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99 一起骑鲸9/10

1699.一起骑鲸(9/10)

做渔夫是很辛苦的,大清早的天还没亮,丰收号和海鸥号就突突突的开向深海展开一天的捕捞。

但辛苦的是劳动者,资本家还是那么爽,秦时鸥在朝阳生起的时候爬起来,出门对着太阳拍两张照片,发到空间和朋友圈里,然后装逼的说一句‘大爱朝阳’、‘奋斗从每天第一刻开始’之类的屁话,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不过他要干的活也不少,健身跑步、打扫马厩,包公和的卢长大了,越来越能吃也越来越能拉了,秦大官人每次看到那一坨坨的便便都感到无奈。

干完这一切,他想起昨晚渔夫们的提议,说是要开启勇者之战,这样他得自己动手DIY一套盔甲和武器,这是庆典活动的魅力所在,参与者的东西都是自己制作的。

秦时鸥摸了摸下巴,这方面他不太擅长,不过比利不是从黑斧头海盗沉船中捞上来了一套锁子甲吗?那就仿照编织一套就行了,只要找到足够多的铁片就行。

想到这里,他眼睛一亮,之前从希尔顿家族庄园里搞到了一条大鳄雀鳝来着,他屠宰的时候从大鱼身上摘下了无数亮晶晶的大鱼鳞,那个是可以用来做盔甲的,以前印第安人就这么干。

感谢小甜瓜当时好奇鱼鳞,秦时鸥收集起来本打算给她做玩具,现在看来还有更好的用途,那就是制作一件锁子甲。

到了十点钟的时候,温度提升了,小希尔顿跑了出来,找秦时鸥带她去乘坐抹香鲸。

这妞就上身穿了一件白衬衣,看大小和风格是伯德的,像是包臀大衣,此外大白腿清洁溜溜更是赤着脚,秦时鸥看到后一个劲摇头说道:“道德崩坏!江河日下啊!江河日下啊!”

不过说实话,漂亮姑娘穿男士衬衣别有一番味道,秦大官人一边摇头感慨一边在心里决定。以后在家里的时候让薇妮也这么穿给自己看。

小希尔顿说要去骑鲸拍照,秦时鸥皱眉道:“你就穿成这样?”

他拿出了渔场之主的威风,用严厉的目光俯瞰小希尔顿,得让她明白这是谁的地盘。按照谁的风格来做。

渔场虽然光棍不多,可好多人媳妇家人不在身边,比如黑刀一行,他们纷纷表示自从小希尔顿来了后花钱多了不少,天天下班跑去圣约翰斯泻火。

小希尔顿耸耸肩道:“穿成这样怎么了?展示美丽不是我的权力吗?”

秦时鸥道:“那确实是你的权力。但你就这样穿着衬衣下水,衬衣被海水浸湿后你觉得伯德会愿意看到那样的场景吗?”

小希尔顿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她一甩秀发守着秦时鸥就解开了衬衣纽扣,这样秦大官人霍然色变,这他妈是公然的勾引啊!

天可怜见,他秦大官人等这一天等了十多年,可惜来的晚了,他结婚了,要对薇妮和家庭负责了。现在有诱惑也只能抵制。

结果小希尔顿脱掉大衬衣后里面露出了一套比基尼,她嘻嘻笑道:“你在想什么?你不会以为我就穿一件衬衣就下海吧?”

下海这个词用的好,秦大官人在心底感叹,伯德以后的家庭生活估计不会很顺利了。

既然这样他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刚才他真的害怕了,小希尔顿要是只穿衬衣下水那会给他带来很多麻烦的,虽然这看上去很疯狂,但她们姐妹干过的疯狂事还少吗?

到了中午,吃饱喝足的抹香鲸群又浮出水面晒太阳了,这次还有北极露脊鲸的身影混迹其中。当秦时鸥开船靠近的时候。它们立马翻腾着藏到水里,露出小眼睛浮窥来人,而抹香鲸群则还是那幅悠然自得的样子。

带头大哥的身影格外清晰,因为它漂在水面上。鲸鞍就会露出水面,跟海面上出现了一座木鞍一样。

鲸鞍足够大,因为是拱形的所以不太好算长短,但是如果将它拉直铺平,那长度能有六米、宽度能有八米,面积相当庞大。

这样鲸鞍能容纳的人数自然也多。中世纪时候人们驯鲸鱼做海军,本来就是一条鲸鱼带好几个人的。

秦时鸥带着少年们和小希尔顿,让他们一起上了鲸鞍,然后不断呼喊小心点,少年们野惯了,他怕动作太大刺激到抹香鲸。

带头大哥懒洋洋的瞪着大眼睛看向秦时鸥,少年们那点动作对于庞然大物的它来说根本没有感觉。

薇妮抱着甜瓜也要上去,秦时鸥不让,说道:“你现在有孕在身啊亲爱的,你一定要保护好我们老秦家的未来!”

薇妮气急,道:“那我是不是以后不能吃辣椒不能上班不能使用化妆品?是不是每天都要听音乐每天都要看胎教视频?”

秦时鸥甜蜜的笑道:“不,是每天要听轻音乐!”

薇妮被噎住了,甜瓜伸着小胳膊要上去,秦时鸥给她拉回来,她不情愿的喊道:“肘肘肘!”

“是走走走,不是肘肘肘!”秦时鸥笑嘻嘻的给她纠正道,小丫头快气哭了。

薇妮无奈道:“你能不能别那么神经质,是的,我怀孕了,但我不懂得怎么保护自己吗?骑抹香鲸又不是什么运动,我只想上去拍几张照片。”

秦时鸥想了想,决定退一步,毕竟家庭和煦需要让步的嘛,于是他竖起手指道:“听我要求,你现在不能上去,待会他们下来,我抱着你上去!”

坐在鲸鞍上的小希尔顿拿着自拍杆在那里疯狂拍摄,空闲下来她对薇妮笑道:“宝贝儿,这就是我不愿意结婚的原因,那就是给自己找一个皮套包裹住自己。”

薇妮耸耸肩道:“当时看起来可不是皮套,更像是温暖的被窝。”

秦时鸥开船在前面引导带头大哥,大哥懒洋洋的跟随在后,它会时不时的往水里扎一下,不过都是很浅,少年们抓着鲸鞍,每次露出水面就尖叫,看起来刺激无比。

薇妮帮几个人拍摄了一堆照片和录像,然后轮到她的时候下面的人不帮她拍摄了,都在船上用IPAD去PS照片。

秦时鸥接过摄像机,笑道:“怎么样,这时候还得需要皮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