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85 另一个伦敦

黄金渔场

人生最痛苦的是什么?秦时鸥以前觉得是便秘,现在觉得是明明有一堆金钱财宝在兜里,却不能展现出来。

他说的展现出来不是去炫富,而是用来弥补财政窟窿,虽然他一直在努力还账,可他还是欠着蒙特利尔银行两亿多美金呢。

现在他拥有的黄金和钱币可以直接转移到银行中,马上就能无账一身轻而且还可以瞬间变成大土豪,结果因为海警、法院一直在调查这件事,他没法将钱和黄金做脱手处理。

黄金几乎也可以算是现金,这样他的地下室里就埋着四亿美金,在某种程度来说,这不是钱,而是四亿磅的炸药,一旦东窗事发,那他将尸骨无存。

比较好的一点是,法院和海警都没有怀疑他和信息里的罗宾汉号有什么关系,他们后面几天又陆续做了几个测试和调查,得出了罗宾汉号是被水下高爆炸药所毁掉的结论。

这种水下高爆炸药不可能流入民用市场,即使在军队中也被看守的很紧,事情自然和顺民一样的秦时鸥没有关系。

时间长了点,这件事就变成了悬案,倒是法院猜测杰克朱利亚诺是在→用谎言欺骗他们,负责审理此案的法官认为他想用这种莫须有的事情来拖延法庭审判。

杰克朱利亚诺的心情只能用被狗日来形容,他也有想法,他认为政府将他的财宝黄金打捞走了,但是不承认,且栽赃给他……

人心诡谲不可推测。每一方都有自己的看法,秦时鸥不在意。只要别把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就可以了。

六月底,风和日丽中。布兰登要结婚了。

秦时鸥头一次享受到了被当做特邀嘉宾邀请去参加婚礼,在全世界每个地方,结婚都是大事,但风俗不一样,比如在纽芬兰省,从不用送红包,他们都是送礼物的。

这样秦大官人觉得,还不如送红包呢,到时候新郎缺什么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好了。

布兰登的婚礼不是在圣约翰斯举行的。而是在伦敦。当然此伦敦非彼伦敦,它不是英国首都,而是安大略省的一座城市。

这座城市几乎可以说是加拿大所有城市中最靠南的了,它位于伊利湖的上方,而伊利湖的下方是美国领土,地理位置不错,北方城市是多伦多,南方城市就是底特律了。

交往过程中,秦时鸥已经了解到。布兰登家族是真正的欧洲式大家族,这是小布莱克的利氏家族所不能比的。

从上到下,布兰登家族的主要成员都从事金融业务,银行、证券、股票、保险等等行业均有他们的身影。他们也是最早来到加拿大的英国人中的一员,当初费城的枪声一响起,当时的布兰登家族的老族长就察觉不妙。立马拖家带口骑马挎枪跑来了伦敦。

和秦时鸥当初结婚的时候一样,布兰登婚礼上的礼宾都是他们派飞机来接。秦时鸥是一架专机,他上飞机后看到。上面还准备了狗狗床、熊大专座之类的位置,服务那叫一个贴心。

上了飞机,薇妮忙碌了起来,她先安顿好小家伙们,然后抱着甜瓜找小床坐下,给她讲故事唱儿歌,哄着她入睡后才去找秦时鸥。

“你现在心里有没有我了?”秦大官人很不满的说道,“最后一个才管我?”

薇妮没好气的说道:“那这怨我咯?我们全家没人有恐高症,为什么甜瓜这么害怕做飞机?我不把她哄着睡觉,待会你来哄她吗?”

秦时鸥嘿嘿笑了起来,将她抱在怀里说道:“老婆最好了,待会可就是你的主场了,你要好好照顾我啊。”

提到这点,薇妮笑了起来,她伸手捏了捏秦时鸥的脸,颇有些期盼的说道:“我都六年没有回到过伦敦了,这次一定要回学校去看看,我想变化一定很大。”

薇妮的学校布雷舍尔女子学院就位于伦敦市,这是加拿大最著名的女子大学,加拿大权贵阶层的人都喜欢将女儿送来这里上学。所以,这所学校里很多学生都拥有众多能量,以至于当薇妮被她的同学排斥后,甚至都不好找工作。

当然,他们的婚礼改变了这一切,看到薇妮婚礼竟然能请动王子、国家部长还有那么多美国经纪行业的大亨,她的同学们对她改变了看法。,大学时代留下的偏见是很难丢弃的,她们不再排斥薇妮,但也没有主动接纳她。

薇妮不太在意,她在告别岛并不孤单,周一到周五要上班管理小镇,周末陪老公钓鱼、陪女儿玩耍,如果想要逛街,那也有安妮、她姐姐福克斯一干人陪同。

飞机降落在伦敦市,这时候甜瓜醒了过来,当飞机开始下降的时候她又扯着嗓子拼命嚎啕大哭了起来,看的秦时鸥那叫一个伤心,这孩子得多害怕坐飞机?

薇妮之前说了要去伦敦市,她有几个同学留在了这座小城,当她们出机场的时候,来接他们的除了布兰登还有一位打扮朴素、气质幽然的女郎。

看到女郎后薇妮高兴的上去拥抱她,秦时鸥在婚礼上见过她,姑娘名字叫做香娜卡布罗纳,好像在西安大略大学做老师。

秦时鸥和香娜见面后,薇妮让他自己跟布兰登过去,她和香娜要找个地方去聊聊近况之类。

秦时鸥微笑说好,很自觉的带走了女儿和一群粘人的小混蛋,薇妮考虑了一下,将卖相娇憨的辛巴大王留下了。小白狼眼巴巴的看着她,但薇妮毫不留情将她交给了秦时鸥。

白狼终究是狼,萝卜越长越有高冷范了,她即使喜欢撒娇,可平时显露出来的终究还是孤傲、冷厉,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狼不是狗,所以带着她薇妮就去不了一些公共场合了。

看着薇妮拉着辛巴大王走远,萝卜头很落落寡欢的样子,目光迷茫,仰头忍不住发出一声悲伤的嚎叫:“呜呜!”

听到她的叫声,机场外的人吓了一跳,用惊恐的目光看向这边。

秦时鸥赶紧去揉了揉她脑袋说咱们走不要麻麻了,小甜瓜也上去给了她一个安慰的拥抱,这样小白狼情绪才好一些,蹦蹦跳跳的跟着他上了房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