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77 不眠之夜还是

黄金渔场 1677.不眠之夜(还是求推荐票)

从今晚的事情里,秦时鸥充分的认识到了做警察的危险之处,海警们到来后就小心翼翼的上去将这些人给绑了起来,而地上的人虽然在哀嚎,可他们手里是有枪的,万一哪个突然暴起开枪,那可是要死一片的!

好在,这些人被雀尾螳螂虾快打死了,一个个躺在地上甚至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自然更没有开枪的力气。

海警们将这些人逮捕后,立马呼叫了医疗救援,带队的海警上尉还来找到秦时鸥一行问道:“能不能赶紧把他们送去你们小镇的医院?”

秦时鸥冷笑道:“这些畜生对我们开枪,想要杀死我们,结果现在还想得到我们的救护?”

那上尉说道:“必须得救护他们了,不知道是他们受到了什么攻击,现在全部身受重伤,一个可怜的家伙大腿动脉可能被捅破了,如果不进行紧急救护,他们有生命危险!”

罗伯茨疑惑的看着秦时鸥等人道:“你们这么厉害?是伯德用刺刀挑开了他们的血管?”

沙克可怜的看着那些正在往担架上抬的人道:“他们估计碰到了雀尾螳螂虾,我们渔场最危险的家伙,平时出海我们都要小心翼翼绕着走,谁招惹螳螂虾谁就会去见上帝。”

秦时鸥干笑,没想到这次螳螂虾们出手这么重,不过说伤到了这些人的大动脉他肯定不信,要是真大动脉受创,那人早就失血挂掉了,还能挣扎到现在?肯定是这海警故意危言耸听。

不过这也是加拿大警方的传统,他们尽量避免出现人命危机,死人和不死人,案件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

秦时鸥打电话给奥多姆请他准备抢救一些受伤的人,奥多姆在电话里调侃道:“我现在是家庭医生,没有上手术台的权力啊。”

秦时鸥霸气的说道:“在这里,你就是世界第一名刀、全球最好医生,劳拉就是我们告别岛的南丁格尔。”

劳拉的声音模糊的通过话筒传了过来:“谢谢你。秦,这话听的人可真暖心,放心吧,我们已经做好了接受伤员的准备。”

听了这话。秦时鸥奇怪问道:“你们怎么知道会有伤员?”

奥多姆笑道:“薇妮镇长告诉我们,今晚要警惕起来,可能有坏蛋入侵,一旦发生战斗,自然会有人受伤。不是吗?”

秦时鸥也笑了起来,薇妮真是贴心的贤内助。

一共十六个伤员被送进了小镇医院,病床床位直接人满为患,海警对圣约翰斯的医院进行了请求,奥多姆对伤员进行紧急处理,然后就要将他们送去市医院。

那海警上尉没有太夸张,这些人确实被收拾的很惨,雀尾螳螂虾实在霸道,砸碎了他们的脚骨后,等他们躺下又用刺爪给他们放了血。忠诚的执行着秦时鸥的命令。

这一夜注定是无眠之夜,十六个伤员被送走后,后来又有两个人狼哭鬼嚎着爬上沙滩,后面海豹还在蹦蹦跳跳的追逐呢。

看到这两人的时候秦时鸥吓了一跳,跟海里爬上来两个冤魂一样,浑身鲜血,灯光一照那形象是真惨,估计被海豹啃的全身没几分好皮肉了,他们还能爬上来也算是求生强烈。

将这两人再送去渔场,那还得打捞落水的轮船留守人员。也就是六月底的夜晚温度高,否则在冬天这些人落水泡上两个小时,那早就没命了。

西西里的罗宾汉号被撞翻后就沉没了,它停留的位置海水颇深。得有三千多米,肯定是没法打捞了。

这是秦时鸥下达过的少见的硬性命令,其实他身上还是有比较重的儒家味道,比如说莫里家族和他生意上纷争这么厉害,他从未想过用海神之心去欺负人家。

这次西西里的罗宾汉号上这些人太过分了,竟然带着自动步枪上岸。秦时鸥必须得对他们下狠手,他还不知道这些人是干嘛的,如果他们是杀人越货的汪洋大盗,那一旦让他们进入别墅,秦时鸥不敢想象后果!

所以,他直接下令摧毁了这些人的后路,将他们的船摧毁,让他们进无可进、退无可退!

双方现在是死结,尽管他没有和这些人见面,但知道双方肯定是不死不休了,他会起诉这些人到监狱度过余生,这些人要是有机会出来,估计十有也会报复他。

海警们忙忙碌碌开始调查取证,因为轮船被甜瓜公主号撞翻,他们只能通过对抓捕的人员进行审查来判断他们的身份。

这个过程并不难,被捕的这些人几乎都是国际通缉犯,杰克-朱利亚诺更是国际上最臭名昭著的几位盗宝人之一,很快事情真相就被审讯了出来。

海警们连夜审讯,然后将结果告诉了秦时鸥。得知这些人是冲着圣檀木来的,秦时鸥郁闷无比,谁想到他竟然和一群盗宝贼盯上了一样的海底沉宝?

这些盗宝贼凌晨天刚亮就被转移去了圣约翰斯,一共二十五个人,受创最轻的是那些跟着沉船落水的家伙,他们顶多是在西西里的罗宾汉号倾倒的时候撞伤了一些。

其次是被海豹们啃了一顿的两个人,他们伤势看起来严重,其实都是皮外伤。

真正严重的是那些被雀尾螳螂虾攻击的人,他们的脚骨全部是粉碎性骨折,奥多姆说他们以后最好的结果也是乘坐轮椅,想要再走路绝不可能了。

秦时鸥得到这结果后松了口气,这种亡命之徒还是受伤严重点的好,雀尾螳螂虾们没能当场弄死他们已经让他有些失望了。

海警们带走了六艘快艇便离开了,渔场再度恢复平静状态,不断涨跌的海浪带走了沙滩上的血迹,风平浪静后,似乎渔场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第二天站在沙滩上,秦时鸥又有些忧郁了,他想去找人算个命了,最近怎么老是吃官司?这次的事情当然也是一场官司,不过他是受害人而已。

看着浮动的海浪,他将海神意识投放了出去,然后去寻找那艘沉没的轮船,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增加这些人罪刑的物证,最好有个记录了他们盗取沉宝的记事本、船长日志之类,他可不想轻易放过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