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92 骑鲸观海2/10繁花盟主新婚快乐

黄金渔场

婚礼参加了,钱捐了,人也入选校友会理事会了,秦时鸥在伦敦小城没什么可留恋的了,便让布兰登准备飞机将他们送了回去。

七月中旬是黑斧头沉船宝藏的第一次开庭,现在有关宝藏的情况被炒的很热,各大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毕竟这次牵扯到的可不是小钱。

加拿大的舆论整体还是对秦时鸥一方有利的,对于西班牙的无赖霸权行径,加拿大人非常厌恶,当然这也和他们的考虑有关,随着沉船宝藏出海,更多的人将目光盯上了出海捞宝这条路子。

这几年的经济情况不好,很多人都下岗待业,加拿大海岸线漫长,国内多河流多湖泊,故而不少家庭都有船,不少人也都有出海经验,这样他们看到秦时鸥等人捞到沉船,不免心动。

对于这样的渔轮,秦时鸥自然欢迎,至于他们出海捞宝?那他就觉得没戏了,拿圣荷西号来说吧,他有海神意识,还圈定了它的沉没大概范围,但依然找不到这船的踪影。

距离开庭还有一个周的时间,秦时鸥没什么事,就专心准备组织渔夫们收获海藻,二号渔场的巨藻已经连绵成丛林了,长势那叫一个好。

这时候有记者上门了,说要采访他有关沉船的情况。他这个人比较低调,不太想和媒体记者们打交道,但想到这是良好的炒作机会,他还是耐着性子招待了这些记者。

结果关注这件事的媒体还不少,记者来了一拨又一拨,这样他什么也干不了,最后只能拒绝采访,这时候尼尔森找到他,嘿嘿笑道:“BOSS,最近我学中文,学到了一句很有道理的话,叫做近水楼台先得月……”

秦时鸥也笑了起来,说道:“不错啊。你小子还挺有上进心的,还学会什么了?”

尼尔森又说道:“还学了一句话,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是不是这么说?我的发音没问题吧?”

听了这两句话。秦大官人心里就联想到了别的东西,于是就盯着他说道:“那你有没有学过另外一句话?叫做‘兔子不吃窝边草’!”

他猜测尼尔森这家伙是来给帕丽斯说情,当然事实上也是这样,尼尔森摇头否决道:“我没听说过这句话,BOSS。这话什么意思?不过我想和你说件事,你能不能把帕丽斯选为这个案子的发言官?”

加拿大只有重大案子的相关责任人才会拥有发言官,就是找身边最有公关能力的人来做自己的发言人,案子的相关进展、案子背后的真相等等都交给发言人来处理。

秦时鸥无所谓,他本来是想让奥尔巴赫做这个发言人的,毕竟老爷子更有经验也更有能力,不过考虑到老爷子年纪大了,帕丽斯又在新闻界摸滚打爬了好几年,让她来做应该也可以。

得到他的承诺,尼尔森高兴坏了。大呼小叫的跑去干活了,说要驱赶鲸鱼。

秦时鸥跟着去看了看,最近随着天气渐热,鲸鱼们开始频频的出现在海面上换气。私人渔场不会欢迎鲨鱼和鲸鱼的到来,它们太能吃了,经济上的破坏力太强了。

沙克他们也在计划着怎么驱赶鲸鱼群离开渔场去深海,他们搞了很多主意,勾引、武力驱逐、声波驱赶等等方法都想过了,用处不大。

看到他们愁眉苦脸的样子,秦时鸥问道:“渔场的情况不太妙吗?”

海怪叹了口气道:“主要是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群抹香鲸。这些家伙太可怕了,它们一天能吃掉一艘甜瓜公主号!”

这么说有点夸张了,秦时鸥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他摆摆手说道:“那就让它们暂时留在渔场吧。反正我们的渔获足够供应不是吗?”

渔夫们着急了,说道:“这可不行,BOSS,你不知道它们多能吃,它们一天吃掉一艘甜瓜公主号是假的,但一天能吃掉一辆凯迪拉克那没问题!”

他们说的是价值。确实,抹香鲸群一天吃个百八十万的渔获问题不大。

秦时鸥不想让渔夫们知道自己早就发现抹香鲸群的事情,便说你们带我去海上看看,他要亲自观察一下抹香鲸群的规模。

渔船出海十多公里,抹香鲸群的踪迹就出现了,它们浮在水面上好像一座座蓝幽幽的小岛,时不时有抹香鲸发出鸣笛般的响声,声势骇人。

渔夫们纷纷站在船头甲板用手遮着阳光看向鲸群,他们想要赶走这些大鱼,是为了保护渔场,但实际上他们平时也很少见到这样的大鲸鱼群。

别看抹香鲸战斗力强悍,可它们平时脾气是相当柔和的,这会二十多条大抹香鲸飘荡在水面,渔船靠近它们也不害怕,还是将那个超级大脑袋露出海面晒太阳。

此外,这些抹香鲸对海神能量特别敏感,秦时鸥将海神意识一放入水中,它们就活跃起来,前前后后的潜水游泳,在这片海域里搅起了壮阔波澜。

看到大抹香鲸们那巨大的脑袋,他忽然有了个主意,说道:“我记得加拿大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曾拍过一部叫做《海洋信使》的电视剧是吗?”

沙克、海怪这些年纪比较大的渔夫纷纷点头,他们对这部电视剧很有印象。

《海阳信使》的故事很简单,就是介绍一座独居海外的小镇,因为来回轮渡耗费能源太贵,镇上的人不舍得使用,可是每天都有信件、食物、医药品之类的东西在城市和小镇之间传递,于是就有人驯养了一只小抹香鲸,然后制作了一个密封的箱子,由这鲸鱼拖着来来往往。

秦时鸥没看过这个电视剧,但之前有一个电视台介绍上世纪加拿大优秀电视剧的时候讲述过这部电视,他对这节目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个养鲸老头乘坐在抹香鲸头顶的一幕。

这样,那他为什么不能打造一个大型的鞍子,放到抹香鲸的头上来驾驭它们呢?

他将这个说法给渔夫们说了听,渔夫们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这怎么可能?抹香鲸可是深海鱼,它们浮出水面的机会很少,野性难驯,还是隔着它们远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