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29 这就是最强

1629.这就是最强?

小布莱克自诩儒商,这从他喜欢的运动就看出来了,他喜欢高尔夫球,而秦时鸥喜欢篮球,至于比利?这家伙喜欢橄榄球,因此小布莱克平时都称呼比利为野蛮人的。

秦时鸥让小布莱克拉开长弓试试看多厉害,其实是给他出难题。

他自己就是玩弓箭的高手,一把复合弓被他用的得心应手,在他手里那是一把完全不逊于枪械的武器。

单纯比威力,现代长弓还要强于复合弓,它所能发射的箭簇最大射程可达400码,箭的初速度可达到每秒60米以上,相当于从60层楼上落下的螺栓,或者抛向时速200多公里汽车的石头,威力强大。

此外,应用于实战中,长弓可以在240到280码的距离上穿透皮革、衬垫甲及织物,或者侵彻锁子甲。在200码距离上,可以杀伤板甲或鱼鳞甲造成侵彻,而如果在100码以内,那一旦是正面击中,连板甲也抗不住!

若是到了50米的范围内,长弓利箭简直可以说是无坚不摧!

根据史料记载,在1182年的阿伯盖文尼城围攻战中,威尔士人发射的流矢穿透了四英寸厚的橡木门板。同一战中,布劳斯的威廉手下有个骑士被射中,那箭贯穿了他的锁子甲裙、护腿甲、大腿,又穿过内侧的护腿甲和木质马鞍,一直射入马背!

但是,大威力武器需要相匹配的力量来使用,英格兰长弓对弓箭手的素质需求非常大。以至于现代很多冷兵器研究专家,都认为长弓的威力是夸大的。

因为如果按照历史记载的那样。长弓威力这么大,弓箭手的力量得特别大。而即使是营养充沛、训练科学的现代人。理论上也很难拉开传统的英格兰战弓,更何况当时处于饥荒状态的英国农民?

比利这次对海盗沉船的打捞工作还真解释了这件事,他打捞上来了一些枯骨,说里面有一些骨头的脊椎和肱骨都已经发现了畸形变化,英国是弓箭手的骨骸,他们当时确实营养摄入不如现代人,可是通过病态的训练和特殊的培养,拉开这种长弓毫无压力。

在秦时鸥的揶揄下,小布莱克不得不拿出长弓来证明自己的观点。这把弓箭是上好的紫杉木制成的,经过了反复的碳烤和油化处理,加上常年浸泡在鲸油里,竟然依然保持着弹性。

秦时鸥帮小布莱克上好了弓弦,拉着试了试,然后惊叹道:“雪特,简直难以置信,这弓箭得在水下保存几百年了吧?竟然还能拉开?除了我们国家的越王勾践剑,古代冷兵器我还没有见过这么变态的呢。”

弓身依然富有弹性。可是弓弦就不行了,小布莱克赶鸭子上架,他深吸了两口气,脸上露出肃穆之色。左手端起弓,右手搭了一支箭在弓弦上,准备拉开。

秦时鸥上去装作好意的提醒他:“嗨。兄弟,别怪我没提前说啊。英格兰战弓和其他弓箭不一样,受力最大的不是开弓手。而是端弓手,也就是你的左手受力最大,别拉伤肌肉。”

小布莱克本来好不容易鼓起了射箭的气力,结果秦时鸥一打断,他这边气力尽失,只能骂了一句重新拉开弓。

他再度深吸了两口气,胸腹肌肉紧绷、双腿拉开成马步,右手竭力捏着箭羽准备往后拉。

这时候秦时鸥再度走了上去说道:“你小心点啊伙计,千万别放空弦,那对弓的伤害太大了——你记住了,这弓是你们英国人的宝贝传承,而且这还是古董文物武器呢。”

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注意力再度被驱散,小布莱克忍不住骂娘了:“法克鱿,秦,你给我滚开!你这该死的家伙,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有什么用?我一定会演示给你看,我们的战弓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弓箭!”

秦时鸥耸耸肩,站到一边抱着膀子等着看,他知道小布莱克肯定没法射出强有力的一箭。

射箭属于打仗的一种,讲究的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小布莱克这会已经心衰力竭了。

小布莱克再度聚力,结果几次做出姿势又放下弓箭,比利等得不耐烦了,说道:“兄弟,麻烦你快点射出去行吗?你他么的是在射箭还是撸管?老子撸管也比你快……雪特,我不是这个意思……”

秦时鸥惊恐的看着他,小布莱克则满脸怒气:“法克鱿,你们两个混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一边吼着,小布莱克一边猛的往后拉开弓弦,结果只听‘吧唧’一声脆响,古董弓弦一下子断掉了……

比利这下子傻眼了,秦时鸥倒是有心理准备,解释说道:“没关系,以前弓弦是用羊肠或筋鞣制而成的,放置这么久的时间,早就没有韧性了,拉开断掉很正常。”

确实,弓弦没有什么韧性了,弹性也不行,如果是正常弓弦被大力拉断,那弹起的弓弦可能绷在人脸上造成伤害,而这弓弦断掉跟绳子一样垂了下去。

听了他这不咸不淡的话,比利大为不满,吼道:“什么叫正常?这是古董懂吗?我就找到了那么一根弓弦,你们竟然给我拉断了?”

秦时鸥摆摆手道:“行了行了,伙计,我们的兄弟安全没关系不是更重要吗?这弓弦只是断开了,不是丢掉了,用松脂胶油黏结起来就行了。”

比利嘟囔道:“但愿吧,这把长弓和这套盔甲我都想好出售给谁了,绝对价值百万啊,弓弦可不能断掉,少掉任何一件,价值就会掉落很多。”

收起长弓,秦时鸥嘻嘻笑着看小布莱克,说道:“这就是世界第一的英格兰战弓?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小布莱克气得不行,说道:“等你换上一条新弓弦,我一定要给你展示一下我们战弓的威力,这可不是说笑的明白吗?兄弟,我这不是说笑的!”

比利的打捞队还在继续工作,时不时的有鲸油桶拉出水面,然后立马送入船舱里,有专门人员开始在真空环境下对鲸油进行清理,展示出里面的珍贵古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