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62 身份和身价

黄金渔场

伯德坐进驾驶室,他往宽大的软椅上一靠,享受般的叹息道:“雪特,太爽了,我爱驾驶直升机,我爱死这狗娘养的直升机了!”

秦时鸥探头向前拍了拍他的座椅靠背,不满的说道:“我女儿在你身后坐着呢,该死的,别他妈给我说脏话,明白没有?”

他话没说完,薇妮狠狠拧了他一下,这样秦大官人呲牙咧嘴的扭头,看到娇妻在用严厉而愤怒的小眼神盯着他:“到底是谁在说脏话?别这样闹,OK?否则我把你们两个一起赶下去!”

秦大官人嬉皮笑脸的伸手去拉薇妮,这时候直升机外响起了拍门声,“砰砰砰!”

薇妮拍开他的咸猪手,在遥控台上摁了一下,机舱门就慢慢的打开了。

舱门外站着一个妙龄女郎,是跟随伯德来渔场的小希尔顿,秦时鸥看到她有些诧异,问道:“嗨,妮基,你有什么事吗?要一起去多伦多?”

小希尔顿沉默着往直升机里看了看,表情似乎有些伤感,说道:“秦,我想和你说点话,你能下来吗?或许会耽误你一点时间……”

秦时鸥打断她的话道:“当然没问题……”

他的话说了半截,然后也被打断了,伯德从驾驶室跳了出去,对小希尔顿皱眉说道:“你来这里干嘛?秦和我们之间没关系,我知道你的意思……”

薇妮将怀里的甜瓜放在座椅上,温柔而坚定的说道:“伯德,回你的岗位上去,这件事交给秦,妮基要找的是秦而不是你!”

一连几个人说话都没打断,秦时鸥也是醉了,这干嘛呢?他看伯德和小希尔顿的表情,两人之间没有以往的情意绵绵,显然是感情出现了危机,这样他必须得去和小希尔顿谈谈。于是痛快跳下飞机。

伯德沉默的点点头想离开,薇妮又说道:“你来我对面,尼尔森,你先下去。我和你的好伙计有点事要谈。”

副驾驶座上尼尔森正反转着脸在这里好奇的看,听了薇妮的话,他嘻嘻笑了两声跳下直升机,最后拍了拍伯德的肩膀说道:“我的兄弟,生活和感情上的事。请你三思而后行,但我永远支持你。”

伯德终于不再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他脸上露出感动的笑容,而旁边的小希尔顿的表情则更黯淡了几分。

秦时鸥和小希尔顿去了机场旁边的草地,后者低头走着,几缕秀发飘散下来有些凌乱,她没有去管,只是沉默的慢慢的走着。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妮基,你知道的,虽然名义上伯德是我的手下。但我把他当好兄弟看待的,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是他欺负了你,我会好好教训他!”最终还是秦大官人主动打破了沉默的氛围。

小希尔顿的目光看向前方波澜浩瀚的大海,她的表情看起来很纠结,秦时鸥耐心的等着,没有再说什么。

从刚才伯德和小希尔顿的表情,他能看出两人之间的关系出了问题,事实上在两人当初刚刚交往的时候,他就不看好这段感情。

小希尔顿或许不像她姐姐那样面首三千。可是她毕竟是上流社会的名媛,交往的男友没有一打也有十个,对她来说,感情和性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可以享受,甚至乐于享受。

伯德吸引她的是那身硬汉味道,秦时鸥认为,小希尔顿对伯德这样的硬汉只是一时间理智冲动有些好感,这是一种感性的冲动,时间长了感觉会变淡然后消失。那时候她会和伯德分手的。

不过他觉得这没什么,伯德不是适合小希尔顿的女人,同样,小希尔顿也不是适合伯德的女人,两人之间这样互相排解寂寞也好,伯德是正常男人,他在岛上没有女友,平时一些需求都靠去圣约翰斯酒吧、舞厅之类的地方解决,还不如有个稳定女友呢。

过了几分钟,小希尔顿伸手将散落的秀发收拢起来,幽幽的说道:“我想你看出来了,秦,我和伯德之间有点冲突,但不是你猜测中那样,是他欺负了我或者我厌倦了他,事实上——我想嫁给他!”

秦大官人还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呢,听了小希尔顿的话,他下意识的说道:“听着,妮基,我明白你们的感情,好聚好散,你们还可以做——什么,你想要嫁给他?”

这时候他反应了过来,眼珠子瞪得老大,显然他刚才误会了小希尔顿的意思。

小希尔顿没有追究他前半句话是怎么回事,而是接着说道:“是的,秦,我想嫁给伯德,他也愿意娶我。可我不希望我的丈夫仅仅是一个渔夫,我希望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秦时鸥没有继续听下去,他说道:“稍等,我可爱的姑娘,让我先捋一捋。你想嫁给他,他也想娶你?不得不说,这是好事,可是我的上帝,你们两个人才认识了多久?两个月?四个月?然后就想结婚?!这太不可思议了!”

小希尔顿平静的说道:“这很正常,或许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但我能感觉到,伯德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和我以前交往的男人相比,他是个值得所有女人珍惜的男人。”

秦时鸥哈哈笑道:“不,他起码不值得薇妮珍惜……”

小希尔顿扭头看着他,眼神充满愤怒,尼玛的,你这个BOSS是逗比吗?我是这个意思吗?你和我较这个真有意思吗?

秦时鸥确实是开玩笑,因为他不认为小希尔顿说的这件事靠谱。开什么玩笑,让伯德娶希尔顿家族的女人?!该死的,伯德以后在她们家族是绝不会有任何地位的!

相比他,小希尔顿的情商要更高,她从小在大家族长大,见多识广,大学期间又开始涉足商业,对人的心理把控非常精准,看了秦时鸥的表情,结合他的话,就大概猜出了他的意思。

“你了解伯德,知道他有多优秀,你能看出来,如果伯德是一位年轻富豪或者某个财阀家族的成员,他和我一定很适合,是吧?”小希尔顿问道。

秦时鸥不得不点头,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鸿沟,就是身份和身价。。