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51 闹事的来了

黄金渔场

公牛一行组成的小镇海盗团搞了一艘渔船装扮成了海盗船的样子,船上挂着风帆,上面有骷髅头画像,船舷上挂着一大堆的骷髅头装饰品。

来参加活动的很多人装扮成各国海军的样子,秦时鸥花钱将一艘渔船装扮成了十七世纪的英国海军战舰样子,船名是无畏号。

无畏号是《加勒比海盗1》中的经典战舰,是莱灵顿准将的旗舰,这艘船根据大西洋火力最强的英国皇家海军军舰“胜利”号而制成的仿制品,“胜利”号是拿破仑战争中英国皇家海军旗舰,至今还保存在英国,是英国海军的象征,曾经摧毁了法国人引以为傲的大西洋舰队。

这样各国海军战士们就上了无畏号,前去追击公牛等人的海盗船,两艘破船在海上晃悠着,你来我往,船上海盗和海军战士们隔空吼叫,是第一批交手的勇者。

秦时鸥将女儿交给了薇妮,然后自己驾驭抹香鲸坐骑出海,海上还有其他观众坐船观摩,他们看到秦时鸥乘坐在抹香鲸上就被吸引住了,一个劲的喊叫着想上去共同骑乘。

秦大官人遗憾的不行,他当年没有娶薇妮的时候,在岛上一个月见不到一个漂亮妞,更别说有漂亮妞这样对他热情招呼了。现在结婚了,碰到的漂亮妞一个接一个,简直太让人上火了。

海盗们带着牛角魔鬼头盔、身上穿着简陋皮革,手里握着战斧和长刀,不断用武器拍打结实的胸膛,对着海军战舰不断凌空咆哮。

海军将士们打扮也是乱七八糟,英国海军服、西班牙海军服、葡萄园海军服,另外还有法国意大利等等国家的海军服,各个时代都有,不过不管是什么时代,几乎都是将服,一群准将少将之类。秦时鸥放眼望去,没有看到士兵。

海军们手里有火铳短铳之类的武器,海盗们吼叫,他们则掏出来射击。大堆的弹丸飞出去,不过飞不远,这种火铳的射程只有不到十米,两艘船隔着很远,所以只看到无畏号上烟火弥漫。却不会伤到人。

秦时鸥乘坐着抹香鲸在旁边观看,等着两艘船撞击在一起然后短兵交接。

结果,两艘船倒是不断的交错,可每次交错开后分离,根本没有撞击到一起然后大家冲上去开打。

海盗们手里有飞爪,他们倒是不断转着飞爪想甩到无畏号上去,可是他们没有那个本领,手里飞爪呜呜的转着,几次被抛射出去都没有勾到无畏号,反而有人把自己弄伤了。

两艘船在海上转悠了接近一个小时。秦时鸥没耐心了,阳光炽热,好在他今天将身上那一层金粉洗掉了,否则能将他晒成京城烤鸭。

抹香鲸带头大哥就要爽多了,它喜欢晒太阳,秦时鸥没有下命令的时候,就漂在海面上不动弹,有人乘坐小船上前拍照,它顶多睁开眼看看,还是不动弹。

秦时鸥准备离开了。终于,无畏号和海盗船开始了接舷战,但还是没人冲到对方船上去来个大杀特杀,两艘船靠在了一起。用木板接触后,两帮人只是在自己船上挥舞武器,海盗的战斧长刀和海军的长矛军刀互相撞击着,根本碰不到人。

“草了!”秦时鸥悻悻的骂了起来,他还以为双方会近身战,真正的拿着武器战斗呢。

没什么意思。他就拍拍抹香鲸的大脑袋准备上岸,这时候两艘快艇一前一后的驶向了码头,秦时鸥跟在后面,他以为船上的人会惊呼着拍照,结果并没有,船上的人只是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没人出声也没人拍照。

本来秦时鸥没特别注意这两艘快艇,从昨天开始不断有船来到小镇,码头都停不下了,不得不停靠在他的渔场码头上,参加活动的人太多,不值得注意。

可是,这些人在看到他骑乘抹香鲸的一幕后都会震惊的拍照,还有人跳入水里想靠近他,这种态度如此冷漠的人,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事情反常,他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结果这一看看出问题来了——快艇上有一些人,比较眼熟啊。

快艇上载着的都是黑种人,这些黑种人戴着白色小帽子、身上穿着灰白色长袍,有的人明明很年轻却留着长须,秦时鸥一个多月前看过这种打扮,当时这么打扮的是埃塞俄比亚人。

这么一想,秦时鸥陡然反应过来,他快速扫描船上的人脸,虽然黑人相貌类似,但他在国外生活这么久,加上身边有韦尔、鲍威尔这些黑人,对于黑人相貌已经有辨识度了,另外他的记忆力很出色,这样以扫视,他就从快艇上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脸蛋。

而这些人迎着他的目光,或者露出凶狠表情,或者赶紧低下头,光是这反应就能说明问题了。

埃塞俄比亚人又来了?秦大官人反应过来,随即赶紧拿起对讲机,对岸上的薇妮说道:“你带女儿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告诉沙克和小休斯,之前惹事的埃塞俄比亚人又来了!”

虽然不确定埃塞俄比亚人来是干嘛,但秦时鸥觉得自己还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比较好,这些人在加拿大名声很不好,黑人已经够糟糕了,他们还是信仰绿教的黑人,那能干出什么就能想象了。

他担心埃塞俄比亚人在船上带着枪械之类,所以不敢靠近,为了避免被报复,就拍着抹香鲸带头大哥,让它降低速度拉开距离,而且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情况不妙就跳海。

薇妮接到他的消息后,立马让罗伯茨带警察去封锁码头,绝不能让这些埃塞俄比亚人上岸,现在小镇这么多游客和媒体,万一这些埃塞俄比亚人想要进行报复,很容易血流成河!

秦时鸥则驾驶抹香鲸回去冲到无畏号和海盗船号之间,两伙人还在那里嘿嘿哈哈的吼叫着玩闹,看起来玩的挺开心。

秦大官人冲过去后控制抹香鲸浮出水面,这样鲸鞍的高度就和渔场的船头差不多了,他快步迈上去喊道:“都他妈别玩了,该死的,那些闹事的埃塞俄比亚人来了!快快快,返航,去码头上堵那些狗娘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