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65 人脉的力量5/10

1665.人脉的力量(5/10)

没想到的是,听了奥尔巴赫的话,中年人并没有直接拒绝,他只是犹豫的说道:“我不想换城市生活,这对孩子的社交不太好。”

奥尔巴赫从容的说道:“不,伙计,你这么想不对。虽然不想承认,但我得说,你的儿子在这里交往的朋友是有问题的,那么为什么不给他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呢?”

开口之后,老爷子滔滔不绝的谈了起来,从生活到工作、从环境到教育、从习惯到文化,全方位的将汉密尔顿和圣约翰斯比较了一遍,最后的结论就是中年人父子适合去圣约翰斯工作。

每一位律师都是优秀的推销员,秦时鸥全程插不上嘴,就是奥尔巴赫在给中年人做心理动员,而说到最后中年人显然被说服了,在那里一个劲点头,答应帮秦时鸥一行去给毛伟龙说情。

当然,老爷子期间也将毛伟龙的情况介绍了一遍,把他从这件事中扯了出来,话说本来毛伟龙就和独品扯不上关系,他也是受害人。

受害者这边搞定了,秦时鸥还需要搞定警察局这边,现在是骑警在调查毛伟龙而不是中年人在起诉他,所以中年人的说情只能起∈⊙到帮助作用,但起不到决定作用。

但这一点不太容易,他给哈姆雷先打去了电话,哈姆雷后来回话说这边帮不上忙,然后奥尔巴赫给马修-金又打去电话,老部长也很为难,说他插不上手。

这次的事情不能说毛伟龙倒霉,因为加拿大都在发起打击芬太尼等系列独品的活动,据说现在芬太尼对加拿大中学生的影响太大了,很多人都在玩这玩意儿。

秦时鸥看了看新闻报道,说根据毒品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加拿大几乎每隔三天就有一人因芬太尼死亡。这主要原因是,许多使用芬太尼的吸-毒者不知道它的药力有多强,这玩意儿的药效是吗-啡的80倍,比鸦-片类药物效力强得多,更容易导致吸毒过量。

毛伟龙也可以说是比较倒霉,因为加拿大的皇家骑警认为。现在市场上流通的粉末状芬太尼多半从中国流入,而他就是中国人,还确实往外提供了这些东西,骑警们肯定不想放过他。

秦时鸥和奥尔巴赫去了警察局,以奥尔巴赫的赫赫威名和强悍的嘴皮子功夫,他们最后也只争取到了探视毛伟龙的机会。

隔着铁栏杆,秦时鸥看到了毛伟龙,这时候他正颓废的双手抱头蹲在一张小**,朵朵看到他之后顿时泪奔。扑到栏杆上叫道:“爸爸,朵朵好想你……”

听到女儿的叫声,毛伟龙身体一怔,随即抬起头来,下意识的冲过去隔着栏杆抱住了朵朵,用手给她梳理着头发柔声道:“朵朵乖,别哭,爸爸没事哈。爸爸很快就能回去陪朵朵玩了。”

朵朵泪眼朦胧的说道:“朵朵不玩了,朵朵不调皮了。爸爸你回家好不好?没有爸爸,妈妈和朵朵还有弟弟都不开心……”

看着父女两人隔着栏杆拥抱在一起,秦时鸥心里怪不好受,就对那管理的警察说道:“嘿,兄弟,看在上帝的份上发发好心行吗?给我这伙计打开门。让他们父女两个团聚一下吧。”

那警察是个中年人,长得五大三粗,但倒是挺有同情心的,他打开了铁笼门,嘟囔道:“雪特。你们快点,我可不想被头看到这么做!”

秦时鸥和朵朵一起走进笼子里,说道:“喂,小五郎,你这都结交的什么朋友?怎么把你坑的这么惨?这可不是一般的坑队友了。”

毛伟龙苦笑一声,道:“不是我的朋友,是海哥的朋友,其实他也算是受害者,那家伙捣鼓芬太尼也不知道是独贩用来提炼制毒的。”

海哥是欧阳海,以毛伟龙的为人,这种关系介绍来的朋友确实是有求必应。

不过秦时鸥可管不了那位中医生了,他能把毛伟龙捞出来就不错了,加拿大现在等于是在严打芬太尼这块的东西,毛伟龙是顶风作案,当然,他是非自觉情况下进行的作案。

这个时候人证物证俱在,事情处理起来非常费劲,秦时鸥往外挨个打电话,直到电话打到了庞巴迪现任总裁查古尼斯-布里奇那里,才出现了转机。

查古尼斯听秦时鸥说完话后,问道:“你朋友的情况,有没有上报到省警察局备案署?还有,你们已经和这件事的受害人达成谅解协议了对吗?”

秦时鸥怎么可能明白这些?他问奥尔巴赫,后者摇摇头道:“还没有,否则毛就不是关在这里了。”

得到这个回复后,查古尼斯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那我来试试看吧,你在警察局外找个地方喝咖啡或者看电影吧,如果我能办妥,那你看完电影,就能看到你的朋友了。”

秦时鸥没有再问下去,朋友之间需要信任,既然查古尼斯说要帮他忙,那他只能出去等待。

当然,他不可能去看电影或者喝咖啡,朵朵这边还在伤心欲绝呢,一直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警察局大门。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毛伟龙和独品受害青年的父亲的身影先后出现在警察局门口,见此秦时鸥顿时精神一振,赶忙抱着朵朵迎了上去。

接过了朵朵,毛伟龙给了秦时鸥一个大力拥抱,激动的说道:“你是怎么把我弄出来的?我还以为这次我得被遣送回去了,没想到你还挺有能量。”

秦时鸥嗤笑一声,道:“你也不看看老子在加拿大是什么人物!别说你就走私了点药品,就是走私航空母舰哥哥我也能把你捞出来!”

吹牛可以随便吹,但事情当然不是这么简单的,秦时鸥将毛伟龙接出来后特意给查古尼斯打电话感谢他。

查古尼斯轻松的说道:“不用感谢我了,算你运气好,秦,幸亏汉密尔顿警察局的局长是我一个好伙计的哥哥,也幸亏没有受害人要追究你们的责任,否则就算加拿大的总理都救不了你们!”

挂了电话,秦时鸥感慨道:“妈的,人脉这东西的能量,真是在全世界都通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