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34 三小不开心还是

1634.三小不开心(还是求月票)

秦时鸥咬着氧气管,然后带上伊沃森下了水,伯德和尼尔森乘坐另一艘小船从对面来捕捞,双方向中间汇聚。

这里的海水比海参生活水域要浅的多,最浅的地方只有十来米,秦时鸥落下后,站在珊瑚礁上伸出手,就有阳光穿透海水照耀了下来。

这时候他抬头看向天空,能看到太阳温和的挂在头顶,这时候阳光就不太刺眼了,他仰头对视都没问题。

看了看头顶的太阳,秦时鸥又借着光芒看向四周,当年他刚刚接手渔场,这里只有一小片珊瑚礁,那时候珊瑚虫几乎死光了,剩下一点也在勉强挣扎。可是现在,一切不一样了。

经过他四年来时时刻刻用海神能量进行的浇灌,珊瑚礁成长的很好,五颜六色、色彩斑斓,黄色的小丑鱼、绿色的鹦嘴鱼、银色的佛州刀鱼、红色的小鲷鱼,还有背壳绚丽的彩虹龙虾,它们在珊瑚丛里进进出出、游动爬行,美不胜收。

这样放眼向四周望去,海水晃动导致视野有些恍惚,但视野极致尽头,珊瑚礁一直往外延伸,一些珊瑚已经堆积了起来,让海底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悠闲的观看了一圈,秦时鸥开始采集黑蝶贝,他脚底下的珊瑚礁里塞了两个海碗口大小的贝壳。这东西生长速度比较慢,能从贝苗长到现在这块头,即使在澳洲大堡礁那样的温热海域也得十来年时间。

而在大秦渔场并不适合生存的环境下,它们只用了两年时间就长到了这么大,这足以显示出海神能量的强大威力了。

水下采贝用的是一种很好玩的工具,是一个绑着气球的拖网,拖网的开口向上,它漂浮在海水中,这样借助浮力,拉着往前走就行了,不需要耗费什么力气。

现在因为气球浮力原因,拖网需要人拉扯着。否则会一度飘起很高。但待会随着往里放入拖网中的黑蝶贝增多,拖网会逐渐下降,最后拖网跟随气球不能浮起的时候,就是需要带着黑蝶贝浮出水面的时间。

秦时鸥弯腰捡了四个黑蝶贝。在水下行走因为浮力原因轻松而困难,轻松是不需要费劲,海水的浮力克服了人体的重力。可这样行走不好掌控方向,加上珊瑚礁坎坷崎岖,人在上面走起来歪歪斜斜。

这时候雪球三小发现了秦时鸥。兴致冲冲的游了过来。

三个小家伙已经不小了,从体型看都是大鱼,它们这么争先恐后的靠近看起来有点吓人,伊沃森跟它们不熟悉,虽然见过几次,可他记忆力不好,不记得三小是干什么的。

因此,当速度最快的宽吻海豚憨豆冲上来的时候,伊沃森猛的将手里黑蝶贝甩了上去。

即使有海水阻隔和缓冲,黑蝶贝扔出后依然速度飞快。以此可见伊沃森的蛮力多恐怖。

憨豆吓了一跳,黑蝶贝最后撞在了它的脸上,让它无比疑惑,扭过头奇怪的看着伊沃森。

穿着水靠的伊沃森在水下如同一个健壮水鬼,两米多的身高、强壮霸气的身姿,身上一套黑色潜水服,这会在那里对着憨豆挥拳撞击胸膛,展现着他的武勇,让三小本能的察觉到了威胁。

珊瑚礁水域可是三小的地盘,在自己地盘遭遇攻击。三小顿时怒了,尤其是遭遇了攻击的憨豆,更是首当其冲、尾巴一摇摆便游了上来,低下头露出坚硬的脑门。想要用大招收拾伊沃森。

雪球和冰刀则习惯性从两翼出击,前者体型巨大,后者利齿如刀,三个这么一配合,秦时鸥相信即使伊沃森武力值够高,那也难撑下一个回合。

但这样更显得伊沃森的赤子之心难能可贵。他之所以攻击憨豆,是因为他以为三小要攻击秦时鸥,想要保护秦时鸥,故意将三小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

秦时鸥温暖的笑了一下,这片海域在海神意识控制之下,他将三小召集回来,然后拍了拍脾气最暴躁的冰刀脑袋,又对着伊沃森招手示意没问题,让他不要紧张。

伊沃森固执的走过来,站在秦时鸥身边和三小大眼对小眼,他手里攥着一个大黑蝶贝,只等着三小表现出攻击性就当板砖拍上去。

三小和伊沃森对视了一会感觉没意思了,便屁颠颠的凑上去,缠着秦时鸥要游玩。

秦时鸥不管它们自顾自的捡起珊瑚礁上的黑蝶贝,三小跟随在后看了一会,随即就游走了。

过了大概半分钟时间,它们又先后游了回来,雪球摇头摆尾率先回来,它游到秦时鸥跟前张开嘴,大嘴里赫然是一颗高压锅顶大小的巨型黑蝶贝。

见此秦时鸥笑了起来,这样的大号黑蝶贝带走杀死挖掘黑珍珠太可惜,它们用来做母贝更合适,因为它们吸收的海神能量更多,繁衍出来的贝苗更健壮,对海神能量的利用率更高、生长的能更快。

于是他放下这大号黑蝶贝,再度拍拍雪球那雪白晶莹的大脑瓜,示意这种不能捕捉。

雪球有些沮丧,用脑袋顶了顶秦时鸥的胸膛,站在海底浮力抵消了重力,秦时鸥不好维持平衡,这样就被轻易顶翻在地。

见此,雪球变得高兴起来,宽宽的大嘴巴往后一拉,有点像是宽吻海豚露出微笑的样子,憨态可掬。

一直留意这边情况的伊沃森顿时着急了,他扔掉手里拉扯着拖网的绳子,捏着一个大黑蝶贝努力快步走过去,挥手就用黑蝶贝想去拍雪球。

这时候憨豆正好游回来,看到伊沃森要攻击雪球,它立马从后发起突袭,大脑门终于有了用场,从后面撞在伊沃森的背上,把他撞的飞了出去。

秦时鸥手忙脚乱的站起来,看到三小要攻击伊沃森,他无奈

的下达指令让它们停手,然后指挥憨豆将浮起来的两个网兜一一拉回来,又下达指令让它们先离开自己去玩。

最近三番两次,三小都没有得到秦时鸥的陪伴和爱抚,这样心情很差,它们不敢违抗秦时鸥的命令,只好无奈的离开。

这时候猫鲨七兄弟从珊瑚礁外围游了进来,老大星期一的嘴巴里叼着半条红彤彤的胸棘鲷,正想找个地方美美的吃两口。

可惜它们正好撞上了生气的三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