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56 烤舌鳎

黄金渔场

韦尔建筑团在上月中旬就全部开拔再度去了二号渔场,他们得继续开建仓库、生产车间和工人公寓,等到一切完善,那将是另一波的工人招聘。

秦时鸥现在每月入账的钱相当多,从巴特勒计算就出来了,除去缴税,他每个月能入账接近两亿美金。可是他却剩不下多少,现在账上的存款更多还是来自西西里的罗宾汉号。

他的钱哪里去了?都往外投资了。

大秦餐厅要投入的资金压力非常恐怖,毕竟他们得跟得上希尔顿酒店的标准,一期投入就是十亿美元,后续还要跟进,但如果计划成功,最终大秦餐厅独立出来,那能创造的利润,够秦时鸥以后十八代一起败家!

反正秦大官人整天待在小岛上没什么花钱的地方,那就投资吧,钱留在银行不过是生长利息,转移出去制造利润更合适。

巴特勒也在做投资,不过他从农副产品市场脱身出来了,在投资体育,他现在在美国四大职业体育联赛NBA、NFL和MLB中都有投资,虽然没有完全掌控一支球队,但却在这三大联赛里,各持有一支球队的股权,而是都是第二股东。

听了他的投资介绍,秦时鸥很吃惊,问道:“你投资进了体育联赛?这个回钱是很慢的,为什么不做房产投资呢?”

大胡子黑叔叔得意的笑道:“因为我任性……”

“啊呸!”

“好吧我承认,我喜欢体育运动,不指望它们赚多少钱,能够给我带来快乐最重要,不是吗?你从悠闲的渔场主生活中得到快乐,我从激烈的体育运动中得到快乐。”巴特勒坦诚的说道。

秦时鸥钦佩的点头道:“你真让我吃惊,兄弟,拿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是非常让人羡慕的。我说难怪呢,难怪你和NBA的球星关系那么熟。原来你是个小老板了。”

巴特勒嘻嘻笑道:“以前没有投资NBA前,我就和很多球星关系不错,人际交往很简单,是吧?”

秦大官人觉得不是。他怀疑的问道:“如果你没什么钱,怎么能接触到那些球星?”

巴特勒说道:“我说了,很简单呀,拿热火队的闪电侠来举例。热火队创立于1988年,历史上有过几百个球星。我找了一个现在混的落魄但名声又不错的家伙,用小钱照顾他的生活,然后我们成为朋友,通过他我认识了其他球星,这样层层递进,我不就认识了闪电侠德怀恩-韦德吗?”

他说的很简单,但秦时鸥觉得做起来很难的,能想到这点的比比皆是,能做到的却少之又少。因为实施这样的计划,有很重要的一环。那就是在他接触的所有球星中,不能有人讨厌他,否则这条社交线就断掉了。

巴特勒就是有这个本领,他的智商不低而情商尤其高,秦时鸥是个不好打交道的人,可是愣是和这家伙结交下了不菲的情谊。

自从大秦海鲜火爆进入市场,不知道多少人跑来找过秦时鸥,想要取代巴特勒和他合作,他们可以提供更好的渠道、更优惠的条件,可秦时鸥都没有产生变更合作伙伴的想法。

巴特勒的资源或许不够多。可他对大秦海鲜这个品牌真的是倾尽了所有,在账目上也从不动手脚,秦时鸥对他完全信任,甚至任凭他在市场上拓展连锁店而不管不问。

这就是大胡子黑叔叔的高情商之一。对症下药,他了解秦时鸥的为人,知道对方重情重义,所以对待秦时鸥的方面,他是实心实意,这是双方合作的基石。

“说实话。我从小就喜欢橄榄球、棒球和篮球,可惜我玩的不好,不像你这家伙!”巴特勒适时的抬了一下秦时鸥的地位。

不过这不是拍马屁,他看过秦时鸥打球,以他的半专业眼光能看出秦时鸥在篮球场上的强悍。甚至第一次看的时候他还开玩笑,说如果渔场倒闭秦时鸥可以去NBA混口饭吃,结果渔场越混越大,通过渔场,他倒是可以给NBA球星送饭吃了。

晚饭自然以斑节对虾为主,另外还捕捞了一些小型舌鳎,这种鱼没什么骨头,软趴趴的,很适合油炸来吃。

不过渔夫们还是很有创意的采用了火烤的方式,不光小型舌鳎,对虾也是烤着来吃的,对他们来说,似乎不烧烤不成活。

好在渔场出产的小型舌鳎味美非常,先用柠檬汁腌一下,再抹上盐就可以烤了。

烤鱼不能烤到全熟,否则肉汁烤没了,味道也就完蛋了。一般加拿大渔夫们是烤到五成熟,这样的鱼会带有腥味,所以他们烤鱼喜欢摸柠檬汁来去腥。

秦时鸥吃不了五成熟的东西,渔夫们就改了火候,改成了八成熟。

巴特勒摇头,满脸遗憾的说道:“真是浪费了这么一条好鱼,你瞧,边缘都烤焦了。”

舌鳎扁平,不好受火,边缘部位很容易烤焦,如果火候掌控不好,那鱼身也容易被烤焦。

秦时鸥抹了点蒜汁在上面,直接双手捧着一条鱼吃,鱼肉鲜肥而不腻,外层干香内层嫩软,比烤鳕鱼和烤马鲛鱼之类都要美味的多。

巴特勒吃了两口后来了个感觉,快速将一条鱼吃掉,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秦时鸥说道:“这种舌鳎什么时候能出产?简直好吃到爆炸!”

出产时间那可就晚了,小型舌鳎生长速度很慢,一年只能长五六厘米,要出产的话得四五年的时间,而大秦渔场要实现种群扩张,那就更慢了,得七年到八年的时间才能大肆出产。

小型舌鳎是舌鳎中最昂贵的品种,之所以价格这么高,不光因为它们长得慢,还因为它们种族繁衍困难,很多自然海域,这种鱼都是活着活着最后不见了……

另外,在自然情况下捕捞小型舌鳎不是拖网式作业,而是分散网作业,使用很多小网,一网网来捕捞,原因就是鱼群太少,很难碰上那种大鱼群。

得知了这点,巴特勒遗憾的叹了口气,道:“真可惜,这种鱼可以做拳头产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