哈姆雷的意思,圣约翰斯市府要动手了,而且很可能要对告别镇下手,否则他没必要和自己说这些事。

这件事,不久之前科尔-施特劳斯来渔场度假的时候,他还介绍过,没想到省府竟然要对下面的乡镇和社区医院动手!

据他所知,从2013年自由党执政纽芬兰组成多数政府,为了填补数以亿计的医疗赤字缺口和支付一些高额的账单,便不断的在削减省民医疗方面的预算。

“要对告别镇下手了?”秦时鸥问道。

哈姆雷的反应让他心里一沉。他沉默不语,其实就是默认了这件事。

这时候,一起吃饭的市长助理说道:“秦先生,哈姆雷先生也没有办法。仅今年,省府已经削减医疗开支540万元,预计今年剩下时间还有三次裁减医生服务,现在的医疗赤字太多了,有接近8亿元!”

秦时鸥的脸色有些难看了,他说道:“小镇的医院必须要撤掉吗?没有别的办法?”

他不能让市府撤掉小镇医院。告别镇好不容易才有一个医院,不能毁掉。以前小镇是没钱支撑医院甚至没钱雇佣医生护士,他到来后,渔场给小镇大量缴税,终于支撑起了医院,可不能再撤掉。

加拿大的医疗系统和其他国家不一样,一旦政府撤掉,那小镇就没有设立医院的资格了,加拿大的医院是由政府举办的,全是公立医院,很少有私立医院,顶多有一些私立诊所。

这样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有医保的人在医院一切开支都是免费的,如治疗费、药品费、床位费和伙食费甚至误工费,全部由政府的医疗保险机构付费。

这加拿大的医疗保险机构也全是由政府设立的,而不是由私人保险公司承办。说起来,加拿大人不是看病不花钱,而是有些地方完全不花钱,有些地方则要负担一定的医疗保险费用。

比如说多伦多市,无论个人和所在公司都无须缴医疗保险费,全由政府负担。而BC省的温哥华市,医疗保险费是由个人和所在公司共同承担,个人的缴费标准又根据其收入情况实行多收多缴,少收少缴,但总归要缴费。

不管是怎么缴纳这个保险,只要拥有医疗社保,那进入公立医院看病就不用花钱。当然加国很多人也交不起社保或者交不上这些钱,他们不享受免费医疗,生大病就破产对于加拿大人来说也是很常见的。

如此一来,加国的医疗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去公立医院看病需要家庭医生预约安排,急诊、重症和要出人命的病预约特别快甚至可以直接上医院,慢性病和大型仪器检查的预约就特别慢,而且医生总是尽量劝导患者不要住院。

在加国,衡量一个地区的医疗水平有个专门的词,叫及时就诊率,预约家庭医生之后,能在当天或第二天就诊的就叫及时就诊。

大城市这个就诊率是40左右,在乡镇、偏远地区、低收入阶层和新移民群体中,就诊率则要低得多。

以前告别镇的居民看病更费劲,只能乘船前往圣约翰斯才行,奥多姆到来后才解决这个问题,但及时就诊率还是比较低——告别镇好歹也有几千居民,而且以中老年居多,只有一个医院一个主治医生,大家看病排队的时间自然比较长。

可再长那也比没有医院看病好啊,现在他们要面临的,就是恢复以前的医疗水平,小镇医院撤掉,他们有个头疼脑热就得前往圣约翰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