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48 海神上岸天气冷注意保暖啊

1748.海神上岸(天气冷,注意保暖啊)

阳光冲破白云的遮掩,如无数支利剑射向汪洋。海面波浪翻滚,风声呼啸中,深海大洋变得更加无情。

就在这种情景下,一座散发着金色光泽的木鞍出现在海面上,金色的阳光照耀金色的木鞍,光芒闪耀、金光交集,这道刺眼的光芒乘风破浪飞快靠近,让人们大为震撼。

秦时鸥上身**的骑跨在刷上了金色油漆的木鞍上,他左手拄着一支长长的黑铁三叉戟,右手揽着小美人鱼甜瓜,甜瓜闷闷不乐的趴在他怀里,两条小短腿不断挣扎,带动鱼尾啪啪啪的拍打木鞍,看上去她还没有死心,依然想要挣扎着去掉这个很丑的鱼尾巴。

除了三叉戟,他的打扮比较少,只有头上带了一个白色长发套、颔下是白色的浓密胡须,怒发张扬、虬髯飘荡,加上他身上的肌肤抹了一层金粉,这样当他矗立在鲸鞍上做出严肃冷酷表情的时候,让他恍如从海洋深处冲出来的战神,彪悍无匹!

抹香鲸带头大哥全力游动,身躯紧贴着海面,这样鲸鞍慢慢变高,好像是一座漂在海面的移动小山一样,而秦时鸥就是镇守这座海山的金刚山神,不可冒犯!

秦时鸥驾驭抹香鲸很快靠近了轮船,他故意做表情紧绷的样子,两道白色剑眉横扫入鬓,双眸目光如寒夜冷电,左手持三叉戟插在鲸鞍上,手臂肌肉贲起,卖相简直霸道到家了。

驾驭抹香鲸在轮船不远处转了一圈,秦时鸥又伸手拿起他的牛角战盔挂在了三叉戟上,这样继续拄着三叉戟站立。骚包无比的来了个甩头发的姿势后,控制抹香鲸往码头游去。

轮船上的参赛人员简直疯了,当秦时鸥出现后他们就嗷嗷疯狂的尖叫起来,这些人随身都带着单反相机。喜欢玩这种COSPLAY的人也是半职业的摄影师,因此很快,船上架起了一架架长枪短炮,瞄准了秦时鸥狂拍了起来。一边拍一边大呼小叫:

“雪特,帅毙了!他骑着什么?他难道真的是海神吗?”

“该死的别挡着我的视线,上帝啊,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我难道是出现幻觉了吗?”

“我的海神,到我这里,我要给你生孩子!我们姐妹一起给你生孩子!啊啊啊,天呐。我要**了!”

连之前满脸阴霾的骑警们都激动了起来,他们没带相机,便用手机来拍照。

可惜抹香鲸游动速度赶不上轮船,很快就被甩开了,这样看着轮船上的人影越来越小,估计对方拍不到自己后,秦大官人放开三叉戟坐了下来。搂着甜瓜给她整理鱼尾巴:“乖啊甜心,好好配合老爹好不好?回去老爹给你奶喝,甜甜的奶哦。”

在国内的时候,孩子一般少则五个月多则十个月就断奶,加拿大不一样,这里采用国家卫生组织的建议,一般是两岁的时候才给断奶,甚至很多家庭让孩子喝母乳到两岁。

薇妮用母乳喂养甜瓜到十个月的时候就换成了奶粉,没办法,小丫头太能吃了。薇妮根本喂不饱她。而且她嘴壮,喝奶粉也是一样的健康发育,于是就换掉了。

一岁多点的时候,小丫头长了牙齿就能吃点比较软的食物了。现在能吃小饼、蒸熟的鱼肉虾肉之类,但还是要给她搭配奶粉。

薇妮准备在秋季给她断奶。这样秋季适应,到了冬季就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了。

甜瓜已经发现最近能喝到的奶越来越少了,孩子的味觉显然和成年人不一样,秦时鸥用牛奶给她替换,但她一口就能分辨出来,更想喝奶粉。

听了秦时鸥的话,小丫头稍微有点动心了,但双腿被束缚显然不舒服,于是她偶尔还是挣扎一下。

这样经过岸边的时候,秦时鸥就顺手将两只海豹给拖了上来,看到海豹小伙伴,甜瓜总算安静下来,她一只手抱一只小海豹,三个小家伙依偎在秦大官人的怀里,你亲亲我、我亲亲你,一幅其乐融融的样子。

秦时鸥咧咧嘴,海神的威严啊!

他打算从小镇码头的位置登陆,花马和驼鹿组合已经等在海边了,它们在海里游动着,身后拖着一辆雪橇车改造而成的小马车。车子上有好几个救生圈,所以能漂浮在海面上。

抹香鲸无法上岸,秦时鸥只能在海水里进行换乘,这就是当初他要检查花马们会不会游泳的原因,要是不会游泳可蛋疼了,他还得跑上岸去乘坐铜蹄金髦马战车。

抹香鲸游过去,秦时鸥将甜瓜放上战车,将小海豹留下了。

甜瓜不肯,挥舞着小手喊道:“要宝宝、要宝宝!”

秦时鸥无奈,只好将两个海豹也放上去,这样就有点操蛋了,俩海豹加起来跟他差不多重,在岸上的话花马和菠萝联合肯定能拉动,可是在沙滩上就够呛了。

好在他有充沛的海神能量,先给抹香鲸带头大哥输入了一些,秦时鸥让它离开海岸,防止这傻家伙冲上沙滩,然后就转移到了铜蹄金髦马战车上。

菠萝本来就是金色的外表,秦时鸥只改变了一下花马的形象,包公和的卢也变成了金毛,和秦时鸥一样,身上喷了一层金粉,不过一天后会自动掉落,所以不必担心。

上了马车,秦时鸥就将海神能量输入给三匹‘骏马’,它们拖着战车向前游去。

码头周围站着很多游客和参赛人员,游客是看到停留在海里的马车后才好奇留下观看的,而参赛人员则是之前轮船上的那些人,他们看到了秦时鸥是向小镇码头方向行驶的,特意等候着他。

这样,当铜蹄金髦马们从海里踏着波浪冲上沙滩的时候,岸上的人顿时沸腾了,有人尖叫道:“他么的,这才是正宗的COS范儿啊!”

沙滩柔软,马车的车轮很容易陷入沙子中,秦时鸥特意提前用木板铺设了一条临时通路,花马和菠萝拉着战车踢踢踏踏的奔跑在木板上,终于喘着粗气拖上了岸。

秦大官人站在战车上,牛角头盔被他挂在战车一角,而他则继续威风凛凛的拄着三叉戟怒视前方,霸气无双!(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