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40 乱入的海獭

1740.乱入的海獭

这些小家伙长着小小的圆脑袋,小小的圆耳壳,另外还有一个滚圆的胖身子。它们身上长着密集的短毛,色泽呈黄色或者褐色,前肢短小、后肢宽厚,长有一条扁平的大尾巴。只见大尾巴左右摆动,好像船舵一样,控制着它们前进方向,然后在海水里快活的游来游去,跟一只只放大版的水豚一样。

秦时鸥一眼认出来了,这不是水豚,这是海獭,大秦渔场没有海獭的踪影,不知道它们是怎么来的。

海獭是稀有动物,只产于北太平洋的寒冷海域,由日本北部至堪察加半岛沿岸,往东经阿留申群岛与阿拉斯加湾南岸,沿北美太平洋海岸至下加利福尼亚,大西洋海域少见。

用海神意识大概的数了一下,来到渔场的海獭数量不少,有五十多只的样子,大海獭带着小海獭,有的在海滩上懒懒的躺着晒太阳,用前肢互相梳理毛发,有的的则在潜水。

海底有扇贝,潜水的海獭们捞到后好像小孩抱玉米一样抱在胸口,游上岸来放进嘴里,嘎嘣嘎嘣几下子就将扇贝咬碎了,然后取出里面的嫩肉吞到了嘴里。

看到秦时鸥,沙克招手,指着海滩上几个晒太阳的海獭道:“瞧,谁来到我们的地盘了?”

秦时鸥装作吃惊的样子说道:“上帝,这是海獭?它们从哪里来的?”

沙克说道:“我猜是从圣约翰斯游过来的,前两天我看新闻,说一艘动物运输船在港口被大船撞翻了,里面的动物要么淹死要么逃走了,新闻说里面就有一些海獭。”

听了这话,秦时鸥恍然大悟。他也看过那新闻,薇妮还为此教导了女儿画十字向上帝祈祷。

公牛带着几个渔夫去船上拉了一条渔网下来,秦时鸥问道:“你们要干嘛?”

沙克替他们回答道:“我们想将这些家伙抓起来然后送去圣约翰斯。”

秦时鸥不舍的说道:“要还给那个主人吗?”

他看这些海獭很可爱的样子。一个个胖乎乎的在水里游来游去,只是有点脏。毛上沾染了很多海藻水草和鱼虾的零件。所以就想用海浪给它们清理一下,看看能不能将它们留在渔场。

他相信女儿会喜欢这些小家伙的,这也能培养她的爱心。

不过,海獭在加拿大是受保护动物,而且保护力度很大,不能私自抓捕和交易这种动物,那艘运输船属于一家动物保护组织,当时想要运送一批海獭来圣约翰斯的水族馆。结果却被巨轮给碾压了。

沙克却回答道:“不,不是,我们找找圣约翰斯哪个部分负责管理海獭,然后交给它们,反正不能让它们留在渔场,这些小家伙很能吃,会破坏渔场的。”

这样秦时鸥就笑了,他还以为沙克等人秉持拾金不昧的优秀品德,想将这些海獭抓捕起来还给那运输船的船主呢。

“没事,伙计们。让他们留在渔场吧,几个海獭而已,能吃多少东西呢?”

他刚说完。渔夫们玩味的笑了起来,公牛说道:“船长,你说什么?它们能吃多少东西?好吧,我告诉你,它们一天能吃自身三分之一重量的食物!三天就能吃掉一个自己!”

“最重要的是,boss,你知道它们吃什么吗?它们喜欢吃海胆!你当做宝贝的那些光棘球海胆可是它们口中的美食,想想吧,这些海獭是阿拉斯加海獭。能长到七十磅到八十磅,它们三天就能吃掉这么多光棘球海胆。”海怪夸张的张开双臂补充道。

秦时鸥笑着指了指他。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它们可不光吃海胆。也喜欢吃海贝、龙虾和螃蟹,还有海藻和小鱼,也是它们的食物,所以它们对渔场没有影响。”

他是渔场主,渔夫们不反驳他的决定,所以当他说要留下这些小家伙后,渔夫们就不说什么了,提起渔网上船干活。

海獭们很胆小,它们害怕人类,渔夫们一直围观吓到了它们,于是大个拖小个,它们忙忙活活逃进海水里,伸出小脑袋悄悄打量岸上的人。

渔夫们离开,秦时鸥给它们输入了一些海神能量改善它们的体质,同时用海浪冲击它们身体将皮毛上那些脏东西冲掉,招手示意它们上岸来。

肥海獭们对人类似乎没有好感,即使吸收了海神能量,看到秦时鸥招手它们也没有乖乖的爬上来,倒是远处一些海豹看到秦时鸥来到海边,晃悠着胖乎乎的身体汇聚了过来。

不过,它们不拒绝海浪的冲洗,反而在几次海浪冲击后,这些家伙反应过来,伸展开身体让海水冲洗身体,以带走身上的脏东西。

秦时鸥能理解海獭们对人类的恐惧,这些小家伙是被从阿拉斯加捕捉到这边的,本来是送入水族馆配种用的。想必,这些海獭在被抓捕的过程中肯定受到了不少惊吓,以至于它们对人类这种两脚行走的动物充满戒心。

这么想着,秦时鸥就用海神意识卷起暗流将一些小螃蟹、小扇贝冲到沙滩上,拿在手里饲喂海獭。

终于有海獭鼓起勇气靠近了它,这是一个傻乎乎的胖家伙,它凑到跟前先用鼻子嗅了嗅秦时鸥手里的螃蟹香味,然后瞪着滚圆的小眼睛盯着秦时鸥看。

秦时鸥往前伸手,这海獭没有用嘴巴去啃,而是伸出一条肥嘟嘟的小短爪,捏住小螃蟹送到嘴里,嘎巴嘎巴咀嚼着吃掉了。

见此,秦时鸥笑了起来,他又捡了两个牡蛎递给胖海獭,这下子胖海獭就没辙了,渔场的牡蛎壳特别厚,它用牙齿咬了两下没有将牡蛎打开,就放在沙滩上,前爪捏着一个砸地上那个。

“真是聪明。”秦时鸥伸手抚摸它那毛茸茸的小脑袋,结果摸到了一手油,海獭的皮毛含油量很充沛,这样让它们拥有了绝佳的防水能力,避免皮毛挂水增重而在行动的时候额外浪费能量。

看到秦时鸥没有伤害同胞反而给它吃的,其他海獭终于嘴馋不住,晃晃悠悠的靠了上来,眨巴着小眼睛也看向秦时鸥的手掌。

秦时鸥给它们挨个分,这些海獭倒是不争抢,它们拿到扇贝和螃蟹就放进嘴里嘎巴嘎巴咬着吃,咬碎后拿出来,用爪子拨拉开碎片,再用嘴巴吮吸里面的嫩肉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