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53 捕捞斑节对虾

1753.捕捞斑节对虾

另一艘埃塞俄比亚人的快艇想逃,可惜很遗憾,这两天来到告别岛的船太多了,尤其是各类快艇数量更多,甚至还有直升机停放在岸上,所以快艇无处可逃。

不过这些黑人倒是精明的很,看到情况不妙,立马将船上的武器扔下大海里,然后举起手无辜的看着围上来的人——大家好,我们是来旅游的,你们别这么凶好吗?

参与围捕的游客和玩家郁闷了,他们还以为这是小镇安排的攻城游戏呢,原来是小镇真的遭遇了外来的入侵。

“为什么你们不鼓起勇气冲上岸呢?”一个杀手打扮的男子遗憾的说道,“你们应该试一试的,真主会保佑你们的,别怕,你们冲吧,没有武器我这里有匕首可以给你们用。”

“就是就是,看在上帝的份上,别给你们的真主丢脸,鼓起勇气,教训这些该死的乡巴佬!”

一众埃塞俄比亚人满身冷汗,他们惊恐的看着周围,不知道多少人正用不怀好意目光盯着他们看,在他们眼里这些人自然都是疯子。

估计他们第一次碰到主动要求暴力袭击的人,不过他们也清楚,要是真敢对小镇进行暴力冲击,那他们今天连尸体都留不下!

两艘快艇被拖回了小镇,骑警们举着枪上来将埃塞俄比亚人给抓捕了起来,有人满脸委屈的喊道:“为什么抓捕我们?我们没有犯法,我们只是想来玩而已。”

罗伯茨不耐烦的说道:“别他妈的狡辩了,你们以为扔掉了武器就没事了?说实话。我们这里有不知道多少照相机和录像机,你们手持武器的样子都被拍摄下来了!”

一名埃塞俄比亚青年指着周围做海盗打扮的人叫道:“你看他们。他们也拿着武器,而且他们的武器更危险!这是歧视。你们不能抓我们,这是歧视,我要告你们种族歧视!”

警察们不耐烦的将接近四十名埃塞俄比亚人一起给拷了起来,不过后续怎么办还真不大好弄,因为他们现在并无证据证明,这些人是来进行恐怖-袭击的。

+style_txt;秦时鸥上了岸,罗伯茨过来说道:“现在只能用协助调查的名义抓捕他们,如果没有证据,那不可能控诉他们。更不能监禁他们。”

听了这话,秦时鸥也觉得有些棘手,他说道:“有武器能证明吗?我可以让伙计们下海将他们扔掉的武器捞上来,那里水不深,指纹也不会被水冲掉,捞上来武器查指纹可以证明是他们的。”

罗伯茨指着周围的活动参与者说道:“这也没用,瞧这些人,他们的武器更可怕,只要那些黑鬼咬死说是来参加活动的。那我们就没辙。”

薇妮抱着甜瓜走了过来,她蹙眉道:“不可能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每一位来参加活动的人员都在网上报名了,他们的身份、职业、装备和武器我们都有登记,当天临时到来的人。我们都是拒绝他们携带武器上岛的。”

罗伯茨为难的说道:“我明白、我明白,镇长,可是我们这是民间组织的活动。他们顶多算是违规,或者说。他们都算不上违规。你瞧,他们没有携带武器登上我们的镇子。所以咱们的规则对他们没用。”

一名骑警听到他们的讨论,走过来说道:“是的,伙计们,你们的规则在法律上是不起效的。现在唯一能够起诉的是他们蓄意报复,这点是有法可依的,其他的我们也爱莫能助,谁让你们搞了这么个活动呢?如果没有这个活动,这次肯定还能抓捕他们!”

秦时鸥听出这骑警的语气里有幸灾乐祸的意思,也难怪,从昨天开始,骑警们可是一直心神紧绷就怕出事,这次的活动可把他们累的不轻,有意见也是正常。

这样,他不悦的说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这个活动我们就无法在他们行凶之前发现他们,不能抓捕他们总比被他们伤害到镇民更好吧?”

骑警耸耸肩说了句你说的对,然后就离开了,反正过了今天小镇治安就跟他没关系了。

这件事草草商量了一下,薇妮以蓄意报复为名起诉这些埃塞俄比亚人,否则小镇警察局都不能抓捕他们。

两天的活动结束,秦时鸥将他的盔甲三叉戟和战车都束之高阁,渔夫们也卸下了盔甲武器,开始新一轮的生产。

八月底,阳光灿烂,渔场开始捕捞斑节对虾了,巴特勒亲自跑来渔场观摩,他还带了一个拍摄组,来拍摄捕捞对虾的场景,然后在海鲜店里进行播放。

现在大秦海鲜店快成了观光园,每天都有渔夫们捕捞海鲜和处理海鲜的视频播放,巴特勒提出了一个口号,叫做让消费者知道海鲜从出海到进入他们嘴巴的每一步。

捕捞对虾不是简单容易的事情,普通养殖场是将它们放入养殖池中,或者将它们放入围网海域来养殖,这样自然容易收获。

大秦渔场是完全的放养,这样出来的虾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野生对虾,也只有这样的情况才能对得起大秦海鲜超级高的价格。

秦时鸥照例圈定了海域,渔夫们对于他的五行寻龙诀充满信心,现在都是他说去哪里捕捞,然后渔夫们就去哪里下网。

因为对虾喜欢在海底生活,这样捕捞起来比较麻烦,得先将它们吸引起来,然后渔船带着拖网将它们一网打尽。

捕捞斑节对虾步骤繁琐,需要好几种网,袖网、天井网、身网、囊网等等,有些网是专门用来捕捞对虾的,秦时鸥之前见都没有见过。

首先是一艘小渔船先行,上面安装有发电机,船尾挂上一张底栖拖网,网上装有很多电极,小船开动后电极通电,底栖拖网在海底移动,用电刺激来迫使对虾们离开海底飘起来。

接着,后面就有一张袖网,这种网的名字来源和中国戏曲服装有关,它就像是古代衣服那种大袖子,开口比较大,往后收敛,这样依靠外力拖动,在其经过的水域将浮起来的对虾们收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