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36 男人情谊

1636.男人情谊(求推荐票)

黑蝶贝肉和普通扇贝肉一样,不适合干烤,因为缺乏油脂,这样一烤肉就收缩起来,味道也不会很好,所以常用的方法是连着贝壳整烤,在里面点上油、洒上圆葱碎片和肉沫之类进行调味。

秦时鸥吃过最美味的一次烤扇贝,还是四年前他在乔治浅滩钓蓝鳍金枪鱼的时候,他的连襟阿尔芒给他烤的那些扇贝,不得不说,法国人中的吃货就能算得上是美食家了。

但这些黑蝶贝的贝壳不干净,要整烤得放入清水中涮洗一会,伊沃森等不及,他只好抽出贝肉像烤肉那样串起来直接烤,不断往上刷油来维持贝肉的口感。

黑蝶贝肉烤成金黄色后,淡淡的鲜香味弥漫开来,伊沃森聚精会神的盯着那一大串贝肉,舌头不断在嘴唇上舔来舔去,秦时鸥真担心他忍不住诱惑抢过去吃这半生不熟的烤贝肉。

好在伊沃森的克制力还是不错,或者说,他很听话,秦时鸥让他等在旁边,他就在一旁乖乖等着,都没有挪动位置。

用牙签插进贝肉里试了试,感觉肉到了七成熟,他将一大串肉递给伊沃森,笑道:“好了,饭桶小子,快拿去吃吧。”

伊沃森傻乎乎的一笑,他接过一大串烤贝肉,先递到秦时鸥跟前瓮声瓮气的说道:“你吃第一块。”

对于伊沃森的这份心思,秦大官人还是相当感动的,尼尔森上来凑热闹,故意调侃伊沃森,说道:“伙计,你让我吃第一块行不行?你知道的,我刚才在水下忙了那么久,现在饿着肚子呢。”

伊沃森坚定的摇摇头说道:“不行,秦吃,不给你吃!”

尼尔森做出不高兴的样子,道:“真是一个小气鬼。好吧,我不吃,你自己吃吧。”

这样感觉到尼尔森的不满,伊沃森有点犹豫了。他看看秦时鸥又看看尼尔森,表情那叫一个纠结。

秦时鸥说道:“伊沃森,去给你的尼尔森大哥吃一口吧,以后记得吃东西先给别人尝尝,然后再自己吃。”

听了这话。尼尔森竖起大拇指道:“boss就是boss,水平高、觉悟高,真会教育人。”

秦时鸥没有理睬他,自顾自说道:“有些食物可能有毒,所以让别人先尝尝,有毒也是毒死他们,等他们没事你再吃,明白了吗?”

伊沃森点点头,收回贝肉串递给尼尔森道:“秦说的,你先吃。”

尼尔森:“……”

给伊沃森烤了一串贝肉。秦时鸥带着尼尔森和伯德开始摘取珍珠,一共收获上来了得有二百多个大黑蝶贝,他说道:“你们两个可以先各自选两个,这两个里面开出的珍珠属于你们自己,当然如果你们需要,我过两天可以帮你们卖掉。”

这不是他大方,而是海洋采珠行业的规则,渔民们帮忙采上珍珠贝,那允许他们挑一个,里面开出的珍珠都属于这渔民。不过秦时鸥给两个。伯德和尼尔森是他心腹,自然要时不时给点恩惠好处。

听了这话,伯德还好,尼尔森喜出望外。问道:“真的吗?哦,那太好了,感谢上帝,感谢boss,我不卖了,我留着给帕丽斯做一套首饰吧。”

说着他耸耸肩。有些不好意思的继续说道:“自从认识帕丽斯,我还没有送过她首饰呢,这次正好,做一套珍贵点的首饰向她求婚。”

秦时鸥看向伯德,后者摊开手说道:“我也先留着吧,或许以后我会遇到一个合适的姑娘,到时候我学尼尔森送给她。尼尔森这家伙是情圣,我跟着他学总没错是吧?”

尼尔森给了他一拳,高声叫道:“法克鱿,贼鸟,老子对帕丽斯一心一意,从来没有去乱搞过,这算什么情圣?”

伯德掏出钱包晃了晃银行卡,道:“就说这张卡里,我就存了五十万,请问你现在为止存了多少钱?你比我来到渔场可要早得多呢,那些钱呢?如果你说不是花在姑娘身上,那我肯定不相信。”

两人打闹着完成黑蝶贝选择,他们都各选了一大一小,大的黑蝶贝更容易开出质量好、数量多的珍珠,他们不好意思都选大黑蝶贝。

将黑蝶贝放在烤炉上,贝壳慢慢张开,伯德眼疾手快将匕首插进去,然后咬着牙将贝壳撬开,咧嘴笑道:“哦雪特,这该死的家伙还真紧。嘿,不过我运气不错。”

秦时鸥看了一眼,大贝壳直径接近排球规格,里面贝肉雪白泛着粉红色,鼓鼓囊囊得有十来颗黑珍珠,大的有伯德食指指肚那么大,小的则跟黄豆粒似的。

这个贝壳里的黑珍珠不算多,不过如伯德所说,他运气不错,开出的每一颗黑珍珠色泽与形状都很好,圆溜溜、黑黝黝,在冰水中清洗一下再用鹿皮擦干净,这些黑珍珠在阳光下开始闪烁着流水般的光泽。

以大秦渔场出产的黑珍珠珍贵程度来说,这十颗珍珠价值比伯德在渔场打工这些年所能赚的钱还多。

尼尔森也开了他的两个贝壳,一共挖出来28个黑珍珠,不过里面有一小半形状不太好,这样价值水平就降低不少。

这让尼尔森很是沮丧,因为他是想要给帕丽斯做一套首饰,需要用到的黑珍珠至少得二十颗,且质量不错,他的数量够了,质量差远了。

伯德笑了笑,从自己开采出来的这些黑珍珠中分出一半,也不在乎大小,抓起来放进尼尔森的手里,问道:“兄弟,这样够了吗?”

尼尔森和伯德的感情那是没的说,后者做过前者的教官,如果说是尼尔森是伯德亲手调教出来的,这可能有些夸张,但那时候两人就有师徒之谊。后来美国和加拿大组成联合攻击伊拉克,伯德和尼尔森搭档过,两人的感情是用钢铁和鲜血浇铸起来的。

但即使这样,尼尔森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可不是小数目,每一颗黑珍珠都是巨款,放在好点的首饰店里打磨一下,就能在圣约翰斯换一栋上好的别墅。

他挠了挠头想说什么,伯德示意他不用说,道:“送给我教子的礼物,等你和帕丽斯生了孩子,可别指望我再送他们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