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12 工厂起2/10

1712.工厂起(求月票,2/10)

对于国内出来打工的同胞来说,他们要求不高,赚钱少点不怕,别被人骗了就行,所以当他们进来面试的时候发现三位面试官有两人是跟他们一样操着汉语的同胞后,就立马心安很多。

这种面试很简单,就是问问这些人以前在国内干嘛的,告诉他们二号渔场比较孤寂没什么娱乐活动,问问他们能不能忍受得了孤单。

鱼饲料所需生产机器智能化很强,上手比较容易,但也需要工人得有起码的操作能力,所以还要看一下学历,秦时鸥订的标准是高中,年龄是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这个年龄的人既能接受新鲜事物,又拥有比较重的责任感。

全程秦时鸥询问的内容不多,主要是耿俊杰在那里**,他拿出当年做班长的派头,先用严肃表情和严厉眼神震慑面试人,然后循序渐进开始聊,竟然能聊出不少有用东西。

趁着一个空当,秦时鸥将耿俊杰换到了中间主面试官的位置上,夸赞道:“没想到啊老耿,你还有这个本事,行,这次去了二号渔场,你就是政委了,工人的思想工作你得弄好啊。”

耿俊杰嘿嘿笑道:“那行老板,你放心,我肯定给你带好这个队伍。”

面试了九十六人,其中国内来的劳务输出工人一共有八十四人,只有十二个人是加拿大本地人,当然也都是新移民。

这样三人商量了一下做了简单的筛选,最后留下了七十个人,渔场用不了这么多。但耿俊杰建议搞一个淘汰赛,三个月的试用期,第一个月淘汰五个人,第二个月淘汰三个人,第三个月淘汰两个人,最后留下六十个正式工人。

如此一来,三个月试用期内员工都会保持极其昂扬的工作态度,等到三个月时间过去。哪怕没有淘汰了,因为前面养成了好的工作习惯,那后面管理起来也比较简单,工人的工作效率也会更高一些。

最后选出人员名单。犹太老板布兰特-卡尔进来表示祝贺顺便收钱,一个人头是两百加元,这样轻而易举他就赚到了一万四千加元。

签订合同也是和犹太老板来签订,这些工人不直接属于渔场,有关社保、纳税等问题由代理公司负责。布兰特-卡尔说他也经营着一家代理公司,愿意帮秦时鸥做员工代理。

这样有两个好处,第一个是员工有问题找不到秦时鸥,他不用负责;第二个是如果他对员工不满意,随时可以更换,布兰特-卡尔免费为他替换人选。总而言之,秦时鸥和这些工人之间不会出现法律纠纷,工资他会打入布兰特卡里,经由布兰特转发给工人。

秦时鸥觉得这样的合作方式挺好的,于是就签了代理合同。布兰特承诺次日就将员工给他送过去,他和耿俊杰一行先行前往二号渔场。

开一个新厂需要准备的工作非常多,不过主要工作已经由他的助理提雅带着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的专业人士帮他解决了,比如营业执照的办理、开设社保税务帐户、制定工厂税务章程等。

其实秦时鸥当初连招聘都想交给渔业联盟负责的,后来考虑到这样有点过分,就没有这么做,只是让提雅带人给他办理了开工厂的必要手续。

现在,人他自己招齐了,拉起枪杆占山头,准备工作干完了。剩下的就是生产产品接受农业部和卫生部门的审查,一旦没问题,就可以放入市场中。

秦时鸥当天前往二号渔场,现在二号渔场与他购买下来时候的破破烂烂完全不同。首先是海洋洁净了起来,其次是岸上多了许多房屋,而且都是新房。

除了车间之外,他还在渔场南部修建了两座渔夫公寓,小楼留给他和心腹们居住,饲料工人们居住在渔夫公寓里。

与之相对。在北方则新起了一大串高大的仓库,而且还在建设中,鱼饲料厂需求量最大的就是仓库了,晒干的海藻、运输来的淀粉骨粉原料、制作出来的鱼饲料,都需要送入仓库中。

海面上,他雇佣的两台海藻捕捞船在轰隆轰隆的工作着。海滩上划定了不同区域,一条条巨藻跟蜿蜒的长蛇般匍匐在上面,密密麻麻、蔚然可观。

两艘海藻捕捞船是不同型号的,他没有购买,而是先雇佣使用,看看哪一种更好用以后再买哪一种。

说是海藻捕捞船,其实更应该成为海带捕捞船,海带养殖是加拿大海藻养殖业中最发达的行业,每年都有几十万吨海带流入世界市场。

这两艘船一艘是平底船,一艘是常规水滴船底,前者的螺旋桨位于船底四个角落位置,后者则是和普通船一样位于船尾。

共同点是两艘船都在船舷两侧有两道锋利且超长的水下切割机,在船尾则可以放下一条类似滑梯的东西,这样切割机从水下切断巨藻,巨藻在叶片气囊作用下漂浮起来,再通过滑梯拖上船,工作就结束了。

到达渔场后秦时鸥放出海神意识,看到两艘船从两个方向工作,水下切割机不停旋转,碰到巨藻的大叶片和茎会拦腰斩断。

叶片中的气囊提供浮力,巨藻漂浮起来,通过抓取机将一条条巨长的叶片抓取到滑梯口,顺着滑梯拉上来即可。

这样有个好处,就是采集上来的永远都是巨藻的茎和叶片,不会伤害到它的根,保护它的生命不受影响,源源不断的生长,源源不断的提供巨藻使用。

秦时鸥看着点点头,平底打捞船开了过来,吊机工作将小山一样的巨藻吊到了海滩上,铺展开来后迎接阳光暴晒。

看到他到来,带领工作的海怪跳了下来,说道:“一切顺利boss,这里的巨藻生长情况相当好,还吸引了不少渔获到来呢,猜我们在捕捞巨藻的时候发现了什么?”

秦时鸥笑道:“是一些鳕鱼群吗?”

海怪摇摇头,神秘的挤挤眼道:“你会吃惊的,确实是鱼群,但不是鳕鱼,而是美洲黑石斑!”

听了这话秦时鸥还真吃惊了,奇异道:“美洲黑石斑,你确定?上帝这么喜欢我吗的渔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