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00 乡非杀马特

1600.乡非杀马特

最大的那座圣檀木最后称重,重量是千克,也就是五吨多不到五吨半的样子。这东西很昂贵,需要按克来出售,但因为参拍者是拍下一整棵,所以秦时鸥给予优待,小数点一位之后抹平。

这样一克5.4加元,五千多千克的圣檀木,总价接近两千八百万加元!

小布莱克给秦时鸥说过,这圣檀木在水里泡久了,虽然有特殊胶进行保护,可是依然对木材质地有影响,否则这么大一棵圣檀木,价格至少得翻倍,一克怎么着也得弄个十元才行。

秦时鸥不在意,这价格他很满意了,毕竟是他平白捡到的,何况还有二十一根圣檀木呢,第一根就卖出小三千万,好兆头。

其实圣檀木很好卖,如果他放出消息,那估计几天时间就能卖掉。但突然出来多了,圣檀木就不值钱了,这玩意儿之前是一年出来几吨,现在却是几十吨,对市场影响很大。

此外,利氏拍卖行得对他们的拍品负责,而拍品的价值在于物以稀为贵,不能这边刚高价拍出一株圣檀木,官方还宣传着世所罕见,那边一下子又出来二十多棵圣檀木。

秦时鸥和巴特勒这样坑过手冢孝太,却不能这样坑小布莱克。

这是等拍卖会结束了一个月,小布莱克才重新联系的客户,不过这种客户很好找,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都尊绿檀木为圣木,所以找宗教人士出售这个一点不费劲。

当然,每次出售都得少量进行,否则这玩意儿就不值钱了。

秦时鸥挂了电话,正在和奥尔巴赫喝茶聊天的安德烈好奇抬起头,说道:“你的手头上有一批圣檀木?大概多少克?”

秦时鸥道:“这个不好说。你如果问我多少吨我大概能回答出来。”

安德烈以为他开玩笑就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笑不动了,盯着他说道:“利氏拍卖行上个月卖出了一株圣檀古木,我看过新闻,是一棵大树,不会是你卖出去的吧?”

拍卖会对拍品提供者的信息进行保密。除非提供者要求,否则外界根本差不多拍品提供者是谁。

秦时鸥耸耸肩道:“是的,是我卖出的。”

安德烈惊叹道:“上帝,那么大的圣檀木,你在那里找到的?还有吗?”

秦时鸥避重就轻的说道:“当然,还有二十多棵,不过没有拍卖那一棵的规模,只是普通大小,合起来也就是二十多吨的样子。”

安德烈说不出话了。奥尔巴赫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不过看向秦时鸥的目光稍有点不同寻常,估计他是知道秦时鸥在探宝这一块有问题。

这在秦时鸥意料之中,他最没想防备着的,就是奥尔巴赫老爷子。首先,老爷子跟着他二爷爷混过半个世纪,两人共同生活,二爷爷的海神之心藏的再好。估计他也有所察觉。

其次,老爷子是真正的聪明人。他现在只想养生,对于外事一点不管,秦时鸥不发话,他就是渔场的隐形人。

最后,那就是他相信老爷子不会害他,否则老爷子不会费那么大力气将他带到渔场来。这些年也不会尽心尽力、任劳任怨的帮他忙。

甚至连薇妮这个媳妇,都是老爷子给他找来的,当初要不是老爷子几次三番带他乘坐薇妮所在的航班,那两人只会相见一面,然后再也不见。

消化了一下秦时鸥话里的信息。安德烈跳了起来,狠狠一拍他肩膀,说道:“你可真是个幸运的小子,竟然有这么多圣檀木!别都卖掉,小子,你的花园正缺少镇园之宝呢,就用圣檀木来吧。”

秦时鸥揉搓着肩膀苦笑道:“可那些木材已经在水里泡过很久了,不可能再活下来。”

别看安德烈年纪大,但力量可不小,身体素质比宅男小伙子强的多,这一巴掌拍的秦时鸥是倒吸凉气。

安德烈哈哈笑道:“谁让你把它们再种活的?不,我的意思是说,你用圣檀木打造一座亭子,四个花园中不是有一个是中国式园林吗?里面得有多个亭榭,做一座圣檀木亭榭,那简直太美妙了,会让你的花园成为传奇的!”

奥尔巴赫笑道:“这有什么传奇性?你们敢对外宣布吗?一座价值至少千万加元的木亭,估计全世界的强盗都会蜂拥而来。”

安德烈耸耸肩,道:“所以,我只是给秦一个建议,还是让他自己决定吧。”

秦时鸥觉得这可以啊,他没必要炫富,只要自己喜欢就行,那建一座圣檀亭榭挺好的,正好他在愁什么时间才能将这么多圣檀木卖出去。

小布莱克约在五月下旬,秦时鸥提前过去了,顺便找装修公司将那座刚建起来的小楼装修一下。

他在二号渔场待了两天,一架直升机飞来,这是一架多发私人直升机,秦时鸥没看出是什么型号,不过从外形来看,肯定很贵,估计得有个千八百万加元。

这架直升机整体是淡蓝色的,左右两边各涂装了一个金色的徽章,左边的是艳丽的蔷薇花环绕着一个咆哮中的狮子头,右边则是用蔷薇花拼出两个字母:db。

“逗逼?”秦时鸥挠挠头,不记得有哪个大家族竟然是这样的简称。

毫无疑问,这架飞机的主人出自一个有些历史的大家族,否则不会制作出徽章这样装逼的东西。

在欧美上流社会,不是有钱就牛逼的,还要有底蕴,如果一个家族没有个两百年的时间底蕴,那不能设立家族徽章,否则即使设立出来也只会成为大家嘲笑的对象。

直升机在一片草坪上停下,这渔场秦时鸥没有收拾过,所以草坪非常乱,直升机往下这么一靠,旋转的机翼带起强大的气流,绿草、枯叶、小石子四处乱飞!

庞大的直升机停下之后,小布莱克跳了出来,后面还下来了一群人,带头的是一名英姿勃发的青年人,满头红褐色头发,好像一团火在烧,这样让他看上去,颇有点乡非杀马特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